切換隱藏選單

《賽德克.巴萊》魏德聖×黃志明:我逐夢你追錢-創意和生意也能互挺

  • 許瓊文
  • Cheers雜誌
  • 圖片來源:廖祐瑲
「夥伴」,既要合夥、又要作伴,偏偏「人性」總是出來搗亂?因為立場相左、觀念相異,甚至利益衝突,導致最後拆夥的故事比比皆是。究竟夥伴如何不會成為「火」伴?

這是兩個熱血男兒的對話。

籌備12年,導演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終於要在9月上映。7億元的製作費,寫下台灣影史最高紀錄,電影沒拍完前,魏德聖說,就算沒有錢,也要把這部片拍出來。各方都在看:票房可以回收嗎?

市場跟資金,永遠是理想跟夢想的難題。幸運的是,魏德聖從不是一個人面對。堅持背後,始終有製片黃志明的默默相挺。

黃志明早期是中央電影公司(俗稱中影)的企劃,當上製作人後,10年來所有超過億元製作的電影,幾乎都跟他有關。他與魏德聖從《雙瞳》開始合作,歷經《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已經是第三部。

能一而再、再而三攜手當拍檔,說沒有「惺惺相惜」的成分當然是騙人的,不過,個性南轅北轍的兩人,其實對很多事的看法都不一樣。

以《賽德克‧巴萊》來說,黃志明原先對環境沒有信心,認為「1個月內就會停拍」。就在魏德聖開拍後有意喊停時,黃志明卻決定出手資助。

懷抱一份同樣對電影的情懷,魏德聖的浪漫與執著,加上黃志明的務實卻不現實,促成了《賽德克.巴萊》的誕生。導演與製片的關係,既有創意與生意間的拉扯,又要互相扶持,共同達陣。是什麼樣的互動之道,讓兩人變成電影界的「最佳組合」?

7月中,忙得分身乏術的兩人接受《Cheers》雜誌的邀請,進行一場同一空間、不同時間的紙上對談。

週日晚上,在中影的剪接室,趁著魏德聖(左)剪接空檔進行採訪,當時黃志明人在北京忙著國際版的剪接;週一晚上,在同樣地方與黃志明見面,此時的魏導已經在新加坡忙了。

第一次見面,對彼此的印象是?

魏德聖(以下簡稱魏):
剛入行時,就有人告訴我,要提案,一定要找中影的黃志明。
一直到我拍完《七月天》,導演陳國富請黃志明打電話給我,找我去當《雙瞳》副導,那是第一次合作。那部電影造就了我、黃志明及編劇蘇照彬,讓我們見識到好萊塢的工作方法,開了眼界。之後,兩個人的互動其實不多。

黃志明(以下簡稱黃):記得拍《雙瞳》時,我們到澳洲開特效會議,陳國富不能去,但特別寫了紙條說:「小魏所做的決定,就代表我(陳國富)。」可見陳國富對他有多重視。

拍完《雙瞳》後,小魏拿包括《賽德克‧巴萊》在內的幾個劇本給我,但我當時嚮往的下一步,是找到一條商業電影的路。後來看到他拍的5分鐘試拍片,我真的shock(驚訝),但也還沒那麼大的眼光認為這個可以賣。

我知道這是漫長的過程,小魏的理念很單純、也很堅定,是現在想就要馬上做的人。這種個性上的差異,即使在後來的合作中,也一直存在。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