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黃妃 :當個不斷精進的「非常女」

第22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黃妃,在得獎之後仍是一身的樸實,看來,「本色」,就是非常女的成功之道吧!

黃妃摘下第22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獎時,「終於拿到了!」應該是很多歌迷心中同時響起的一句話,畢竟入圍6次的紀錄,已經充分肯定黃妃的實力。果然,這一次,她沒有再與臨門一腳擦身而過。

黃妃的歌聲既甜美又兼具爆發力,招牌歌像「非常女」跟「追追追」,更是曲風、節奏超高難度,卻被黃妃唱得無懈可擊。不過,這個來自南台灣高雄的新科歌后,從小沒有正式學過音樂,她的職場人生,竟然是先從美容院的洗頭小妹開始的。

本來洗ㄧ個頭賺20元,「現在比較多,30元。」問起黃妃為什麼現在還樂於頂著歌手身分回美容院幫忙時,經紀人突然插了一句話進來。「大家都一樣調高了,不是只有我,」黃妃趕快補充。洗頭小妹非常辛苦,跟明星需要對外營造的光鮮亮麗尤其不對稱,然而黃妃聊起「洗頭」跟「唱歌」這兩件事時,自然地像是放在同一個天秤上:「都是我的工作。」

或許就是這樣的性格,讓黃妃在歌壇中也自成一格,不鬧八卦,沒有太多話題。採訪黃妃,就像跟鄰家女孩聊天一樣,她說自己愛吃、怕胖、不喜歡面對鏡頭,家裡人都是大嗓門,私底下最愛穿運動服。

得獎之後仍是一身的樸實,看來,「本色」,就是非常女的成功之道吧!

得獎後,很多媒體喜歡用「從洗頭小妹變天后」的角度形容妳,妳喜歡這兩種身分的比較嗎?

我不能講不喜歡,但我心裡頭是不要的。我覺得在什麼地方就做什麼工作,做好就是了。姊姊忙不過來,我幫忙,讓客人高興,我也高興;在台上,我就好好表演。當然,如果這樣講可以激勵人心,那也很好。

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會唱歌?

我很小就知道我會唱歌。我哥哥當兵時,只要帶朋友回來,我就愛現,喜歡在他們面前哼哼唱唱。要不然就是到鄰居家看彩色電視時,掛條大方巾在身上,跟爸媽說我要去唱歌。

念國中時,只要那堂課早10分鐘下課,同學就會拱我上台唱歌。我唱的都是老歌,像連續劇的片頭片尾曲。我很會唱「楚留香」。

所以妳本來的志願是什麼?

當小學老師。我覺得當老師就可以拿紅筆,我最喜歡老師用紅筆在作業上幫我打勾,批「甲上」。我頭腦不好又愛玩,每天都被老師留下來,回家又玩到晚上才開始寫功課。我的本名「黃麗華」筆劃特別多,我記得我學寫名字時,就是一邊寫、一邊哭,一邊想睡覺(笑)。

真的是被姊夫「騙」去比賽才被發掘的?

我當時在美容店當學徒,是我姊夫幫我去工地秀報名歌唱比賽。我本來說不要,他說繳了1,000塊保證金,不去拿不回來。我對這1,000塊很在意,因為我洗一個頭,才賺20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