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坣娜:悲情戲不要一直演不完

生與死,如果「生」已是必然的存在,你我都有機緣「生」在這個世界,那我們要延續的是:「凡事發生,都必定讓它是好事!」

這是7月新書《坣娜勇敢瑜伽》中的一段話。當全球不可思議的天災人禍、一瞬間全爆發,當人面對世事無常益感焦慮,坣娜認為那帖自我解救的藥方就叫做「勇敢」──讓自己活得更勇敢。

坣娜可能是最有資格談「勇敢」的人之一。在年少演藝事業當紅之際遭逢車禍,造成全身粉碎性骨折、內臟移位,之後就與病痛結緣20載,數度進出鬼門關。許多時光中,她對生命唯一的期望,只是「能否少痛一點?」相對於無止盡的痛,死亡真的太輕鬆。

允許有幾秒的負面思考,然後釋放它

問她「勇敢」自何處來?如何將病痛、意外轉化為正面的力量?坣娜給自己的第一步功課是:面對。

「以前有一個仁波切說過,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倒楣的那個人,別人都有本『快樂護照』,唯獨我沒有。這種心態讓我們常不自覺的把自己演成悲劇角色,」坣娜很快就發覺,過度關注於自己的痛苦無濟於事,必須捨棄那頂病痛的「皇冠」。

「或許是我早已看清,自己不會因為戴著那頂皇冠獲得特殊禮遇,病痛也不會就此消失,」坣娜說。無論旁人有多少關注於與心疼,但最終面對、處理問題的人,始終是自己。

有了這樣的領悟,在任何讓她感到恐懼的當下,她會允許自己擁有幾秒鐘的負面思想,然後嘗試釋放、轉換它,最後提醒自己:不要把這段悲情戲繼續加演下去,既不利他、也不利己。

自認天生比較「理智」的坣娜,學會用更「疏離」的態度,跳脫出來觀看身上的病痛,把它視為只是一種「狀態」;也知道為了家人,不能輕鬆求死,於是與這樣的「生」和平共處。

她形容,「我選擇繼續活著,不是為自己,也不為任何無所謂的事,然後縮小所有與自我相關的事,包括感官上的疼痛、或情緒的喜惡悲樂。」

若有下一刻,這一刻便要有價值的活過

既然選擇「生」,那就讓活著的每一刻是有價值的。哪怕只是呼吸的最後一口氣,都可以讓自己是喜悅的,心甘情願的面對、給予與付出。

坣娜把自己的身體當作是跟上帝借來的「工具」,在能使用的時候盡量讓它有用。她感謝瑜伽幫助她活了下來,便發願推廣瑜伽,連發病期間都拖著病體帶課;她寫了幾本書,每次都以為可能是最後一本;她很忙,每天忙著教瑜伽、經營髮廊、賠錢也要賣無咖啡因咖啡……。

「忙於工作讓我根本沒有多餘時間去想那些負面的事,或擔心這些、抱怨那個,」如果生命還有明天、有下一刻,就把當下每件事做好,這便是坣娜對自己的期待。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