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初夏,鐵道,新的老故事

初夏是個適合走路的季節,很快地,當盛夏一到,就只能躲在屋裡吹冷氣了。到哪裡散步,是最好的選擇呢?平溪,距離台北車程一個小時以內,坐火車很輕便就到達的地方。有山有溪有故事,適合走路,也適合聽故事。那就出發吧。

曾經的繁華

人們對平溪的認識多半來自天燈,卻不知小小的平溪區,一共有6個火車站,從大華、十分、望古、嶺腳、平溪到菁桐,每個小村落,都有自己的故事,靠著火車鐵軌,把故事連成一串。

平溪的故事,要從煤礦說起。平溪,曾經是北台灣最繁華的小城之一,這裡的煤礦產量比起九份,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地人形容:「只要颱風天,把台灣的鐵路吹壞,第一個搶修的,一定是平溪線。」

臺陽礦業公司曾是台灣最大的煤礦公司,它最重要的產煤礦區,是平溪的石底煤礦區。石底碳被認為是台灣煤炭的代表,被稱為「台灣煤」,它也是台灣單一礦坑產量最大的礦區,日治時期曾有3位日本總督來此視察,地位重要可見一斑。

老平溪,究竟有多風光?煤礦博物館館長龔振民說「民國50年代,公務員一個月的薪水約800元,礦工一天的工資就100元。」口袋飽飽的礦工,自然成為高消費者,礦工福利社成為當時交通重心,福利社裡賣的全是高級貨,還有新鮮的生魚片;菁桐火車站前小小的短街,竟然開了18家商店,光是裁縫店就有兩家,還有一家私立醫院。

可惜,民國60年代後,煤礦因為開採困難、礦災頻傳、能源政策改變等因素,漸漸走下坡,平溪也跟著荒蕪了。菁桐只剩下4家店舖,2家雜貨舖,2家小吃店,有紀錄的居住人口只剩下381人,不到全盛時期5,000人的十分之一。

幫我們記得平溪的,是一個個鏡頭

除了當地長大的孩子們、鐵道迷,令人意外的是,記得平溪最多的,竟是愛用鏡頭說話的導演們。侯孝賢在1986年所拍攝的《戀戀風塵》,最讓人難忘的景象之一,就是小情侶手牽手走在十分車站的畫面。直到現在,仍有許多電視、電影、廣告、MV,都在平溪取景。

每一個拍攝團隊,跟平溪間都有說不完的回憶。在臺陽礦業平溪招待所(俗稱太子賓館)拍攝《孤戀花》的團隊,就有一則與老房子相遇的纏綿故事。

太子賓館興建於昭和14年(1939年),在2003年被納為古蹟。製片蘇國興提起找景的過程,十分曲折。原來,早在《孽子》拍攝時,他和導演曹瑞原就希望能夠在這裡拍攝,然而當時太子賓館屋況太差,只好放棄。

兩年後,曹瑞原開拍《孤戀花》,希望呈現日治時期那卡西走唱的氛圍,先到嘉義民雄中央廣播公司的日本宿舍勘景,卻發現屋況更差。再回到太子賓館時,屋主已經將屋況略作整修,地板也變扎實了,於是向屋主提出拍攝的請求。

為了珍惜這棟老房子,拍攝期間,所有工作人員進屋子一律穿拖鞋,保護脆弱的地板;窗戶上水波紋的玻璃相當少見,開窗時,一定用雙手小心推動;木造房子怕火,所以屋內嚴禁抽菸。

一個多月的拍攝期結束後,許多人對這棟房子有了情感,蘇國興主動請求屋主,如果日後要整修,一定要拍成紀錄片。沒想到屋主正計畫著原樣重建,於是,蘇國興不像一般製片,拍完就走人,他另組工作人員,繼續與太子賓館未盡的緣分。

另一組與平溪共度四季的劇組,則是由王小棣導演,黃黎明製作的《赴宴》。這齣戲的主場景在平溪嶺腳的蔡家洋樓,屋外的大樹,他們選擇在此拍攝的原因之一。《赴宴》講的是台灣山林的故事,藍正龍飾演的主角一心想要保護全台灣的樹,他的家門口,就長著一棵充滿力量的大樹。

《赴宴》拍了10個月,這棵樹彷彿跟他們一起經歷一切,「戲開拍時是秋天,滿樹的樹葉落盡;殺青時已是隔年夏天,滿樹枝葉繁茂。」黃黎明說:「我們看著這棵樹經歷春夏秋冬,連這棟老宅,都彷彿有了生命。」

在平溪拍戲還有個好處,黃黎明笑著說:「為拍攝台灣山林,我們爬了很多台灣的大山,但是總有些特寫鏡頭要補,平溪有山徑有小溪,是很棒的拍攝地點。」

除了拍山林溪水,黃黎明與王小棣還善用平溪的火車,只要拍火車站,就回到這裡,連拍攝《波麗士大人》也不例外。

另外,菁桐的日本宿舍群也是各劇組取景的好地方。偶像劇《薔薇之戀》就是在北海道民宿拍攝,只可惜當初S.H.E的Ella與黃志瑋甜蜜捲棉被的床戲,不是在這個小房間。紅到日本的《流星花園》,也是在這裡取景,而且就是貧窮女杉菜破爛的家。

看明星,看拍片,對平溪人來說,司空見慣。想找張君雅小妹妹,路邊的阿伯就可以指路:「你想要找張君雅小妹妹?她就是在石底橋一直跑一直跑啦!」

一個沒有7-ELEVEn的地方

經過許多人的共同努力,平溪再度找回人潮。而且幸運的是,它並沒有像鄰近的九份煤礦一樣瞬間爆紅,平溪,還保留著質樸的一面。

整個平溪鄉到今日為止,都沒有一家便利商店,居民們的日常所需,都是到雜貨店。假日人潮多,小孩走丟,到雜貨店招呼一聲,很快就找到爸爸媽媽。

其實曾有便利商店打算到平溪開店,為什麼沒有成功呢?當地人聳聳肩,說:「因為他租不到適合的房子啊。」原來,為了不讓便利商店入侵平溪,居民們採取「消極地偶然」,讓事情就這麼「很不湊巧」地發生了。

為自己安排一個「慢旅行」吧,就像慢車一樣,慢慢地晃。千萬別趕路,也別湊熱鬧,把時間花在隨處都有的小吃上。

在平溪火車站前吹薩克斯風的街頭藝人阿雄,每到假日會來到這裡表演。但更多時候,他會帶把椅子,抱著心愛的薩克斯風隨性吹著,他說:「我日日是假日。」

阿雄吹得高興,遊客也開心地跟著哼哼唱唱。千萬別客氣,就大方地坐在火車站前聽歌吧,看跛腳貓從花檯上跳下來,一拐一拐地跳到阿雄腳邊聽音樂。

在曾經沒落的火車月台邊,聽著薩克斯風沙啞的老歌,逝去的歲月彷彿在風中飄盪。偶爾,火車開過,轟隆隆地,把更久遠以前的故事,都載回這充滿鄉愁的小村落。

平溪的街頭巷尾,都有導演們來創造新故事。也許是藍正龍在火車站奔跑、大S在舊屋前哭泣、袁詠儀則穿著高領旗袍,走過日治時期的老屋前。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