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律師 賴芳玉:你要相信一個人的努力,也足以擦亮環境

賴芳玉,1967年生,東海大學法律學系畢業,現任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專擅於家事與婚姻案件,長期為弱勢婦女權益奔走。同時也是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現代婦女基金會受暴婦女訴訟扶助委員會召集人。

一支普拿疼「遠離疼痛」的廣告,讓賴芳玉為弱勢婦女奔走的身影在許多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廣告商一語雙關的巧思確實用得恰到好處,18年來,賴芳玉幫助了上千名弱勢婦女在家暴、離婚、監護權官司中捍衛自己,她的努力不只讓她們遠離疼痛,更把人生推向陽光。

然而做為一名「救援型律師」,賴芳玉的工作雖然有意義,卻也讓她的腳步邁得比其他律師更辛苦。除了孤苦無依的當事人多半無法負擔訴訟費,律師想當然爾的優渥收入卻與她無緣外,幾乎每個案子都在挑戰父權體系下習以為常的思考邏輯,更是考驗個人的企圖心跟意志力。

「就算現況是句點,都要相信自己能把它變成逗點,」賴芳玉說。就像10多年前,她幫一位受暴外籍配偶打官司,丈夫不但施暴,還不肯繼續擔任保證人,要求遣離妻子出境,與子女分隔兩地。

看不下去的賴芳玉不惜開公聽會、爭取外交部、境管局跟兒童局、家暴中心支持,甚至鍥而不捨地申請已經期滿被迫離境的女方再度來台,最後終於順利讓她取得居留權與監護權,在台灣帶著兒子展開新生活。

從求學時「我看妳當不成律師」「那我就當個律師給你看」的反骨,到今天「我看起來不像律師吧?這句話有正面意義」的幽默,賴芳玉身上始終沒變的,是那愛打抱不平的俠女個性。一如她記述心路歷程的新書,取名《我們依然相信》:相信什麼?相信初衷、相信理想,相信一個人的努力,也足以擦亮環境。

決定念法律時,妳就知道自己要當個什麼樣的律師嗎?

沒有。我必須說,我們的教育並沒有引導我們這樣思考。

國中時,我是個念放牛班的孩子,當時我發現只要考試成績好,老師、同學就會喜歡你,就算講不對的事,都變成對的。這讓我很納悶:老師的志業不是特別照顧功課不好的小孩嗎?為什麼變成栽培成績好的人,而且成為「業績」?這種偽善讓我非常厭惡。

對我來說,分數高並不困難,「要考試,我也可以考給你看」。所以上高中後,為了不向家裡拿錢,爭取獎學金,我的成績變得很好。大學聯考放榜時,按成績,我本來可以填某國立大學法文系,只是我對法文完全沒有興趣,老師卻建議我「先填了,以後再轉系」,再度激起我的叛逆:「你是替我著想,還是為了多一個上國立大學的學生?」我乾脆填了之下的東海大學法律系。

念了以後才發現法律有趣,因為它跟我的性格能結合,不論是誰,法律之前都是平等對待。加上東海在法律界不是特別厲害的學校,「東海的喔,妳大概當不成律師」,聽到這種聲音,我就非考個律師考試全國第3名給你看不可。我最不能認同「誰就一定是怎樣的人」這種刻板印象跟歧視心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