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煤礦博物館尋回昔日榮光——龔俊民

1999年,當龔俊民回到新平溪煤礦,眼見台灣最早電氣化的小火車頭,日本鐵道迷暱稱為「獨眼小僧」的台車,生滿鐵鏽無辜地停在軌道上;往日礦工來來去去的礦區,被人偷偷地倒滿廢土時,如此荒涼的礦區卻有日本鐵道迷在其間穿梭,原來,他們已經前來此地記錄多年。

1999年,當龔俊民回到新平溪煤礦,眼見台灣最早電氣化的小火車頭,日本鐵道迷暱稱為「獨眼小僧」的台車,生滿鐵鏽無辜地停在軌道上;往日礦工來來去去的礦區,被人偷偷地倒滿廢土時,如此荒涼的礦區卻有日本鐵道迷在其間穿梭,原來,他們已經前來此地記錄多年。

日本鐵道迷問龔俊民:「這些台車對台灣的貢獻很大,為什麼沒有人珍惜、記錄?」這個問題,讓龔俊民感觸良多。新平溪礦區原本屬於臺陽礦業,1984年,龔俊民的父親龔詠滄買下它,經營了十餘年。政府開放WTO後,台灣煤礦在開採成本上無法與進口煤礦競爭。1997年,新平溪煤礦也步上其他礦區的後塵暫時停止採礦。

新平溪煤礦荒廢一年後,龔俊民回到礦區勘查,卻有了這段奇遇,被日本鐵道迷激勵,決定重整荒廢礦區。龔詠滄把新平溪煤礦交給龔俊民,讓他來完成夢想的下半場。龔詠滄有夢,龔俊民用心,本來計劃投入1,200萬元資金,十幾年來,想做的事情越來越多,已經投入上億資金。

自組「野薑花男孩」,吸引SuperJunior

煤礦博物館,處處是歷史。礦工名牌的牆上,龔俊民把名牌掛了回去,原來「名牌」在礦區,是相當重要的辨別物。每個礦工擁有一黃一白的名牌,進礦坑時,就取下黃色的牌子,把白色名牌留在牆上,等到出礦坑時,再把黃牌子掛回去。如果到了晚上,還有黃色牌子沒有回來,表示還有礦工在坑內,就得入坑救人了。另外,鐵架上還放著成排的一氧化碳自救呼吸器,30年前,每個呼吸器就要價2,000元,每個工人進坑道時都得揹一個,發生事故時可以自救。

曾經廢棄的1,200公尺台車鐵道,已經修復,遊客可以坐獨眼小僧遊礦區;年輕時在礦區推35噸台車的小姐們,現在已經兒孫繞膝,再度回到礦區工作,負責環境整理,還為遊客準備油亮亮的礦工控肉便當。龔俊民每年辦「老礦工回娘家」的活動,一開始是傳統的辦桌,還邀請李天祿布袋戲來表演。後來他搞起愛樂下午茶,由台北愛樂演奏,讓老礦工們享用西式自助餐。

除了硬體,龔俊民在軟體上,更是耗盡苦心。為了復育螢火蟲,龔俊民6年來不用除草劑,而是僱用老礦工回來除草,才可以在夏日夜晚坐台車賞流螢。看了日本電影《扶桑花女孩》後,他也動腦筋,想到平溪正好處在野薑花季,何不組成「野薑花男孩」?最後他還真的編成一支舞蹈,由當地的阿嬤、阿伯、年輕人一起跳舞,甚至跳到對岸的人民大會堂表演。

越來越多人到煤礦博物館參觀,《華視新聞到你家》來這邊播報新聞,介紹台灣煤礦歷史;連韓國天團SuperJunior都為台灣觀光局到此拍攝宣傳影片,拍攝當天,瘋狂的歌迷竟然包下50台計程車來追星。

力挽一方年華,無價

投下比當初預計多10倍的資金來經營煤礦博物館,龔俊民經歷了不為人知的辛苦,「其實,當初我不看好煤礦博物館,」他緩緩地說:「我們不是大企業,要靠自己的力量經營,真的很困難。」

不過,私人力量雖然薄弱,卻可以照顧得更加細緻,曾經有博物館專家參觀過煤礦博物館後,語重心長地告訴龔俊民:「還好這是私人經營,否則風貌將會被破壞。」龔俊民不追求華麗的博物館外表,相反地,他盡力留住當初的質樸。當年礦工的浴室,還留著灰撲水泥牆與水泥地板,「我希望在安全無虞的情況下,保持原來的元素,」這是龔俊民的堅持。

為了重現當年礦工們在澡堂洗澡的畫面,龔俊民把老礦工們找回來,辦桌請他們大吃一頓,條件就是回澡堂拍照。照片中,老礦工們笑得好開心,就像回到從前,跟老朋友們並肩採礦,下工後終於可以放鬆說笑。而講起這個小插曲的龔俊民,也笑得開心燦爛,回到那些難以忘懷的老日子。

煤礦博物館

除了除夕與颱風外,日日開館,地址為新北市平溪區新寮村頂寮子5號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