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不完美,或許才完美

「爵士沒有『彈錯』這件事。當你彈錯一次,就再彈錯一次吧!但第二次把它轉為宣示!」與其說這是一種做音樂的態度,或許也正適合人生的角度。

上個禮拜,我見識了台灣錄音師的「修養」。「先唱兩遍,開嗓之後,我們一句一句錄。」錄音師一邊調整麥克風,一邊對歌手說。「一句一句錄?」歌手問。「可是我比較習慣從頭唱到尾……」「那樣反而辛苦!」錄音師回答:「我們把每一句重複錄幾遍,再挑最好的部份剪在一起,比較有效率!」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歌手就這樣把整首曲子分段唱了幾十次。好不容易錄完之後,錄音師便開始「挑take」,在電腦上播放同一個小節,分別聽每一次錄的vocal,反覆比對,再標出最完美的段落。真是「慢工出細活」啊!幾乎每句歌詞裡的每一個字都如此篩選,我早已聽到沒感覺了,錄音師竟然還窩在螢幕前點著滑鼠,一點也沒有疲倦的樣子。只能說,他對「修音」實在很有「修養」!以上的過程,不只在台灣,其實已經成為了全世界慣用的錄音方式。用電腦剪接方便又準確,無論修幾次也不會影響聲音的品質,所以對於要求甚高的樂手來說,這樣的方式讓凡人也能錄出一個perfecttake。問題來了:最後聽到那修完的vocal時,我雖然同意timing、音準、技巧都滿分,卻少了些什麼—印象中曾經有幾個讓我起雞皮疙瘩的時刻,現在全「順」過去了,聽起來很漂亮,但不夠大器。要我挑出哪裡有毛病,我也說不上來。所以我問自己:在追求完美的過程中,我們失去了什麼?即使破了嗓,卻可以有新生命在以前用盤帶錄音的時期,「剪接」真的得用刀片和膠帶,麻煩許多,於是很多樂手寧可整首曲子一口氣錄完;如果問題不嚴重,就直接讓它過關了。Beatles就是很好的例子,他們的唱片裡時常出現一些凸搥的聲音,若是在這個年頭早就被修得一乾二淨,但他們連一支鈴鼓掉在地上都照樣錄進去。無傷大雅的小失誤,反而增加曲子的趣味,久而久之,倒也成了特色。這也是為什麼演唱會總是那麼的精采—現場是沒辦法修剪的,onetakeonly!觀眾所期望的也不是跟CD一模一樣的演出,而是一種新的生命,儘管它有些不完美。舉例來說,如果主唱在副歌的某個高音破了嗓,他可以畏縮,但也可以製造另一個機會,稍微停個毫秒,然後再飆那個高音,還把它拉得特別長,告訴大家「你們看!我可以的!」這時,我相信台下的觀眾更會給予額外的歡呼和掌聲。不要失去了誠懇住在紐約的爵士鋼琴家陳若玗,曾和我分享一句給她很大啟發的話,來自BlueNote旗下藝人,也是指導過她的音樂鬼才JasonMoran:「爵士沒有『彈錯』這件事。當你彈錯一次,就再彈錯一次吧!但第二次把它轉為宣示!」聽起來很玄,但我相信每一位成熟的音樂家都懂,甚至會在演出中運用這個道理。身為聽眾的我們也懂,所以一個不那麼完美的段落,反而可能帶來更深的感動,因為在那彌補和轉折的呼應之下,我們聽見了表演者的用心。一張錄製好的CD,理所當然該反映出表演者最佳的狀態,呈現最高的水準。但同時,我認為製作人也必須在微調之間掌握一種平衡,別因為修得太細而失去了自然的感動。如同名錄音師DavePensado所說,當一位記者問他為何某段歌聲帶了點雜音時,他說:「因為那個take比較誠懇。」做任何藝術,我認為那都應該是最高目標:誠懇。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