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當心!24小時無休工作潮

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預言,隨著科技革新,21世紀的人類一週只需要工作15小時。但真是這樣嗎?

《單眼鏡》雜誌(MONOCLE)3月號封面故事指出,世界現在已分成兩半:有一半還在堅持朝九晚五,工作與休閒平衡的生活狀態;有一半卻愈來愈朝向24小時全天候營業,又以日本、韓國等東方國家為代表。

後者會因此在經濟、財富等各方面超越前者嗎?什麼才是人類理想的運作方式?

從工作時間的長短跟分配,就可以認識一個國家的文化。

像西班牙人下午習慣睡上1~2個鐘頭後,再回到工作崗位;看似悠閒的作息,卻讓西班牙人必須工作到晚上9點。而午睡的傳統源自於戰亂頻仍的1930年代,一個人必須兼職2~3份工作,才足以養家活口。

另一個極端的例子是日本。日本人講究團體、階級概念,盡忠職守、認真負責,這樣的民族性同樣反映在工作態度上。

加班,原是為了善盡職責、完成工作,演變至今卻發展為「誰也不敢比主管早下班」的加班競賽。

辦公室裡的政治角力、對公司的高度服從與忠誠,加上同事間的競爭,三方壓力夾擊下,讓加班的意義愈來愈複雜。

只是,瘋狂加班的結果,並不見得提升工作效率,同時也賠上生活品質,導致日本生育率驟降,「過勞死」案例頻傳。

壓力未減,彈性工作不是唯一解答

為了解決工時過長、壓力過大等問題,人們開始追求更能自由、有效率運用時間的「彈性工作」。

不過,歐盟(EU)去年公布的資料卻否定了彈性工作能改善工作壓力的可能。

資料顯示,無論工時長短,工作壓力只會增、不會減。問題出於實際生活中,彈性工作者與一般工作者並無明顯差異,同樣遵循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甚至淪為另一種繁重且無報酬的加班型式。

此外,彈性工作並非適合每個人。研究指出,白領女性認為彈性工作沒有具體的下班時間,更令人覺得厭煩,帶來的痛苦大過實質好處。

微調工時,製造雙贏

《單眼鏡》分析,既然工作壓力增減與否未必與工時長短直接相關,關鍵可能更在於人們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型態。

舉例來說,法國人一週工時遠低於美國人,工作壓力也自認不比美國人大,但法國人和美國人的工作效能卻沒有很大的差異。

儘管如此,為了追求更好的工作/生活配置方案,仍然有愈來愈多新的改變出現。

美國德州休士頓市曾經進行「彈性城市」(FlexintheCity)的實驗,要求市民錯開出門工作的時間。這項措施不僅緩解交通尖峰時刻湧出的車流量和人潮,同時一併減緩工作者58%的壓力。

而在一年工時高達2,316小時的南韓,政府設置了「生育日」(ProcreationDay),政府機關晚上7點後熄燈趕人,主管們勸導員工回家陪伴家人,或是「增產報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