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科技大老┼電視教父: 聯手打響文創產業第1槍

台灣喊了很多年的「發展文創產業」,終於在去年有一股正面力量集結。由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登高一呼,擔任董事長的「台灣文創一號」創投基金正式成立,是台灣第一支專以文創產業為投資標的創投基金。背後的股東名單,涵蓋多位科技產業大老,包括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矽品科技董事長林文伯、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飛宏科技董事長林中民等等。

科技大老+電視教父:

聯手打響文創產業第1槍

台灣喊了很多年的「發展文創產業」,終於在去年有一股正面力量集結。由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登高一呼,擔任董事長的「台灣文創一號」創投基金正式成立,是台灣第一支專以文創產業為投資標的創投基金。背後的股東名單,涵蓋多位科技產業大老,包括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矽品科技董事長林文伯、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飛宏科技董事長林中民等等。

在文創一號的經營上,擔任總經理的方國健(圖右),以及擔任創意總監的王偉忠(圖左),是最重要的兩大旗手。可算「科技大老」等級的方國健,是台灣創投界老手,主導的麥實創投,近來的代表作就是成功入股觸控面板龍頭宸鴻科技,並一路協助它整合發展,成為iPhone手機觸控面板的獨家供應商。王偉忠則堪稱「電視教父」,40歲以下的台灣人,幾乎可說是從小看王偉忠製作的電視節目長大,長期以來,為無數家庭帶來歡笑。

一位是科技大老,一位是電視教父,在去年初之前,兩人就像平行線,從沒見過面。但在文創一號的機緣下,兩人成為事業夥伴,背景天差地別的兩人,為什麼同樣看好台灣的文創產業?彼此擦撞出什麼火花?兩人在接受《Cheers》雜誌獨家專訪時,分享了文創一號的創立理念,以及他們對台灣文創產業未來發展的觀察。

文創一號,從單打獨鬥走向系統整合

Q:兩位過去的專業以及背景截然不同,是哪些原因促成合作?

方國健(以下簡稱方):我過去長時間在科技創投領域,這幾年科技產業的創新程度已大不如前,適合投資的案子越來越少,募資也越來越困難;相對的,文創領域的發展結合中國市場,機會越來越多。我覺得在這領域上,應該要有個整合性的創投基金,所以就選擇了文創領域作為下一次的出發點。

在文創產業的創投上,台灣還在起步階段,並沒有成功案例可以依循,不像科技產業,有很多明確的規則與案例參考。

我們的資金來源以企業家個人為主,可以冒一些風險,資金規模大約新台幣4億多元,從去年年初開始談,大約7、8個月後資金到位。企業很少有意願投資,因為和本業相關性不高,董事會就很難通過。所以要對企業家有號召力,就要邀請宣明智擔任基金的董事長,他有公信力、判斷力,大家比較放心。

在這次合作案中,我扮演了主動的角色。自從萌發了「募一個文創基金」的念頭後,我第一個想法就是,不能老揪一般傳統創投基金管理班底,來做文創案子的投資,要做就得做得像樣,不能半吊子,不能外行做內行事。所以,我除了自己定位在發起人、募資者、管理者以外,還必須找一個文創專業的人,於是透過政大企家班(政治大學企業家管理發展進修班)的同學關係,找到了偉忠。談過4、5回,他也很認同要從「單打獨鬥」走向「系統化整合」的模式,終於敲定合作。

由偉忠操刀,大家的信心會高很多。因為這麼多年來,他有很多代表作,在這塊領域上,他具有市場導向的商人特質,不是左腦發達的藝術家(笑)。他有經營與製作人的能力,是很合適的專業經理人。

台灣的「包子」快熟了,得提高格局

王偉忠(以下簡稱王):我們是跟著總經理走(眾人大笑)。

任何一個行業在社會形成,都有它獨特的現象。像我們這種ProductionHouse(製作公司)大約是1980年開始在台灣出現,當時電視台開始製播分離,我們可以成立製作公司來製作電視台的節目,但其實就是幫電視台代工。

對我們來說,當時製作節目像做手工藝,賣給電視台就在台灣播出,中國大陸不可能買,華人世界也不可能,都是封閉的;東南亞或是香港的市場,也不見得能進去,各自都有文化的疆界。

從那之後,市場慢慢演變成現在的有線電視生態,再進一步擴張到整個華人市場,一共有10幾億人口。美國人口3億多,就能有好萊塢、百老匯,華人世界當然有可能,現在時機到了。

以我個人來說,從19歲開始做這行業到現在這麼久了,從幾個人逐漸發展成中型公司,開始做活動、簽藝人、做電視節目、做舞台劇、唱主題曲、拍紀錄片、推出眷村菜,靠著自己摸摸摸,摸出這樣的狀態,但最多只能發展到中型企業。儘管大陸也知道你這個人,知道你做的東西,但因為很多原因,沒辦法過去。現在終於有些機會,例如簽訂ECFA。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天下事水到渠成,包子要熟,有麵、有餡兒、有蒸籠,條件都具備了。這時在水平面上,就跑出了一個人(做出慢跑狀),叫Max(方國健的英文名)。

Max找上我,說我們能不能做個文創基金,把格局和高度做大一點,我認為這東西是可以去學習的。我們可以因此提高高度,看到文創產業在全世界、在亞洲是怎麼發展?台灣適合怎樣發展?可以做些survey(考察)和develop(發展),這些以前對我們來講,是一個腦袋瓜去做,做對了叫歪打正著、創意無限;做不對了,就去休假療傷,讓別人看不到(笑)。

在華人地區,台灣很有特色、有多元文化,創意度比較高,自由度也比較強,語言和大陸同文同種,基本上具備了發展文創產業的條件。

台灣也慢慢出現文創產業的價值鏈,有些東西可以在華人世界發光發亮。比如,舞台劇《寶島一村》如果只在台灣,做10幾場已經很不得了,現在已經做超過100場,今年與大陸電視台又簽了80多場。這是大市場的好處,只要做對一件事情,它就量產了。像童安格,他現在在大陸還是唱《其實妳不懂我的心》,他可以唱一輩子;如果在小市場,大家聽幾次就懂他的心了,就完了嘛(眾人大笑)!

搶搭舞台,將好音樂、電影拱上華人圈

Q:在台灣,文創要怎麼發展成產業?有哪些優劣勢?

方:我的感覺是,台灣文創有很多細膩、精緻、領導華人圈的優勢,卻在「整合」上毫無頭緒。所以很想做些「搭建舞台」的工作,透過異業結盟讓台灣文創業在有計劃、有方法、能建立模式的情況下發展。否則,眼睜睜看著華人市場越來越大,台灣的文創人才、點子如果不積極卡位,他們遲早被大陸磁吸、整合過去。

舞台搭好,我的角色就會退到後面,前台由偉忠帶領,選項目做成結構。傳統的創投投資,都是投資股權,然後公司股票上市或被購併。文創項目的投資非常複雜,要理出一套遊戲規則,會非常花功夫,很多都是以前沒走過的路,要靠自己摸索。

王:這部份韓國做的比台灣好。這次我參加「CWEF天下經濟論壇」,邀請了韓國CJ集團的總裁。CJ是搞食品出身,目前是韓國最大的娛樂集團,版圖涵蓋電影、電視、音樂與線上遊戲;在韓國,吃的、看的、玩的都是他們,Samsung、LG都是股東;旗下藝人包括SuperJunior、WonderGirls,他們就是產業帶動發展起來的。全世界各地的電子商場,韓國品牌的電視播的都是WonderGirls,產業帶著文創走,很容易就進去。

在台灣,金門高梁或HTC都是經營很成功的品牌,如果透過他們帶著我們去中國大陸,速度也會很快。當然,文創業自己走出來也可以,方法有很多種,但就需要有資金、人才、技術各方面結合。

我們兩個人其實年紀都不小,我很喜歡Max的熱情。他看到文創是年輕人的契機,去說服大家,一起做這樣的事情。我們現在其實是在帶年輕一代,讓他們透過我們的關係,發展成組織,進行財務規劃,找合作資源。透過我們的團隊,讓至少一、兩個case打通任督二脈,就能逐漸成為產業。

文創領域太複雜,得工序化成產業邏輯

Q:會以哪些領域作為投資方向?兩位不同的背景交流起來,產生哪些火花?

方:結合偉忠現有的資源,目前鎖定幾個領域,包括演唱會、藝人經紀,甚至把素人推廣到成名的過程;電影是另一塊,但是腳步會比較謹慎,因為不是偉忠擅長的領域,要透過其他導演或製作團隊來主導。我們比較不會站在純粹提供資金的角色,因為在台灣拍電影並不缺乏資金,我們比較希望是加上創意與資金,有點類似過去偉忠在《寶島一村》和賴聲川的合作模式,偉忠提想法與概念,與賴聲川合作。

出發點上,我們希望以台灣為基地,把好的音樂、電影、表演推廣到華人市場。我們扮演比較像整合平台的角色,最近也陸續開始評估投資標的,但都還沒到最後簽約階段。

王:Max一開始是看好電影,因為他自己喜歡電影,就覺得為什麼台灣不能成為華人的好萊塢?慢慢研究後,我們發現,電影在台灣能不能成為產業是值得討論的。因為進中國大陸還有很多審查制度,我們也沒有通路。電影如果不變成產業,就像「放煙火」,放一次人就解散,下次重新再來。

另一個,文創這些人很奇怪,說好聽都是天才,說不好聽是不可理喻。文創要募集資金,可是一旦講到財務規劃,大家都瘋了。你要找人投資,要把財務結構講清楚,文創領域的人根本不熟悉。這行業也很微妙,東西對了是無限大,不對了根本沒人理你,但成功的原則也很難解釋。

比如說最近的電影《雞排英雄》,它是一部太簡單的電影,但timing對,抓到了中南部民眾的情緒:政治人物很討厭,小人物很了不起。這種事情,事先根本算不出來,而且這樣的題材,未必符合中國大陸的市場口味,所以你到底要以台灣市場為主?還是以華人市場為主?

文創領域有太多很難解釋的現象。為什麼這個人你投資他10億,他可以幫你賺回20億,另外一個人,你投資他2,000萬,他就幫你虧2,000萬、投資1億虧1億(眾人大笑)?這些事情太多、太難量化。

我們能做的,是把它「工序化」,變成產業邏輯。舉例來說,現在要找演員,哪些演員在大陸一定賣?哪些演員在大陸一定不賣?這是可以規畫的。例如,王力宏在大陸一定賣,很會演戲的比如說李王羅,他的戲演得比王力宏好860倍,但只能在台灣賣,大陸是不賣的。大陸也有工序,比如說他們的爺兒們,加上港台的美女,例如林志玲、舒淇,這樣組合會賣;反過來說,我們這邊的奶油小生,加上那邊的鐵娘子,這戲必掛!這代表台灣是陰柔的、時尚的、美感的、有趣的、斯文的,這和社會文化形成的過程有關。工序化的邏輯,是有助於產業發展,找出成功公式的。

留些浪漫空間,為「第2個周杰倫」做準備

Q:如何定義好的文創事業?

方:我是比較冷靜、理性的去想,好的文創事業,在幾種因素的加權分數都要夠高。這些因素包括:1.有市場;2.有理想性、創意;3.有台灣原創性、台灣特色;4.願意規矩的訂立遊戲規則,並依照規則運行,願意接受投資者檢驗、稽核。一個好的文創投資案,必須具備這些因素,好的事業一定要能賺錢,才能稱為「事業」。

整體來說,有點類似辛亥革命的味道,先開第一槍,衝了再說!希望3、4年內,有幾個成功案例出來,比如投資3千萬,賺回1億,把它做成model,發展成產業。

王:我對這個行業比較浪漫,很多事情真的算不出來。比如說,當初我們做《超級新人王》,有兩個小孩來,一個陪另外一個,參加比賽的這個被淘汰了,另一個在旁邊彈琴,我們沒看到。吳宗憲看到了,把那小孩帶到辦公室,3天內創作了10幾首歌,後來每首都賣,那小孩叫周杰倫。以我們這個行業來說,周杰倫一個人的產值,大約佔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你怎麼解釋這個現象?我會留一些浪漫的空間跟Max以及其他投資者bargain(爭論)。

我們在做各種嘗試,也說不定可能投資一個人。鄧麗君時代的文創業,沒有藉此弄出錢來,周杰倫時代有產值了,下一個不知道是誰,就更厲害了,但搞不好不是台灣人,可能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貴州、內蒙,台灣怎麼能缺席?從鄧麗君到周杰倫,台灣很難得還有一些領先,但是再來的模式,台灣人就不會玩了。長期以來,媒體被黨政操作,經常受意識形態綁住,這是非常可惜的一點。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