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享受每分每秒的競爭

張凱貞,1991年生,網球選手。6歲開始網球生涯,11歲時被父親送到美國佛州參加網球訓練營,2006年轉入職業比賽。

張凱貞,1991年生,網球選手。6歲開始網球生涯,11歲時被父親送到美國佛州參加網球訓練營,2006年轉入職業比賽。

2009年,參加WTA總獎金200萬美元的東京泛太平洋女網賽,第二輪擊敗當時世界排名第一的薩芬娜(DinaraSafina),寫下台灣選手首度在WTA巡迴賽擊敗女單世界第一的紀錄,因此首度超越詹詠然成為台灣排名最高位的選手。2010廣州亞運中,與謝淑薇取得女子雙打銀牌。

採訪張凱貞之前,我還在想,這應該是這個欄位到目前為止最年輕的受訪者了,因為她是八年級生,只有19歲。

打球時從不化妝,這天卻化了點淡妝的張凱貞出現時,多了成熟的韻味。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卻是她面對人生課題的智慧,遠超過她的年齡。

9年多的網球生涯中,張凱貞已經走過幾番坡谷。2008年贏了ITF日本久留米女網賽的單、雙打冠軍,「贏了那場後,我再也沒有贏過一場比賽,就這樣持續了一整年,」張凱貞這樣描述,「怎麼打,不管出去碰到誰,比我小的,比我大的,比我差的,都輸。」張凱貞一度失去信心,但在媽媽的鼓勵下,重新站起來。

2009年9月,她終於擊敗當時世界排名第一的薩芬娜(DinaraSafina),寫下台灣選手首度在WTA巡迴賽擊敗女單世界第一的紀錄;但去年初包括澳洲網球公開賽的幾場落敗,又讓張凱貞陷入低潮。

只是,這次張凱貞已經學會靠自己的力量走出來。張凱貞的父親張金來談起這個寶貝女兒時說,對手無法在張凱貞臉上捕捉到輸贏的情緒,這點她做得比跟她同是網球選手的兩個哥哥都要好。

問張凱貞怎麼做到的,赫然發現,她的體會也非常適用於企業經營與職場。

雖然有早慧的一面,不過骨子裡,張凱貞仍然是個青春、好奇、對未來有著無限憧憬的大女孩。就像我問她以後要是不打網球了,想做什麼時,她不假思索回答:「開花店。」張凱貞解釋:「在網球上已經用了很多時間,我想去接觸更多東西,我的人生不希望只有網球,」她既不想當教練,也不想從事跟網球、運動有關的事業。

「但是網球場上只有一個張凱貞,花店老闆卻有很多哩,」我驚訝地說。

「所以張凱貞跑去當花店老闆娘,更特別啊!」張凱貞大笑回答。

這個夢會不會實現,什麼時候實現?實在難以預料。畢竟在這之前,張凱貞還要持續挑戰她的巔峰,1月中,她甚至會在比賽中度過自己的20歲生日。

我想我只有一個建議:「妳的花店,一定要叫『張凱貞花店』!」

妳6歲開始接觸網球,11歲決定成為職業網球選手,為什麼這麼小就知道人生的方向?

我從小好動、調皮,又喜歡跟哥哥在一起,剛好哥哥也在學網球,可能因為這樣,讓我也特別喜歡網球。

11歲時,我利用暑假第一次去美國,當時哥哥已經在那邊了,本來只是想除了玩以外,順道學學打球,卻剛好被教練看到,覺得我比哥哥更有天分,他和爸爸溝通,希望讓我嘗試這條路。我自己也沒想太多,既然真的很喜歡網球,就乾脆回答「好啊!」

後來妳都沒困惑過?沒想過跟別人一樣循念書、考試的模式?

沒有。我想要跟別人不一樣。雖然女孩子打網球,要常常曬太陽,身體也會變壯,但這些都不會影響我。

雖然偶爾我也會嚮往一般女孩上學、或皮膚很白,穿得漂漂亮亮,但想一想,我自己也不錯!常常出國,有國外的朋友,看到更不一樣的世界,並沒有比較不好。

13歲後一個人在異鄉生活,那段過程……

很困難(直接接口)。我4個月才回家一次,每次只停留幾天,有時還要去比賽。在美國時,幾乎天天哭,打電話回家,這樣過了半年多將近一年。

雖然很想家,但沒有因此想放棄過,總是覺得「努力打,應該可以吧?!」有一次坐飛機到那裡時已經晚上12點,又有時差睡不著,就幾乎每半個小時打一次電話回家,一直到早上5、6點。後來我就學聰明了,一定搭抵達時間是早上的班機,到了以後去練球、練體能,累了就睡覺,就不會想家了。

一開始英文不好,又比較害羞,後來真要感謝在美國的朋友,一直幫忙跟陪伴我,讓我學到很多。

爸爸說妳很厲害的一點,是可以克服比賽的壓力,輸贏情緒不寫在臉上,這是怎麼練出來的?

比賽打了愈多,心態就愈容易調整。我本來也很害怕比賽,一比賽就緊張得像要吐。後來開始慢慢調適,面對壓力,心裡想什麼很重要,不要想輸贏,也不要想比分或想對手,要想這場球的過程,想戰術,想每個球該怎麼打。把一場比賽看成一場遊戲,我該用什麼策略?而不是一直想「我要打贏」。

球場上,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

碰到不滿意的結果,妳怎麼看待?

如果我表現得很好卻輸了,我會覺得很滿足,因為我已經得到了。過去,我輸球常常都是因為太在乎,太在乎結果或自己的表現。

2010年我的成績並不算理想,年初時,有陣子我很悲觀,情緒起伏很大,靜不下來。心裡一直想著為什麼輸球?是不是我不夠好?

後來覺得「最爛就是這樣了」,總不可能輸了還斷一隻手,不如給自己來點不一樣的吧!我開始換個角度反省,輸了這些球後,學到什麼?這樣想之後不見得會馬上贏球,但打球的時候比較果斷,想怎麼打就怎麼打,不會像以前猶豫,綁手綁腳,所以就算輸球,自己也是滿意的。

通常比賽一結束妳會做什麼?有些選手輸了就生氣扔球拍?

我不會,我會很安靜,然後開始思考過程,想完了,就當做沒有發生過。

去年初打不好時,也懷疑過自己,但馬上又出現另一個聲音:那我是怎麼贏世界第一的?於是我回去看以前贏球或表現好的影片,回想當時的心情,從影片中尋找不一樣的感覺。我發現光是自己的表情就落差很大。

像去年初我上場時,臉上沒有霸氣,都是無奈的表情。2009年卻是「我是張凱貞,我很有信心,我可以打好」的表情。不一樣的態度都會展現在言行舉止各個面向上。

遇到要打決定性的關鍵一球時……

不能想(馬上接口)。要怎麼打就怎麼打。絕對不要想這是最後一顆球,要想這顆打完,還有下一顆,永遠都有下一顆球。

網球考驗的不只是體力,它也是心智(mental)的遊戲。

對妳來說,哪一場比賽最特殊,別具意義?

2009年在東京,我打贏世界球后薩芬娜。我並不意外會贏,因為我打得很好,努力了很久。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得到的。

上場前,我很平靜,因為對方是世界第一,我反而沒有壓力,畢竟,我已經跟世界第一在中央球場一起比賽了。我只想著把每顆球打到最好,每顆球我都要追,我都要跑,我要讓全場觀眾都覺得這是一場好球。後來,我真的辦到了。

這次亞運呢?有任何不一樣的體會嗎?

這次自己的狀況不好,感冒了,所以很抱歉是以這種狀態參加。我不是因為打不好難過,而是覺得自己狀況不好,表現不出來。

這也是運動員的風險之一,難免有各種預料不到的因素影響比賽,妳會擔心自己的運動員生涯嗎?

會,我會擔心自己受傷,一旦受傷後,復原的好壞。

但爸爸給了我一個很好的觀念:有傷就趕快處理,不管是休息還是治療,他們不會勉強我受了傷還要練習。受傷並不是件壞事,它讓我知道哪個部份變弱了,讓我去注意它、加強它。

通常在上場打球當下,妳的感覺是什麼?

競爭。每分每秒都在競爭。其實不管是練習或比賽都是,練習是競爭自己進步的能力,比賽是競爭勝利的能力。那個當下,我會很高興能表演給所有觀眾看,但同時,我也很享受競爭的過程。

大家對七、八年級生的刻板印象,對妳不大適用。妳非常成熟。

哈……(大笑),可能因為我在美國獨立生活慣了,看起來不像八年級。我的六年級朋友說,我才是六年級,她是八年級(大笑)。

我也覺得妳是非常樂觀、開朗的女孩。

現在是,不過以前不一樣。現在會認為快樂也是一天,不快樂也是一天,那麼悲觀幹嘛?

其實對好的運動員來說,怎麼把低潮期縮到最短,才是真正成功之處。人都有起起伏伏,有起伏也才有成長,平平的,怎麼會有改變?

誰是影響妳運動生涯最深的人?

媽媽。媽媽是推動我的人,給我動力。我不想打球時,媽媽的一句話,或想起她在漁市場賣力工作的樣子,我的熱忱就會回來。(編按:張凱貞的父母都是中盤漁貨批發商)

爸爸的角色是兼教練,很嚴厲,像個老師。

有沒有誰是妳人生的典範?

嗯……(想了一會),在網球上,我當然仰慕球王球后,人生的話,就是向我父母親看齊。他們真的很偉大,栽培我們3個小孩,無怨無悔把所有的錢都給我們用,自己不留任何積蓄。(編按:張凱貞每年僅訓練費用就以數百萬元計,父親張金來更用房子抵押貸款,為女兒請來美國專任教練)

19歲就做到大多數人一輩子也做不到的成績,妳還有更大的夢想嗎?

我想讓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名字:張凱貞。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