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要用法律保護我在意的人

靠父親賣臭豆腐養大的許峰源,用苦讀與拼戰當上律師、單打獨鬥創業。誰說七年級生不能吃苦?許峰源就讓人刮目相看!

小時候,我們一家8口擠在台北三重10坪不到的房子裡,靠爸爸騎三輪車叫賣臭豆腐維生,貧窮讓我從小學會看人家的臉色、學會彎得下腰。

11歲,我獨自去市場擺攤,面對客人與道上兄弟,慢慢體會出一套「街頭生存學」,也因為每一分錢都是辛苦用血汗換來的,使我特別懂得珍惜。

童年時的匱乏與生活壓力,為我帶來爆發性的成長。為了改善家計,我10歲就打定主意當律師,因為「懂法律才不會被人欺負」,我要保護我在意的人。

念三重高中時,我昭告全校:「我要考上台大法律!」靠群眾壓力逼迫自己,最後創下學校第一個考上台灣大學法律學系的紀錄。大學畢業那年,我考取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並應屆考取律師資格;接著單打獨鬥,創辦台灣唯一專攻

消費者保險理賠案件的律師事務所。一路走來,每段都難熬,但想到需要照顧的家人,我其實別無退路。

我發現,人生的路很漫長,但關鍵點只有幾步,所以無論過程多艱辛,這幾步一定要努力撐過去!

趁年輕衝出自我極限

社會大學教會我最重要的一課,則是「認識自己」。剛出道時,我希望成為很棒的訴訟律師,但漸漸發覺自己並不喜歡打官司。接觸保險後,眼見台灣在保險招攬與理賠方面存在許多問題,這其中就有切入的空間;且年輕律師開事務所,

非得在同業中追求「差異化」才能生存,於是便摸索出一條不同於他人的路。

這樣關關難過、關關過,早知道我的人生沒有舒坦大道可以走、沒有「安全牌」可以打。父母親相繼往生後,一度讓我頓失奮鬥目標,即便如此,此刻回首,自己跟同齡其他人似乎也不一樣了。看到事務所的夥伴與補習班的學生,我知道,我已經又找到了未來可以負責任的對象!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