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看出誰能加分,比扣分重要

黃韻玲vs.簡立峰

在「閱人無數」前,自己有沒有印象深刻的「被面試」經驗?

黃韻玲(以下簡稱黃):我小學二年級就決定幫我喜歡的歌手寫歌,叔叔是鋼琴老師,叫媽媽讓我念敦化國小音樂班,使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很多音樂。當時我在校外合唱團要唱各種世界歌曲,現在很喜歡鋼琴就是當時的影響。

另外,有個伯父在東京,每週寄排行榜給我爸,我沒事就聽,因此很喜歡日本歌手;另一位舅舅組團玩band,念五專失戀後,每週都來我家,拿把吉他叫我伴奏,他在旁邊療傷(笑)。

生平第一次「面試」,就是14歲參加金韻獎,因為年紀太小,資格不符,於是我每天都去唱片公司,告訴他們:「我寫很多歌,你們要不要聽?」他們說:「小妹妹,不要鬧了!」但我還是每天都去,直到每個人都認識我。終於,唱片公司說:「好啦好啦!都來這麼多天,讓妳過過癮吧!」可能是當時的評審長陶曉清,被我的企圖心感動。

比賽中,我認識李宗盛,他一直跟我說:「妳不要放棄(寫歌)喔!」得獎之後;印象最深刻的是李壽全,我第一張寫歌的酬勞單是他給我的;這些人都是我人生中的伯樂。

簡立峰(以下簡稱簡):一場面試成為人生的轉折,應該就是第一次與李開復面試。那一次,我讓他等了很久。台北交通當時很爛,又沒有手機,從南港一路塞車,到福華飯店時,我已經遲到兩小時。沒想到他還在,但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句話,他都是“No”開始,不斷不斷地挑戰我。當晚有點像是彼此辯論,之後他卻什麼事情都找我;我只能說,這個伯樂是有智慧的,沒有因為我遲到就走(笑)。

另一個很重要的面試是去Google,我從台灣飛到美國,從早晨9點到晚上4點,一共11位全世界最頂尖的人,總共問了我200多個問題,那真的需要很大的抗壓力。

怎樣在短時間內對一個人做出判斷或評價?

簡:有一次,本來大家已經決定錄取的人,最後讓我看一下,只有3分鐘的時間,我翻案了!我在最後1分鐘發現不對。在扁平的組織中,老闆可能一輩子見不到幾次面,同事可能散布在全球,所以獨立性要夠強,而且要能掌握時間,但我發現,他沒辦法充分運用那3分鐘來表現他的特質、能力。

一個厲害的人應該懂得把握這3分鐘,而他卻在等待我開口,沒有主導這個會議,讓我覺得他不夠積極,只想求60分及格。所以那1分鐘,我決定不錄取他。

黃:我們看新人時,共同點還是對方有沒有展現出那種「被期待」感,有沒有辦法把在家裡練就的功夫,轉化成讓台下的人產生期待。

有些人開口唱第一句,我就沒有期待了,因為他在「念書」﹔同樣的歌詞,有的人唱起來卻像在說故事。

我希望歌手是有創意的,會自己編出故事,唱出歌詞背後的意思。這需要敏感度,而且要發揮想像力。

關於如何看出一個人的潛力,有沒有什麼共通原則?

黃:在星光大道的比賽中,從一開始海選,我就知道林宥嘉非常好,我在他身上看到他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就像看到張雨生一樣,像個小孩子,對事情敢冒險,而且不怕死。

簡:妳說就像看到張雨生,是指妳看到什麼?

黃:他每一次都讓我看到新東西,可能是唱法,也可能是在家練過舞蹈,要表演不一樣的。有些人只想挑戰很難的歌,展現自己的技巧,但林宥嘉會看到自己的不夠,不會一直覺得自己很好。

簡:對音樂的天分,妳會很重視嗎?

黃:我想看到的是創意吧!不會寫歌沒關係,但表現方式要很特別。就像黃品源,我記得我只教過他一次如何編曲,一個月後他就自己編出《你怎麼捨得我難過》這張專輯。他會自己不斷「長」出來,而且比你預期得多更多。很多人都是不斷把自己殺死,再不斷活過來,包括我自己;聽到更好的,會欣賞、會不斷想超越,想要再突破。

簡:領域不同,看的角度不同。Google進來的同事,很多人都是從小到大拿獎,我不是強調他們多會念書,而是參加競賽表示有企圖心,而且得到獎的人,表示有相當的抗壓力。我們的面試是在高度壓力下進行,有些人面試要花9個月,跟全球不同人、不同辦公室,一關一關面談。參加Google的面試就像參加比賽,企圖心要夠強,否則無法堅持這麼久。

黃:9個月這麼長?星光大道的賽制也很需要抗壓,每兩週錄一次,一次錄兩集。從早上10點開始錄影,可能還沒開嗓不能唱,但是沒辦法。每個選手一次需要準備4首歌,製作單位也可能臨時要求換歌或跳舞,他們真的很痛苦。

到後期,我看到有些小朋友要靠打針才能唱歌,幾乎要得憂鬱症啊!但真正傑出的,自己會消化掉壓力,這就是天生的藝人。

對於經常必須面試別人、或接受別人面試的人,會各提供什麼樣的建議?

簡:被面試的人,不要放棄任何一次機會,從每次面試中學到經驗。我認為面試是一種「經驗交換」,而不是單向評估,所以把握機會,了解自己。

我們每個工程師都要接受擔任「面試者」的訓練,有一項態度上的要求很重要:不能讓對方發現你有特定「喜好」,讓他知道錄取或不錄取,因為你不是唯一的決定者;也不能讓對方處於不對等地位。

伯樂(面試者)很難訓練,其實千里馬很多,但伯樂很少。對於伯樂,我認為最好把自己想像成受試者,想像在他的年紀,自己表現有沒有比他好,如果沒有,那就有足夠理由錄取他了。

黃:我會告訴星光大道中的小朋友,要懂得接受失敗,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失敗的理由。

在當評審的這4年,我總覺得這些小朋友像是我的老師,因為從他們身上,我會檢討自己,是不是我說得不夠清楚,讓他們聽不懂,這一點反而會讓我睡不著。

簡:如果只面對一個參賽者,妳是他的老師,但如果面對1,000個參賽者,那他們就成為老師了。雖然我們在「看人」,但也可以從這1,000個人身上,更了解自己。

事後回想,過去有沒有任何「看走眼」或出乎意料的例子?

黃:很多儲備歌手需要經過長時間訓練,可能是我的個性,讓他們覺得被保護,變得很放任,當初的危機意識沒有了,歌就愈寫愈差。這時候我會想:當初看到的他們怎麼了?可能偶爾在演唱會中,我找回當初看到的才華,但我身邊的人卻認為我看走了眼。

簡:肯定妳是沒有看走眼,因為他們的才華還在;因為這些才華,妳容忍了他們另外一部份的缺點,只是這一部份發生了。

我曾經用過一個人,考慮很久後,決定錄取他。有段時間他表現不是很好,讓我很失望,但在面談當下,我是很感動的,他從小辛苦成長,所以我給他機會。後來我找他談過,之後,該有的才華就回來了。

所以面試時,或許盡量不要妥協,但可能會因此少了遇到優秀人才的機會。

有沒有哪種人絕對不用?

黃:以前滾石唱片很喜歡用水瓶座的人,因為面試官就是水瓶座(笑)。

簡:工程師要比其他人更重視團隊合作,這是我很嚴重的偏見,我討厭很小氣的人,不能愛計較。因為團隊合作倒過來說,就是不計較。

面試時,大多數人都會掩飾自己,但有個好辦法:當你開放讓他問問題時,他會愈來愈像他自己。我愈沒有把握的人,我就愈不發問,讓他來問我,從蛛絲馬跡中看出他是不是個大方的人。大方的人進來,對組織可以加分。

我對「計較」的定義,是看合不合情,而不是合不合理。例如,我們公司每天中午都有水果吃,大家愈吃愈多,漸漸有人沒得吃。然後,開始有人抱怨別人吃太多。對我來說,「抱怨」別人吃太多的人,負分比自己吃太多的人更多;而沒吃很多,也不在意別人吃多少的人,就會加分。作為主管腦袋要很清楚誰需要加分,倒不用馬上看誰需要扣分。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