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出道恨晚,不然我會更成功!

藝術家,Kaikai Kiki有限公司董事長。1962年出生於東京,1993年獲得東京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博士。 2003年起,村上隆與路易威登(LV,LVLOUIS VUITTON)合作,將設計與時尚精品結合,引起市場旋風。代表性著作為《藝術創業論》。目前於日本琦玉、紐約和巴黎的工作室從事藝術創作。

9月初的凡爾賽宮非常特別,因為日本藝術大師村上隆首度跨入花都巴黎,在這裡舉辦個人回顧展。為了迎接這位縱橫於菁英與商業文化、御宅動漫與時尚、現代藝術與東方傳統間的創作奇才,先前凡爾賽宮還引起一場不小的論戰:到底這會是場文化災難,還是創新革命?

不管走到哪裡,村上隆總像炸彈般引發話題。作為一股巨大張力的中心,這個48歲的藝術怪傑,不斷挑戰世人認知。除了不少深受情色漫畫影響的創作始終備受爭議,為LV設計的櫻花包、櫻桃包,引發市場瘋狂至今尚未平息外,村上隆從不掩飾自己喜歡財富、深受內心欲望催動的坦率,更在向來奉形而上的價值為圭臬的藝壇,扔下一枚震撼彈。

在台北的KaikaiKikiGallery巧遇村上隆(編按:這是村上隆在東京以外開的第一家畫廊),他正凝望牆面,檢視施工中的塗鴉作品。這是由他擔任策展人,隔天要展出的卡動漫藝展。近幾年,村上隆以經營品牌的概念,致力於帶領一群日本年輕藝術家,一同站上國際舞台,台灣也是他的版圖中重要據點。

此時的村上隆表情嚴厲,眼神肅殺,跟他後來接受專訪,在鏡頭前像個諧星般搞笑的誇張神情,完全是天壤之別。

36歲時還得從便利商店後門撿過期便當來吃,8年後作品「727」卻以1億日圓的天價賣出;接受長達11年的日本美術教育拿到博士,後來卻高喊:「藝術是坦誠面對自己最可恥的本質」,精液、乳汁、屎尿全都是用以詮釋的因子;曾經長期被視為窮酸畫家,設計的標誌卻成為貴婦的最愛。

體會過冰與火的極端,如此強烈人生反差下的村上隆,難怪他要說:憤怒是自己的能量來源。絕不甘於只做死後留名的大師,更要晉身能享受成就的富人。

而總是離不開他的「兩極化」這個形容詞,可能涵蓋的遠遠不只是他的作品、他得到的評價、他衝擊的市場,更包括他的內心深處吧!

為什麼你這麼熱中於提拔年輕藝術家?

興趣,興趣(連回答兩次)。

興趣?

可能因為我辦了10年藝祭(編按:GEISAI,為了鼓勵新人創作,擁有平台發表,村上隆規畫每年兩次的藝術祭,開放給年輕創作者參展,由村上隆邀請世界級大師參與評審,發掘新秀),讓我發現我很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雖然現在的年輕人思考不大深刻,又沒什麼特別的態度,對我自己的創作不見得有幫助,但不影響我喜歡帶著他們的興趣。

不過,我跟幾位你身邊的年輕人談過,他們說,從你身上學到最多的,是藝術家不只有創作,還有「社會責任」。你自己怎麼看?

他們這群人對社會最不負責任。因為我付錢給他們,他們才說得這麼好聽吧(大笑)!

在日本藝術界,我想不會有人比我更忙,我是最活躍的。藝術家如果只埋頭創作,顧著做作品,很容易被定型。只有跟別人對話,從對話過程中重新設定自我定位,了解自己,才能激發出其他可能。

所以,我一直想告訴年輕人的是:不要關在房間裡創作,一定要走出來。

你的做法當然大大挑戰傳統藝術家的角色,你的思考是什麼?

為什麼我比其他藝術家的態度都更積極?舉個例子,電影導演拍部電影,需要跟上百個人對話,再從這些對話中產生自己的想法。他也必須對市場宣傳,走遍世界各地接受採訪,不厭其煩地回答問題,促銷電影。如果電影導演需要透過這些過程詮釋、傳播意念,藝術家也一樣。我一直覺得,我們應該更忙碌一點,比起電影導演,藝術家閒多了。因此,我才會用一種不同的方式來經營我的藝術。

你擔任策展人的這次展出,圍繞著網路次文化,你自己也是網路重度使用者嗎?

跟很多人一直講話,會讓我覺得煩躁,所以我反而喜歡用email跟skype來發號施令。

要是沒有網路,我的公司大概也無法存在。我在紐約有60幾個員工,日本有100多個員工,不透過網路,根本無法管理、溝通。

我最常上Amazon、YouTube這幾個網站,它們能給我大量訊息,所以我常常利用它們。

關於創作,你有沒有一個「最主要」的靈感來源?

我的靈感都是瞬間靈光一閃。

每件事都可能是靈感來源。像我現在看到你的筆,覺得上面的花樣很有意思。還有你的名片夾好厚,裡面好多名片,我就會開始猜想:你是什麼樣的總編輯,是個性很有條理的嗎?那我講的話是不是能讓你懂?透過觀察、發現這些生活中的瑣事,就會讓我常常靈光乍現。

跟一年前相比,現在你對創作有沒有更新的想法?

因為在台灣成立了另一間KaikaiKiki畫廊,所以腦子裡除了藝術家的部份,又多了經營者的一面。現在我要兼顧這兩個身分,更有效率地去創作。

商業跟創作兩種不同性格,在你身上不會有衝突?

常常很衝突,因為我很不會賺錢(語畢突然呵呵笑出聲)。

不會賺錢?大家不是公認你在這方面已經表現很出色了嗎?

這是因為大家拿我跟一般的藝術家比較啊!要是跟IT產業裡的社長們比,他們賺得才多,我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停了一下又補充)像偶像也賺很多錢啊!跟他們比,我賺的就不是很多了。

創作跟事業,現在你在哪一端花的時間比較多?

還是創作。反正景氣不好(大笑),我乾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像動畫啦,或是大到高度29公尺的巨幅作品。

曾經有報導形容你非常直接地結合欲望與創作,毫不隱藏內心的各種追求。你是否同意這樣的描述?

欲望對人是很重要的。當我開始訓練一個年輕藝術家,第一件做的事就是跟他展開很多對談,透過這些對談,把他深藏在心中的東西表象化。這些從他心中抽出來的東西,就是欲望。

無論對小說家、漫畫家還是藝術家,欲望都是很重要的成分。身為一個創作者,10年來要能不斷創作,自己必須產生很多要素,才能提供創作來源。我的欲望,就是我的能源所在。在發現欲望的過程裡,我也發現新的自我,產生很多新的驚奇,而把這些驚奇帶給大家,最後就成為我的作品。

你的作品在凡爾賽宮展出,來自藝術界的評價與商業市場的評價,你比較在乎哪一個?

我自己是個動畫迷,又是御宅族,我比較在乎未來做的動畫相關作品是不是賣得很好。至於美術界的評論,我不大在乎。

要是請你用一句話來形容村上隆,你會怎麼說?

出道太晚。

要是再早一點,可能40歲就大放異彩,現在就更不得了了。這件事真是讓我非常非常的遺憾!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