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簡立峰×王文華:跨界新主張-用5顆心來「爬山」

跨領域是對你不熟悉的事情感到好奇,而且願意嘗試。

什麼時候發現「跨領域」很重要?

王文華(以下簡稱王):我比較後知後覺,我不是先預知跨領域的重要後,才跨領域。我是先跨出去,才發現這件事情滿有趣、滿受用!

我大學念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讀的都是莎士比亞等純文學,大三那年,學生代表選舉,大家推薦我出來選,糊里糊塗選上後,又叫我選議長,沒想到也上了,就像當一個小小立法院的院長。

當學生會議長後,發現過去讀到莎士比亞中,人與人、國王與君臣間的愛恨情仇,都在議會發生,我的文學在現實舞台上看得到,而在議會中的管理技巧,也與我在文學中的學習相呼應。

這其實是我第一個跨領域的親身經驗。我發現,跨領域是對你不熟悉的事情感到好奇,而且願意嘗試。

簡立峰(以下簡稱簡):我的跨領域經驗很簡單,念研究所時,我去找指導教授的第一天,問他我該學什麼?他說:去學「我們」不會的東西。這就是我跨領域的開始。

我的老師李琳山從台大電機工程學系第一名畢業,在史丹福大學花了2年半就拿到博士,電機資訊他很懂,學他已經會的,可能10年後也不見得被他認可,所以我去學他不會的。

我寫碩士論文時,就跨了醫學領域,主題是用電腦做心電圖判讀,跟著醫生一起研究;博士研究做語音辨識,跟念語言學的人在一起;後來在中研院做數位典藏計劃,則是跟所有學科,包括動物、生物、歷史、人文等領域的學者相處,反而很少跟本行的人長期共事(笑)。

另一個跨領域的概念,是我在Google學到的一個字:“diversity”(多樣性)。不是只有男、女性別不同這些叫多樣性,電腦科學裡的不同學派,也是diversity;跨領域某種程度就是對這種多樣性的尊重。

跨領域學習,需要什麼特質?

王:「好奇心」,去嘗試不熟悉的東西,但不是只有好奇心就夠了。

當初我跨領域學經濟時,曾很痛苦,因為文學的思維天馬行空,而經濟商業是非常需要邏輯的;所以除了好奇心、熱情,還是需要一些硬底子的功夫,需要記憶,要努力去學。我開始跨到商科時,基本功還是要從頭累積、克服障礙。

簡:跨領域不是從一個高點跨到另一個高點,比較像是爬過去的。

王:沒錯,不同的領域像是兩座山。舉例來說:所有西洋文學都在講人世間的極端不平衡;但是商學講求平衡,特別是資產負債表,必須加起來相等,可是我永遠加起來不一樣(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藍白拖@酷青發聲

人生重點不是離職出走或認真工作,而是…

Tifi Liu@酷青發聲

每一天都浪費不起:別想太多,做了再說…

生涯顧問

情感服務

信義房屋集團董事長 周俊吉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