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抓住幸福,認識殘酷

網路創業10年的變與不變

簡立峰(以下簡稱簡):現在透過網路創業,比以前做網站那群人容易開始。你才花了1年時間,4個人做了4個應用程式在Android平台上,按照以前的經驗法則,是不可能這麼快的。說不定這代表網路創業失敗也比較快。你有成功的感覺了嗎?

詹士毅(以下簡稱詹):還沒有(大笑)。

簡:那表示你對成功的定義跟我們不一樣(大笑)!

網路發展剛好10年,以前的創業團隊有很多創意,但創業後發現根本沒時間去想,因為柴米油鹽全要自己來。光買部電腦架好,就要花很長時間,更不知道市場、使用者在哪裡。

現在你可以比以前更專注在創意上,看來真是一個好的開始。但世界真的這麼美好嗎?

詹:對我們來說,決定一個創新idea成功的時間,可能在使用者接觸到軟體的一瞬間,就決定好或不好、要不要跟別人分享。這會把創業者的抗壓程度提高,一個idea不行,就得趕快換。

簡:這是幸福也是殘酷的。幸福的是,你有想法,容易實現,不見得一定會成功,但創意被看見容易很多。殘酷的是,結果不如你預期,也很快就被冷落了。不過,你至少比較心服口服,因為你已經接觸到客戶了。

倒是10年前,我看到大多數創業者,連把創意做出來的機會都沒有,客戶還沒機會告訴他失敗的原因,就結束掉。他唯一學會的就是怎麼對付VC(VentureCapital,創投業者)而已(大笑)。

有沒有其他殘酷的一面?

詹:我們的殘酷經驗是,參加創業比賽時,就算是拿了第1名,透過比賽被證明是bestidea,是最好的執行方向,還是沒有VC來找我們。

第2是,我們run這樣的新團隊,尋找支持夥伴是很大的挑戰。年輕人有創意、有想法,可是缺乏經驗,如果是從業界回來的就又比較務實,缺乏理想。

簡:你講的兩段殘酷,在過去10年都存在。創業者要自己去找VC;創業跟進大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企業有那些支持;而你有的是夢想跟激情。這是公平的,10年都不變。

詹:還有一個部份可能是10年前沒有的殘酷,我們想一個新的idea出來,認為一定會紅,可是我們去Googlesearch,卻發現已經有很多類似的idea了。

簡:其實10年前的idea也是大家都有,只是搜尋引擎沒做好(大笑),因為不知道,就當作不存在。你有4個新的產品已經不錯了,應該有想過更多個失敗的。

詹:我們想過的不完全是手機軟體,還包括web的應用。我們想了很多idea,但最後發現沒有一個是創新又夠好、還有足夠的市場可行性。

「人」是成功關鍵

簡:你現在的抱怨都還是理性的,我看到很多創業家都是從溫和、理性的抱怨,走到非理性的抱怨,最後才成功。你還沒有被錢壓得喘不過氣來?

詹:其實有耶。我們大概只剩半年,資本就可能用完。所以我們一直找其他出路,看可不可以打開別的市場。

簡:你有沒有去買教你怎麼做startupcompany(新創企業)的書?

詹:有,但比較少看,我現在只進行到還在團隊磨合期的階段。

簡:你有看到第11章嗎?所有創業的人都要看這類書的「ChapterEleven」,題目是「公司宣告倒閉前夕」。你每看一章,都要跳到第11章,再看一次。你還沒看到那一章,顯然你還不太需要。

如果半年後你們錢燒完了,誰要負責去找錢?

詹:我想,到時候就會有答案了。現在比較多是燒自己的錢,有些是政府的補助或者參加競賽的獎金,但靠這些是不夠的,所以不斷在找尋新的商業模式。

簡:我很佩服用自己的錢創業的人,如果我是創投,我比較喜歡這種人,表示commitment(承諾)比較高。

我一直感覺,創業最難的地方還是來自於「人」。你很難再去找另一個James(詹士毅),因為他可以選擇硬體產業,或者可以自己去創業,你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詹:這是很困難的問題,創業能不能成功,取決於團隊。比如說,團隊裡的想法差異非常大,但還是可以co-work,我們把4個人的角色分配得很平均,跟傳統會找一個人當比較powerful的leader,做法不太一樣。

因為團隊很小,需要大家有足夠的力量,我們花很多時間在溝通上。我最近看了一本書談「雁行理論」,雁子在飛的時候會有段上升氣流,讓後面的雁子很輕鬆的跟上,雖然帶頭的雁子非常危險,但還要領頭,因為後面的雁子會一直給予努力;而且帶頭的雁子會輪流,不會永遠是同一隻。這很像我們的團隊模式:不會永遠是同一個人在前面帶頭,希望每個人都是往前的動力。

簡:但4個人很平均,不會相持不下嗎?還是要有一個做決定的人。你們意見不合的時候怎麼辦?

詹:團隊中總有人聲音比較大、意見比較多,但沒聲音不代表他沒有意見,我會想辦法逼每個人把想法說出來,互相挑戰。所以我們每天花80%以上的時間在言語攻防上。

簡:你們是對外不嘴砲,對內嘴砲(笑)。在Google來說,我們叫做brainstorming(動腦會議)。

無論何處都在「以小搏大」

詹:我們沒辦法跟大企業一樣,有很好的支援,只能依賴面對市場的靈活性以小搏大。我想請教,小公司如何跟大公司抗衡?

簡:其實你誤會了,在大公司裡也是以小搏大。新時代的大公司,面對網路的變化,必須有源源不絕的創意,而創意的包袱是一大堆過去的經驗、人事組織、層層限制,所以即使是大公司,現在也要以小搏大。

在我的看法,一個企業不能永遠小,企業要生存必須要大;但現在成功公司不一定需要人很多;反而要客戶多,或者利潤很高。如何維持成功、變大,但組織還是很小,這可能是這個時代創業最大的挑戰。像很多Google合併的公司,組織都很小,但影響很大。

創業一定要想退路

簡:你們會討論創業不成功這個議題嗎?還是避而不談?

詹:對我個人來說,停損點還滿重要的,因為是我發起的,所以我有義務對每個人負責,總不能讓大家到最後背債跑路。我們希望盡量壓低風險,可能會設定一個時間,時間到,再想別的轉圜方法。

簡:我聽過一個資深長輩講,他喜歡看履歷表上有大公司跟創業經驗,大公司代表有企業文化的歷練、視野;創業相當於你的目標動機,資本額代表你所受的磨練,會更有戰鬥力。

比如說你在大公司可能是大象的一隻腳,出去創業後,就變成跳蚤。跳蚤如果沒有變大象,再回到公司裡,也許就不是原本那隻腳,說不定是頭了!

詹:就金錢的標準,創業可能失敗,但其他部份是不會失敗的。雖然有設停損點,但我們團隊的每個成員都設定必要達成的目標,我們學到什麼,在團隊中扮演的角色,這些都是未來到公司就業的資產。

簡:這就是創業者要想的“wayout”(退路),VC都會問你是要IPO(上市)?還是被購併?還是倒閉?如果倒閉,你要開始想你的團隊。

另外,購併這件事是可以想的,因為現在網路商業模式難以確定,你可以把創業看作是人才展示秀(talentshow)。在矽谷很多公司,一開始成立就是想被購併。某個角度,這是增加自己的經驗,而且遠比你從哪個學校畢業,或待過哪些公司的經歷來得重要。不管什麼時候,有創業精神的人都很難得。

詹士毅小檔案;

1983年出生,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畢業,美國南加大(USC)資訊科學所碩士。

2009年決心以行動實踐創業,成立「不嘴砲工作室」,為資本額100萬的4人團隊,開發出的手機軟體「飛吻傳情」,全球超過5萬人下載。

其他包括「墜落測高」、「風鈴機」,都十分有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