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個性成就風格,才是真風格

齊豫,1958年10月17日生。20歲榮獲第2屆金韻獎冠軍、第1屆民謠風冠軍,踏入歌壇。1979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橄欖樹》蔚為經典,陸續和李泰祥、三毛合作,包括和潘越雲共同擔任演唱的《回聲》。1997年的《駱駝‧飛鳥‧魚》獲第9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之後以演唱英文及佛經專輯為主,今年推出英文專輯《TheVoice》。

說到齊豫,就離不開《橄欖樹》。她那一頭奔放的長髮跟波希米亞風穿著,如同「不要問我從哪裡來」的空靈歌聲一樣,在歌壇、在五、六、七年級的心目中,都有極其鮮明的辨識度。

唱起歌來很「不食人間煙火」,但齊豫其實是個標準的「山東大妞」。「我私底下是很大喇喇的人,卻不是唱大喇喇的歌,所以我得配合我的歌,」齊豫笑著說。站上舞台要開始「做作」,反而讓她不自在。這也是她很少開演唱會、作秀的原因。

齊豫的人生,跟她的人、她的歌一樣,都不走在框架裡。

1978年以一首JoanBaez的“DiamondandRust”奪下第2屆金韻獎冠軍,開始齊豫的歌壇之路。20歲出頭,齊豫就有機會演唱大師李泰祥、作家三毛、詩人余光中的作品,創造經典。但可能也因為「超越障礙」太高,之後有9年,她反而陷入沒有中文歌可唱的局面。隨遇而安的齊豫不覺得失落,乾脆另闢蹊徑唱英文歌,結果反應更好。

在廝殺最激烈的歌壇,齊豫用一種「抽離」的心情來維持自我,這讓她30年來歌聲都不顯滄桑。「我不會像香港人說的『把歌唱到殘』,」齊豫笑著說,她想唱才唱,也不在乎銷售好壞,自己出錢錄製佛歌、聖歌,斷斷續續也沒關係,反而一直保有唱歌的能量,成為民歌時代至今極少數仍活躍的歌手。

當然,這其中也有取捨。51歲的齊豫娓娓道來人生起伏時,爽朗的聲音中帶著過盡千帆後的體會,當中很多觀點,都跟《橄欖樹》一樣──簡單卻值得反覆品嘗。

為什麼妳念了一個跟歌唱完全無關的科系(台灣大學人類學系)?

那是因為父親重視讀書,覺得唱歌是外務。所以我沒有學好鋼琴,我弟弟要學游泳也不行,都要以讀書為主。他覺得人要有一技之長,不要花時間弄這些風花雪月的東西。

念大學時,就算比賽得到第一名,有人要跟我簽約,都不行,就是要出國讀書。我記得1978年底錄唱片,隔年2月出專輯,8月我就去美國讀書了。

但兩年修完碩士學分後,還是覺得唱歌是我最舒服的事。拿到博士大概要再6、7年吧?不用再裝了(大笑)。台灣、美國來來去去幾次,父親沒有那麼大的反彈下,後來就乾脆不念了。

妳很早就跟大師級的人合作,像李泰祥跟三毛,這對你有什麼影響?

很大的壓力。我不是很喜歡讀書的人,喜歡唱歌,但每次看書只會頭痛。所以念大學時很心虛。

那妳怎麼抓住歌曲中的意境?

讀書少不代表我領悟力差啊(大笑)!

我很有同理心,「假想」的能力滿好。我也喜歡讀新詩,隨時會拿個本子把心裡事記下來。我的文字都很精簡,喜歡用很少的字去記錄很大的感覺。

我是理性唱歌的人,不是進入一種情境去唱歌,而是理性地思考、琢磨歌要怎麼唱。這個音唱多長,用喉嚨哪個部位.....,這些我很會設計。就像畫畫一樣,如果我要畫白色,你鐵定看到也是白色。

妳出道就帶著鮮明的個人風格,這也是天生的嗎?

我覺得是天生的。

大學時我就喜歡穿得亂七八糟,自己剪衣服。人家都是穿小姐衣服,我會去買男生的大襯衫穿。後來想想,其實我不是想創造什麼風格,是有點自卑。我覺得身材不好,就穿很大的衣服擋起來。

後來大家叫這是「波西米亞」風格,其實「波西米亞」就是種獨立自主的精神。在我那個時候,民俗風比較少,但我特別喜歡民俗風。

有沒有人覺得妳很特立獨行?

穿著很特立獨行,可是個性很隨和(笑)。

做歌手以後有一點壓力,因為我穿的衣服買不到,也沒有造型師、預算置裝,我就自己動手做。不小心配出來,去香港宣傳時,人家竟然說:「哇!妳很有風格!在哪裡買的?」我心裡暗暗地高興:他們沒辦法把我歸類,就說我很有風格。

不同時期的齊豫有不同的經典,對妳來說,當中有所謂高低潮嗎?

我不是很計劃性出片的人,我一直都比較隨興。

簽給唱片公司以後,他們希望我多多出片,但我並不是太積極,所以不覺得有低潮。不過,的確有段時間,自己覺得有點問題。連續唱了4張李泰祥老師的專輯後,應該換種風格。之後我就好幾年沒有出中文專輯。別人可能會認為這是低潮,一直到齊秦寫了一首「九月的高跟鞋」。

本來應該進入徬徨期,但既然沒辦法量身訂做中文歌,我就去找英文歌唱,曲風很多,我也唱得開心,賣得比中文還好,唱片公司就沒有異議了。

很多人喜歡妳的歌,是因為歌中有種追尋自由的感覺,這跟妳的個性也有關嗎?

我說我很循規蹈矩,可是我也不能很有框架,做朝九晚五的工作。不管作風、出片跟曲目上,我的確是比較自由,不受拘束跟現實拉扯。

我能選擇這樣,其實是放棄很多,例如賺錢的機會。我很少作秀,因為我在那個場合唱歌,會為了別人沒在聽而覺得難過。我覺得沒辦法娛樂別人,賺錢也很心虛。有些人會為了錢閉起眼睛就唱,我沒辦法這樣。

既然個性如此,我就少花點錢。我的欲望很低,很多錢沒賺到,我也無所謂。

我的音樂比較少是為了商業出版,多半都因為這是我要說的話、能感動我的歌,我才會去唱。畢竟,它就是我,齊豫不會、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作為從民歌時期到現在少數還活躍的長青歌手,歌迷跟市場的快速變化,會不會帶給妳壓力?

其實年輕時我真的比較自卑,但開始唱歌得到肯定後,我就不再那麼沒有安全感。

我唯一沒把握的,是我可能唱不好,或賣得不好。可是因為我知道它是感動我的,所以我又有某部份的自信:沒關係,我就唱給喜歡它的人。

可能因為這份堅持,現在反而帶給我一點點回饋。跟同時期的歌手比,齊豫並不是賣得很多﹔但走到50歲以後,別人反而覺得我有個位置。

現在我出片,已經不在乎它賣得好不好,因為是我自己出錢製作,有這些錢做這些事,不回收也沒有關係。我的目的是普及這些歌。

妳有沒有特別的人生哲學?

無欲則剛。人不要有太多所求,有所求就有把柄,沒辦法做自己。不管是要錢、要名,後來都需要妥協,所謂無欲則剛,就是你無所求,別人就拿你沒辦法。

這也不算是我的哲學,而是我的個性,走到現在,自然而然歸納出來。別人拿我沒辦法,不能逼我做很流行的東西,或強迫我改變風格,就是因為我沒有「把柄」。

現在是全民開唱的年代,選秀節目讓大家都想上台表演。什麼樣的特質才能成為與眾不同的歌手?

不論怎麼包裝,個性是很重要的,有個性才能成就風格。如果你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你自然是個有風格的人。從個性來成就風格,會比較持久。

如果你只是個「載體」,別人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風格就不會持久。持久的歌手,都是因為個性比較鮮明,清楚他要什麼。

妳人生中有沒有面對困惑的時候?

還是有,最令人困惑就是面對感情(笑)。女人碰到感情,頭腦就會壞掉。這是我的弱點。回想起來,我覺得自己很笨的一刻,就是那時候。

就算有新的體會,我也不敢保證下一次就會做出好的抉擇。即使還記得當時是怎麼糊塗,也不敢確保下次就有清醒的頭腦,不糊塗(笑)。

此生我可能不會再談感情了,對它不再有什麼憧憬,現在是我前所未有、最平靜跟舒服的時候。

請齊豫描述現在的齊豫,妳會怎麼說?

我還沒到心無罣礙的地步,但那是我的目標。此刻的我啊,還在處於「大聲歌唱」的階段吧!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