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從世俗之外,看世俗關係

如果35歲是人生和職場的一種分水嶺,那麼對音樂來說呢?

關係,到底有多重要?

一般人習慣了以世俗的角度看關係,有時不免厭煩「關係無所不在」,煩都煩死了,難道世間真像那順口溜說的「有關係,沒關係;沒關係,有關係」嗎?

我們不妨換個角度,改從超脫紅塵的宗教立場,來檢視關係的學問與智慧吧。

先談一個例子。有一次,我有機會拜訪一個規模不小的佛教聖地。與開山師父閒聊中,他提及為了開發寺廟所在周邊的山坡地,吃盡了苦頭,最後還是靠了平日累積的政商人脈,才籌足經費,並解決各項土地開發涉及的法規限制。我清楚記得,師父談及過往辛苦時,對人脈豐沛所給予的便利,臉上露出那一抹「還好有這些關係」的欣慰感。

後來,我又讀到法鼓山聖嚴師父的晚年日記《美好的晚年》,日記除記載聖嚴面對癌症時的痛苦與灑脫外,更平實登錄了那段時間內,上山探望師父的政商名流。其中,還有不少人後來牽涉到弊案,身陷囹圄。我好奇的,不是宗教是否拂拭了這些政商名流的世俗糾纏,而是,為什麼宗教與達官顯要,總有解不開的因緣呢?

關係,要建立,必須是「互有所需」。達官顯要身處變動的世界,無時無刻沒有「失去當下所有」的隱憂。而宗教呢,恰恰好提供了「失去當下所有」的理論架構與撫慰機制。至於世俗的政商網絡,則相對讓某一宗教、某一教派,憑藉世俗的漣漪效應,得以延伸、擴大影響力。想想看,透過媒體報導,當一些達官顯要站在宗教領袖的身旁,向大師們請益治國良方,並祈求賜福民眾與社會時,是不是同時加深了該教派的民間印象呢!

關係之重要,不僅凡夫俗子了解,宗教界又何嘗不知悉了然呢!

關係背後的理性計算

我們或許可以這樣分析關係。關係,有價格的(即可依成本效益去計算的)一面,更有價值的(即無法用成本效益去估量的)一面。但,千萬切記,不管價格或價值,在關係學上,都是憑據理性盤算,所做出的決定。

一般情況下,一個人選擇建立一種關係,憑的,是他要在這關係裡得到什麼。不管是物質的好處(譬如升官、發財啦),還是非物質的好處(譬如友誼、增廣見聞之類的),通常這樣的選擇,都有理性的計算在內。別以為我這樣講很庸俗,試想,你何以跟這人交朋友,不跟那人交朋友,難道沒有理性的判斷與比較,做依據嗎?宗教,何嘗不然。普渡眾生,引領凡人,固然是每個宗教的天職,可是,若有比一般人更具世俗影響的達官顯要,也匍匐於聖殿之前、大師腳下,對該宗教、該教派的形象擴散,豈不更好!

同樣,那些達官顯要,雖然平日比起我們這些一般民眾,看似顯赫,到處吃得開,然而,他們何嘗不是血肉之軀,人性的脆弱面,他們無一不缺,甚至由於是在更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他們對「失去當下所有」的恐懼,遂愈發敏感。看他起高樓,看他樓塌了,於一般人僅僅像看戲後的感嘆,但對達官顯要而言,卻是隨時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宿命。除了繼續全力鞏固現實的地位外,他們也須替自己的不安與焦躁,找尋另一種救贖,管道無疑就在宗教的殿堂裡。

於是,世俗中的權貴,扮演了替宗教解決世俗糾纏的「開山刀」角色;而宗教,自中世紀的教廷政治開始,便替世俗中的權貴,預留了現世撫慰、死後救贖的心靈空間。關係,有多重要?看看宗教與權貴之間的互動,不難了解。

兩千年前,西哲亞里斯多德說「人是社會的動物」,即已看透了人無法脫離關係網絡的必然。關係,可以發展成傳統社會裡「窒息個體」的鐐銬;當然也可演變成現代社會裡,個人主義的功利盤算。這都是極端,不足為取。

理想的關係學,應該是:我們深知關係既屬人性所需,亦屬生存所必須;因此,如何在關係之中,進退自得,維持自我,是一輩子的學分。別怕關係,也別被關係給嚇到。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