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關係,怎樣叫好、怎樣叫夠

的確,我們怎知道自己的關係夠好或不夠好?或者,已好到什麼程度,又不好到什麼程度呢?

這是個滿麻煩的問題。換個方式想吧,一個人若能夠跟總統攀上交情,請問關係應該夠好吧。

但我給的答案是,錯,或不一定。

因為,要看你攀上交情的這位總統,是個怎樣「看待關係」的總統。比方說,他若是把關係當成步向權力高峰的踏腳石,而且還是鞏固權力的崗哨與堡壘,那他很可能極度看重與每一位幫過他的人,彼此之間的互動關係;反之,他若認為掌握權力後,已是全國領袖了,就該超越原先的派系、宗屬等範圍內的親密關係,改以超然公正的形象出現,那他很可能相對便不那麼重視所謂的交情關係。

這麼講,毫無影射現實政治的意思,反倒是想點出一個關係學上的尷尬:關係,既然是人我之間的彼此關係,它就涉及到人我的互動,以及別人與自己之間的價值判斷和基於現實考量所做的不同選擇。

換言之,關係學,可以是「方法」的分析,可以是「策略」的研擬,可以是「實務」的演練,可以是「觀念」的提醒。然而,再好的關係學,終究是一門「學問」的一環,而非「人的智慧」的全貌;尤其不能取代人與人之間最核心的「交情與友誼」。

於是,必須問:我們建立關係網絡,目的何在?有了這些關係人脈後,我們,做為關係網絡裡,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會變得更快樂、更幸福嗎?

如果我們百般思索,得到的答案都是負面的,或不確定我們因而快樂或不快樂,那我們真的該檢討,要這麼多關係,幹嘛呢!

在經營關係、尊重自我的拔河裡,你「鄉愿」嗎?

講得再赤裸些,若打從頭,我們便深信,關係是我們事業成功、財富積累、鴻圖大展的必要巧門,說真的,這種關係學的心態,必然是偏差而帶風險的。

社會版、政治版的焦點新聞裡,充斥著這類關係極好,最終卻馬失前蹄,栽在複雜關係網裡的活生生例子。關係,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往來。你希望靠關係得到好處,在關係中給你好處的另一方,難道會白白給你這些好處,而不計算日後的回報嗎?短期內,或許有這樣的關係,但別忘了,「奇貨可居」這成語是怎麼來的?長期而言,關係是可以投資與被投資的,只要你「被認為」有投資的價值,你就是「奇貨」。

在現實世界裡,我常聽到有人會用「養關係」這詞彙,再文雅一點講,是「培養關係」。養關係,要時間,若單純只是靠時間,養出「日久見人心」的默契感,那倒好;怕的是,在養關係的過程中,難免要施予小惠,甚至大惠,這就養出了「拿人好處,手軟」的關係負擔。在情理法範圍內,回報關係,倒也罷了,最糟的常常是,違法、亂紀且硬拗,把自己一生的成就與清白,通通倒進「關係的垃圾桶」裡,無法自拔。

也許兩千年前,孔老夫子的一段話,最能為好的關係與壞的關係,做出一個註腳。有弟子問他:大家都說那個人好或不好,我們可以據以為對他的評價嗎?孔子說不行,不如好人說他好,壞人說他壞。孔老夫子又說,「鄉愿」是道德最大的敵人。何謂「鄉愿」?在關係學裡,就是把關係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的,維護一切關係,而沒有最基本的原則堅持。這種人多嗎?當然很多。商場上、政壇中、乃至於職場上,在所多有。

「相交滿天下,知心有幾人?」這句話,某種程度上,也替關係的好或不好,夠或不夠,提供了一條線索。關係,畢竟是一個人活在社會上的必要手段,沒有關係,我們很難有所成就,自我也不會完整。不過,關係絕不能取代我們的自我,自我靠的是基本價值的選擇與堅持;而關係呢,則常常要犧牲一點自我,來配合他人。

所以,這是一場沒有終止的拔河,在經營關係與尊重自我之間。可我們終須學得處理的智慧,不是嗎?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