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要慢一點,你要放一點!

每家公司或團隊裡,都充滿著不同世代、不同身分、不同位階的工作夥伴。 該如何讓這些「溝」能夠「通」? 人力資源管理的重點之一,便是要增進雙方了解,促進彼此合作。 這一對多重身份的「老闆和員工」,給我們上了一課。

年齡:四年級vs.七年級。世代:父親vs.女兒。

身分:老闆vs.員工。

所有考驗共事關係的難題,全都集中在2009金馬影展開幕片《眼淚》導演鄭文堂、編劇兼配樂兼演員的鄭宜農這對父女身上。曾合作過不少電影和廣告的兩人,談起這特殊的相處模式時,卻不約而同大呼:「合作的感覺,真好!」

你曾經因為上述3種差異,覺得溝通與彼此理解非常困難嗎?兩人的對談或許能解答你的困惑。

問:兩人第一次合作電影《夏天的尾巴》就大吵一架,女兒甚至撂下「你會把我劇本拍壞!」的狠話。爭執是否來自不同世代工作觀的差異?

鄭宜農(以下簡稱農):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段爭執滿莫名其妙的。應該只是因為我力求表現良好,他卻是不太會表達「你做的很好」的人,但對我來講,我的第一次很需要被鼓勵。我跟他的爭執就是在這種狀況下發生,簡單講,是我不信任導演,但那對演員來說是大忌諱。很多人覺得我們這個世代有話直說,可是我好像不是。我會醞釀很久,所以爆發出來的力量比較大。我是這個世代彆扭的代表。

鄭文堂(以下簡稱堂):我的社會歷練比較深,所以很快可以在工作之前,設定工作方式,我知道怎麼保持工作上的關係。

她第一部戲,也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女兒當主要演員,對我來說壓力很大,不僅是工作壓力,更是社會壓力,所以我在片場不會特別照顧她。

農:可是身為一個演員,需要的是導演給出明確的指令,尤其我是第一次。

堂:問題是,導演有100種,妳今天碰到一種叫「鄭文堂」,這個「鄭文堂」不會那麼迷信在現場告訴妳一定要往東走。我會說:東北方向也不錯,東南方向也可以走走看,讓她撞撞看。

剛開始,我覺得她的衝擊主要來自於「錯愕」,導演又是父親的角色不是她想像中的樣子,而且我不給她肯定、不給她明確的指令。

認知彼此角色,給予信任

問:爭吵後,是否讓合作磨出共識?

農:雖然是我去argue,可是最後改變的是我,不是他。

他跟我說,導演在片場最大,也承受最多壓力,出去的作品也是代表他,所以他可以決定要怎麼做。身為一個演員,我能做的就是相信他的判斷。

堂:當時我給的答案是「妳只能信任我」。如果不信任我,妳只有一條路,就是妳離開,不會是我離開。因為我是導演,我是片場的老闆,投資者是我,沒有人可以fire我,這是社會現實。如果妳真的覺得完全沒辦法,我可以犧牲前面的戲,沒有問題。

問:你這樣溝通,不覺得比較威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