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重建的路上不斷跳舞

一齣舞碼、一場舞蹈節要如何召喚大眾對生活社會議題的關注? 在火焰和怪手中重生的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要把舞蹈的力量延續至水災後的台灣土地。

7月底、8月初,大家口中的「大蕭」老師蕭渥廷,正忙著著手籌備今年度的蔡瑞月舞蹈節。但一場突如其來的八八水災,打亂了許多人的既定行程,更打亂了許多人的人生:「此時此刻,如果蔡瑞月老師還在世,她會做什麼?」

這個問號,突然浮現在蕭渥廷心中。

「給綠色台灣的備忘錄——致念2009年八八水災」這樣的舞蹈節主軸,就像淚水般自然的被觸動出來。蕭渥廷說:「我想那是這塊島嶼的所有住民,都能感同身受的。」只是人們容易遺忘,情感多半短暫,像是煙火,一下子就沒了,明天又有新的新聞跟口水把傷痛淹沒。

此時此刻,面對重建的漫漫長路,該如何在大自然與人之間找到共生的平衡點?該如何採取行動,為過去無止盡的掏空止血?一連串的反思,正是蕭渥廷想在舞蹈節中處理的生命課題。

作為社會運動,舞蹈能量有多大?

用舞蹈承載社會文化關懷與省思,可以說是蕭渥廷從婆婆蔡瑞月手中承接下來,強調以舞蹈來自我實現、豐富台灣文化、貢獻社會的「路線」。如何在時代變遷中重新詮釋「蔡瑞月精神」,似乎也成為蕭渥廷的藝術課題。

蕭渥廷回憶起1994年蔡瑞月手創的蔡瑞月舞蹈社面臨市府拆除時,在颱風前夕的滂沱大雨中,把自己與3位舞者吊懸在空中24小時進行抗議。當時這齣《我家在天空》的戲碼,同時間結合了40多個包括行動藝術、裝置藝術、舞蹈藝術和劇場藝術等團體聯演,在那夜之後,「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玫瑰古蹟」得以以文化地標的名義保存下來,也讓她發現了舞台之外,舞蹈藝術新的可能與能量。

從2002年起,她開始與勵馨基金會合作「雛菊踩街行動劇場」,又到各國中小學巡演《失色的紅草莓》,針對目前氾濫嚴重的毒品、中輟、家暴、網路援交、雛妓等問題,通過戲劇與舞蹈教化青春心靈。

「舞者本身常常被美麗的舞蹈語彙所綁架,把束縛拆開,舞蹈的力量才會出來,」蕭渥廷沈吟一會兒說。1994年那夜,是她走出舞蹈教室,走進公共空間,讓舞蹈與社會文化議題構連、對話的轉捩點。「在美學之外,我的舞者與觀眾都必須通過舞碼反思社會性的生命課題。」自此,蕭渥廷開始思考舞蹈能開發出多少民眾的行動力?一齣舞碼、一場舞蹈節要如何召喚大眾對生活社會議題的關注?

在舞裡療癒和學習慈悲,是共同的功課

11月6日起,在玫瑰古蹟展開3天聯演的第4屆蔡瑞月舞蹈節裡,蕭渥廷邀請包括日本當代現代舞大師折田克子、藤田恭子、國內舞蹈菁英如蕭靜文舞蹈團、世紀當代舞團、詹天甄舞團、陳書芸舞團、三十舞蹈劇場及無雙樂團參與演出。特別從災區來台北感謝各界援助的林邊鄉翔藝兒童舞蹈團的小朋友,也帶來他們的新舞碼,並且在蔡瑞月舞蹈教室前的綠地種下一株幼苗。這齣作品的名字就叫作:《謝謝》。

蕭渥廷更選出台灣現代舞之母蔡瑞月戰後重建故鄉土地的3支經典舞作:《新建設》、《五指歌》與《追》編成3部曲,傳達重整家園的意志力與實踐力,生命共同體的意念,以及人與土地的思考,讓傳達熱血情感的舞碼跨越時空,慰撫八八水災受創的台灣。

曾在10年前被焚燬成廢墟的蔡瑞月舞蹈社,整修後已脫胎換骨成清朗的空間。坐在排練室的木地板上,蕭渥廷攤開手掌,一截截彎著手指,輕輕哼唱起年輕時代蔡瑞月教舞時唱過的囝仔歌:「大拇指在跳,大拇指在跳,跳跳吟詩,真歡喜。二節也在跳,跳跳吟詩,真歡喜.....」然後,是無名指「一支不會跳,一支不會跳,難過憂悶流淚。」

這首給兒童的《五指歌》也同時是這次舞蹈節的舞碼。她比喻不靈活的無名指就像資源不足,比較弱勢的同胞,最後象徵5根手指的5個舞者將併在一起拉手跳舞,也傳達出同心合一的意念。

村上春樹曾在千禧年初發表《神的孩子都在跳舞》,一篇篇短篇故事探討著1995年日本神戶大地震對人們產生的影響。而蕭渥廷說,她用舞蹈的形式,同樣是要大家記得,這個災難發生的地點不是只有小林村,而是屬於這塊土地共同的學習,共同的創傷,與療癒。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