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一言之差,差之千里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有一次我提了A跟B兩個方案給我的日籍主管參考,沒想到這位新上任的日籍主管給我的回覆竟然是“Idon’tcare,youdecide.”

這樣的答覆讓我非常失望,畢竟這兩套提案我耗費許多時間完成,而且相當重要,沒想到卻得到“Idon’tcare.”這樣的回應。後來我經過多方查證才終於了解,其他分公司的同事也收到類似的回覆,原來所謂的“Idon’tcare.”指的是「我沒有意見,你決定就好。」,大家才知道新上任老闆的英文是有限的。

許書揚(以下簡稱許):類似這樣的情形過去也常發生,由於公事上的往來,我跟我的日籍老闆都是以英文溝通,有一次我向主管報告時這樣寫道“IamafraidthebusinessresultofJulyinAsiaregionwillbebad.”,結果我的日籍主管給我的答覆是“AstheheadofAsiaregion,youshouldn’tbeafraid.”,原來他誤解“afraid”在此句中的意思了。其他諸如“Iamsorrytotellyou......”或是“Ican’thelptellingyou......”等用句,也很容易產生字面上的誤解。

日本同事貫井美保(以下簡稱日):日本人的英文的確不太好,不過,中文的複雜程度也常讓我們產生誤會,比方說我的台灣主管跟我說今天晚上應該會下雨,這句話的「應該」是代表“maybe”(或許)的意思;所以當我的主管今天跟我說:「今天的會議你應該要來參加。」我以為是「或許」要參加的意思,也就是可去可不去,沒想到這句話裡的「應該」是代表“must”(必須)來參加的意思。

非母語溝通,需要更多雅量

許:我也常跟台灣同事說,與日籍同仁溝通,如果使用的是他所不熟悉的語言,一定要有包容的雅量,或許有同事會覺得開會時日籍同事說話太直接,會傷害到別人,那是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用中文婉轉表達意見,只好直接陳述。

日:其實,剛來台灣的日本人常會抓不住台灣人真正表達的意思,比方說如果跟台灣人約晚上8點聚餐,如果對方說他會晚點到,在日本人的認知裡,大概就是遲到5~10分鐘,但是台灣人對晚一點到的定義好像更久,半小時到1小時都有可能。

許:所以文化認知不同,就會產生很大的差異。我記得有一位剛來台灣的日籍同仁在辦公室聽到台灣同仁下班時彼此說“Bye-bye”,大感驚奇,因為日本職場同事間不會用英語說“Bye-bye”,只有關係親密的家庭成員或小孩子間的對話才會彼此說“Bye-bye”。以後我看到日籍同事,我都會注意不說出“Bye-bye”這句英語。

日:英語對台灣人或是日本人來說,因為都不是母語,所以對英語的理解與詮釋會有很多不同,這也是我來台灣工作之後感受到的差異。

許:既然大家都用不熟悉的第三國語言溝通,一定會產生溝通問題,這時就不能太計較對方語言上的錯誤,而是用更大的雅量去包容。

作者許書揚為保聖那(PASONA)暨經緯智庫(MGR)公司總經理,歡迎批評指教:alexhsu@mgr.com.tw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