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蔡琴:當時,只有臉盆知道我會唱歌

蔡琴,歌手。從70年代民歌時期活躍至今,領域橫跨廣播、歌舞劇,近年演唱會成績尤其亮眼。經典作品如《讀你》、《恰似你的溫柔》、《最後一夜》、《你的眼神》等紅遍華人世界,渾厚低沉的嗓音,更讓蔡琴有「絲絨歌后」美稱。

蔡琴這麼形容自己:「因為理性跟感性都很均衡,所以我很無趣。」接著,她舉了個例子:「連高一老師期末評語都不知道怎麼寫,拿著筆對全班嘆氣:『唉!班上有個人,老師寫不出來。你們覺得蔡琴該怎麼寫?』」

這倒是,蔡琴很難寫。

有一種女人,她不是艷光四射,卻讓人眼光自然而然停駐,難以移開;她不必靠青春特別加持,因為歲月加諸她身上的,只有智慧與韻味。

出道30年,事業走過峰迴路轉;人生歷經婚變、父喪,到自己發現腫瘤、前夫病逝,即使每回都是艱難的風雨,但用「滄桑」兩字形容眼前的蔡琴,顯然並不精準。她穿著白上衣、白長裙、白色高跟鞋,身上沒有任何首飾,說著說著就唱起來,唱著唱著又笑開來。聲音中只有一種過盡千帆後的清爽無礙、從容自在。

選在紀念性的一年推出發燒友們殷殷期盼的「發燒片」,蔡琴這張新專輯有個很美的名字:《愛像一首歌》。我想,這也是對她最好的寫照:她的最愛是歌,她的故事像歌,她的歌,相信也是許多人心目中對愛情最好的詮釋。

唱歌唱了30年的感覺是什麼?

很過癮啊,要唱到30年,你才能回答這個問題。

任何事都要累積,累積當然需要耐心面對枯燥,但如果都是這邊做一點,那邊做一點,你根本說不出來自己喜歡什麼。像我唱了30年,我可以確定告訴你:我很愛唱歌(笑),它最能夠訴說我的內心,還有我這個人,尤其是你們看不到的另一面。

30年來,你喜歡唱歌的原因都一樣嗎?

有點不一樣。愈加愈多了。

剛開始,我愛唱歌,因為我有把握詮釋作者的意思。也許我的性格跟作者原來想法不一樣,但我有把握唱出一種絕無僅有的美感,可以說服作者。

我很愛聆聽,而且我有一雙很好的耳朵,我的心裡也有。有些作者你碰不到他,或是不認識他,但我一聽歌,就可以很敏感的知道他這首歌的情調。我覺得我有一種「再創造」的能力。

現在又加了新的原因,是我把自己生命的歷程加進歌裡。除了呈現或體會出原作者的故事,我更可以用我自己的生命為它增色。

唱歌對你真的是老天最好的安排,對不對?(蔡琴點頭:「可以這樣講。」)人生中,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擁有這麼特殊的聲音?

我永遠記得,好像是小學四年級。

我爸媽都愛唱歌,我的聲音跟我爸一樣,又低又厚。我爸講話非常有共鳴,好像這裡(手比胸前)有個音箱一樣。

四年級的某一天,家裡加蓋新的浴室,我一邊用新的臉盆洗臉,一邊唱3歲時我爸教我、我這輩子會的第一首歌「綠島小夜曲」。唱到「在月夜裡搖呀搖」,發現我怎麼可以唱得這麼低,而且盆子變成很好的音箱,很有共鳴。我就這樣對著臉盆唱來回好幾趟,確定一下:「哇!我可以!」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