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非常時期,讓音樂治療你的心

在這個需要被撫慰和祝福的時刻,音樂,將會是一帖良方

對我們大家來說,上個月的天災想必是個莫大的打擊。無論你的生活是否直接受到了影響,每天不休不懈的報導和各界的議論也必然造成心理的壓力。於是,我決定暫緩原本要寫的題材,來跟各位分享一些或許會有所幫助的知識,也就是如何用聲音來治療自己的情緒。

藝術治療一向是我認為很重要的課題。我個人多年研究心理學,深深地相信許多病症來自精神能量無法正常地被釋放,而在意識的長期壓抑之下造成系統性的失衡。藝術創作是一個非常有效釋放能量的方法,但不是每個人都善於創作。退而求其次,欣賞藝術也有治療的效果,尤其當作品與我們產生共鳴時。有些人覺得藝術是有閒情才有資格玩的東西,但我反而認為非常時期更需要藝術。

講到音樂治療,我們先要把「音」跟「樂」分開來討論。聲音本身是一種能量﹔能量透過空氣的振動傳到我們的耳朵,耳膜的振動轉換成腦波,進而被辨識為聲音。人耳能夠辨識的頻率是有限的,但我們整個身體也是一個頻率接收器。如果你曾在大型演唱會站在重低音箱附近,就知道那種能量不僅聽得到,甚至整個身體都會感受到那低音的振動。再舉個例子﹕地震發生時,整個地層的波動也是有聲音的,雖然遠低於我們能夠辨識的頻率,但身體都會有感覺,甚至在地震停了許久之後還造成暈眩。

其實我們周遭充滿著隱性的頻率。如果你很容易心浮氣燥,我建議你先靜下來檢視自己的環境,不僅仔細聆聽,而是用全身去感受,是否附近有重機械或是強烈電波發射的機器,可能對你的身體造成極高或極低的頻率干擾﹖我們應該盡量遠離雜音,即使聽不見的雜音也是雜音。

聽符合心境的音樂,大哭大唱一場

現代城市人最習慣對抗雜音的方法就是塞上耳機,用音樂蓋過周遭的雜訊。這雖然不是上策,但聽我們喜歡的音樂有助心情,是無可否認的。在這裡我要提出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也就是「共鳴」。在物理學,共鳴就是當一個系統的自然頻率接收到相同的外來頻率,而導致自然頻率能量被放大。從心理學的角度,共鳴就是當你接收到的感覺與內心的感覺相符,而造成潛意識的感覺被釋放。你是否曾在心情很不好的時候聽很快樂的音樂,結果不但沒有開心,反而發現自己完全無法融入而變得更自閉呢﹖那就是因為音樂與你無法產生共鳴。我認為,你當下的心情如何,就應該聽與心情相互的音樂。你可能發現自己暫時更激動,甚至莫名其妙大哭一場,但哭完了卻會比較舒暢。這種叫做“catharsis”的感覺是一種精神能量的釋放,而早在古希臘時代,亞理斯多德就形容了這個原理。

還有一個更好的自我治療方法,就是參與音樂。當我們去KTV時,就是在用自己的歌聲來參與音樂的創作。唱歌本身也有一個具體的好處﹕因為需要用到大量的氧氣,我們唱歌時必須深呼吸,也必須伸縮我們的衡隔膜。這樣的運動和呼吸方式,正可以幫助我們有效地減輕壓力。不幸的是,很多人唱KTV時把自己放在狹小缺氧的空間內,再加上抽菸喝酒,完全抵消了原有的療效。如果要唱,不如找個開闊自然的地方,放自己當下最想聽的歌,好好的透過歌唱來釋放一下情緒。

這裡篇幅有限,只能在此講一些大致的概念。歡迎你透過cheers@cw.com.tw與我聯絡,希望未來能繼續以音樂治療與各位做較深入的探討。

◎劉軒

1972年生,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先修班、哈佛大學心理學碩士,現為音樂活動指導兼電子音樂製作人及DJ。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