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蔡明亮談羅浮宮私密的「 臉」

3年前,法國羅浮宮主動邀約蔡明亮拍攝的首部典藏電影《臉》,將在10月2日上映。 繼貝聿銘「玻璃金字塔」之後,蔡明亮是第2位進入羅浮宮的華人藝術家,在電影上映前,他想對觀眾說什麼?

「要做羅浮宮典藏的概念並不容易,當然我也不是個容易的導演,不然他們也不會找我。」終於完成《臉》這部電影,結束剪接、上字幕等工作,重新回頭以觀眾的身分看作品後,蔡明亮這麼說。

「自由」,是法國文化的精神,也是蔡明亮拍電影的原則,他更希望觀眾帶著自由、開放的心,進入戲院「欣賞」這部藝術作品。

自由,是最大的挑戰

「雖然是羅浮宮邀請我,也給我最大的自由,對我的劇本、題材、場景完全沒有限制;但正因為這樣,創作過程中,我一直很焦慮,必須做出與羅浮宮同等高度的電影作品,」蔡明亮深知「自由」正是最大的挑戰。

過去一向以台北都市人的疏離感、焦慮、不安為題材的蔡明亮,大膽選擇以羅浮宮為背景,聖經故事為題材,結合台灣、法國兩國籍的演員,拍攝出一部「蔡明亮」的電影。

他用了近3年時間,把羅浮宮的裡裡外外走過不知多少遍,直到他遇到一位喜愛蔡明亮電影的保全人員,作為嚮導,熱情地向蔡明亮介紹從未開放給世人見過的羅浮宮。

「我想要找別人看不到,卻是最核心的地方,例如:羅浮宮的心臟,」蔡明亮用了一個擬人的比喻法,想要找到羅浮宮最深、最核心的位置。

巧合的是,這位非常了解蔡明亮的保全,這樣回應:「我不知道心臟在哪裡,但是我知道她的『私處』在哪裡?」

那是一個羅浮宮後方廣場底下的蓄水池,延伸出兩條水道,從來沒有曝光,也沒有人進去過。「若說這個地方是羅浮宮的私處,那麼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就是他的『陽具』了,」這是羅浮宮保全的詮釋。

當下,蔡明亮就決定在羅浮宮的「私處」拍攝《臉》。

電影也可以是一項藝術作品

「雖然電影70%都在羅浮宮取景,但是一般的展區呈現不多,觀眾可能也認不出場景。比較多的,反而是地下室、夾層,一些平常看不到的羅浮宮,」蔡明亮不要呈現羅浮宮的美,而是讓羅浮宮成為他電影中詮釋美的其中一個元素。

羅浮宮現任館長亨利‧羅瑞特(HenriLoyrette),在看完《臉》的試映後說:「這和羅浮宮裡收藏的作品,有同等的高度。」這句話直接肯定了蔡明亮的成功。

歐洲影評以「蔡明亮比現在走了快10年」,給予《臉》高度讚賞,但是一直以來,觀眾要理解蔡明亮的電影,似乎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關於這一點,蔡明亮倒有些話要說。

就像欣賞畫,懂不懂不重要

早在2007年,蔡明亮就以《是夢》這部自我回顧的電影,在新加坡的一個老舊戲院中,裝置VIDEO藝術,包括戲院的那幾排舊椅子,都是電影的一部份;這部電影沒有在院線上檔,反而代表台灣參加威尼斯美術雙年展,成為當代藝術作品之一。

「電影,也可以是藝術品,可以是你在畫廊看到的油畫,美術館看到的裝置藝術,」蔡明亮認為,當觀眾抱持著以藝術作品的心情,進戲院看電影,就不會只在乎懂不懂,或是尺度的問題了。

「不要一直問看得懂不懂,懂不懂沒那麼重要,」說到最後,蔡明亮甚至有些不耐。大家不必被電影的框架局限,認為一定要有很多對白、誇張的故事情節、快節奏的鏡頭才叫做電影。

「我就是要告訴你,看電影也有不一樣的選擇,也可以像是在美術館看畫。」觀眾絕對可以帶著高度實驗的心情進場,別忘了,它的導演是蔡明亮!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