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張懸:流氓、小女生加上老太婆,就是我!

張懸,本名焦安溥,歌手及創作音樂人。 父親為海基會前副董事長兼祕書長焦仁和。 繼《My Life Will》、《親愛的…我還不知道》後, 今年5月發行第3張全創作專輯《城市》。

一開始,張懸沒什麼表情,臉上的線條很酷。一直到我問她:「創作的時候,妳都在看什麼、想什麼?」她的聲音突然揚起來:「我可以岔題嗎?我對台灣什麼事都要樣板化非常厭倦。我不想靠訪問告訴別人什麼我有個性私底下很單純,我不愛在這種反差裡講音樂。」

果然是張懸,直來直往。雖然推出第3張專輯,也跟唱片公司簽下約,但藝人的身分下,仍是創作人的本質。

本名焦安溥的張懸有個知名的父親、前海基會祕書長焦仁和。因為如此,這個隸屬「名門之後」卻抽菸喝酒樣樣來,高二時「自行決定」休學的叛逆少女事實上還真是個「樣板」,是這個世代「做自己、逐夢去」的樣板。

不過,接觸張懸,聽她說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她有稜有角的一面,反而是個性底下,她看待許多人生「不得不」時展露出的清明。

青春期為了堅持理想不得不的抉擇,張懸說與其自己詮釋的是「叛逆」,不如說是「風度」﹔成為歌手後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她也沒有勉強或適應不良,覺得自己在「妥協」。

言談真實不做作,讓我最後實在忍不住好奇問她:「如果有一天張懸真的很『紅』了,會怎麼樣?」

「大鬧一場啊。名氣就是要用來揮霍的啊,你還有什麼理想啊堅持啊,平常大家跟你講這樣做不會賺錢的啊,全部拿來做一做啊,」她一邊大笑一邊回答。我突然由衷希望那一刻趕快到來,張懸的夢,她的固執與她的能量,名為「紅」的那一章,一定很不一樣!

創作時,妳都在看什麼、想什麼?

我以前的創作狀態,其實是坐在這裡捕捉東西。我可能像豬籠草或捕蚊燈,蚊子多的時候,就一直啪啦啪啦響(笑)。

這幾年當了歌手,工作性質天天變,遇到的人也在變;我從捕蚊燈的狀態,變成要到處去見世面。所以,我開始常常有機會這樣看事情(她站起,走到旁邊的花圃一隅蹲下抬頭),平常來咖啡廳,你不會看到有一個角落是這樣。

當藝人,我珍惜的不是名氣或大家的好奇,而是很多人10年才可能遇到的人情世故,才會面對的疑惑、壓力、挫折,發張片都遇得到。有很多過程可以消化,反問自己︰「這樣就夠好了嗎?」它迫使我更了解自己看事物的眼光,以及我還能用什麼眼光看待事物。

這些人情世故、商業考量,會不會帶給妳干擾?

我其實覺得我沒有紅,因為我感覺不到外界對我有什麼了不起的肯定或關注。我還是很認真等待自己創作成熟,等待自己現場表演的形式更完善。我滿腦子都在想,我要怎麼進步。

真正聽我歌的人,也不是會給我傾盆大雨型讚美的人;他們可能會矜持於自己消費或閱讀的選擇,而非瘋狂的追逐。我覺得這樣很好,大部份時間,我並沒有受到嚴重干擾,反而在過程中,可以體驗很多人情冷暖。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