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每次寫書,我都忘記我是侯文詠

侯文詠,台灣大學醫學博士,目前專職寫作。曾任萬芳醫院、台大醫院麻醉科主治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副教授。

侯文詠跟《金瓶梅》間有什麼關係?

睡覺前,我都會亂念書,前幾年剛好念到這本。念到後來很驚訝,怎麼這本書會跟現在的台灣像到這個地步。

《金瓶梅》裡橫跨明朝嘉靖到萬曆年間100多年,京杭運河開通成為商業渠道,河岸10幾個城市開始興起。它寫的就是沿著河岸的商業階級。

那是資本主義初萌芽的階段,但資本主義強調的社會秩序,今天看到都在崩潰。之前我寫《白色巨塔》、《危險心靈》,後面問的都是:為什麼人比不過制度?我最近看《金瓶梅》,覺得我們走向愈來愈理性的時代,但壓抑人的欲望,這是不對的。我們就會創造出《金瓶梅》中,表面是一套,私底下又是另一套的那個世界。

寫完後,你想告訴讀者什麼?

我沒有很想做結論。

我只想說,我們是否可以正面的接受人是有欲望的。只有好好看它,設計制度時才能把它放進去。

《金瓶梅》是很前衛的,它講的每件事都要叛逆。明明官要愛百姓,它就偏要講官貪污;明明人要講倫理,它就講人都是靠欲望結合。它前衛的尺度可以說超越500年,到現在,我們還追不上。

講到叛逆,不當醫生改當專職作家,算不算你人生最大的叛逆?

這是順從吧(大笑),順從我心裡想做的事啊!

我現在很開心,別人眼中看來很累的事,我都覺得不累。我兒子說:「要是像你每天12小時坐在電腦前,我一定會死!」

一天呆在電腦前12小時,這就是你「專職作家」的生活?

有時候還不只。

都在寫作?

有時候是發呆,或是查資料。

這本書30萬字,花了兩年。除了有朋友找我出去,我每天真的8~12個小時這樣工作。別人看這種生活,比阿扁關在監獄裡還辛苦,可是我很樂,因為這是我放棄很多事才得到的。

而且,因為我過去寫的書比較暢銷,我就敢做些不是暢銷作家不敢做的事,比如說寫《金瓶梅》。

你喜不喜歡「暢銷作家」這個身分?

第一,沒有預期。本來想一邊當醫生一邊寫,後來竟然變成暢銷作家?這也不錯,我很開心。

當時的暢銷作家被當作是淺薄的,我那時還年輕,其實也真是淺薄,但就會不服氣。

這些年,暢銷作家的定義就很複雜了。暢銷在這個世界愈來愈重要,暢銷作家也有非常好的作家。我想的事開始變成:暢銷可以讓我做什麼?如果只是繼續暢銷,很無趣,可是如果因為我是暢銷作家,有人多看了兩眼《危險心靈》,形成議題,或因為它暢銷,更多人關心,教育有動搖的可能性,這就有趣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