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用生活,寫一首歌

久違多年的歌手順子, 即將在8月中旬舉辦在台灣的首場個人大型演唱會, 她特別接受《Cheers》雜誌獨家越洋專訪, 暢談音樂之於她的意義。

“I’mnotastar.I’mjustme.AndthatisallIwanttobe.”--1998byShunza

12年前歌手順子以一首自創曲「回家」走紅台灣,她高亢嘹亮、溫暖飽滿的嗓音和唱腔,加上深厚的創作實力,曾為她贏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最佳作曲等大獎。近幾年,她將重心移至北京,在對岸舉辦大型演唱會、擔任歌唱比賽評審,因此被封為「順子老師」。

沒有忘記台灣是她個人音樂事業的起點,12年前,她的音樂家母親在法國坎城音樂節將順子的創作歌曲demo推銷給台灣唱片公司,才讓這位出生北京、美國長大、瑞士求學的創作才女,有機會在台灣發光,一圓歌手夢。

談創作:要向運動一樣保持習慣

「寫歌也是一種運動,」說話帶著北京人特有的捲舌音,順子做了這麼一個有趣的比喻。

儘管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全新專輯問世,但她從來沒有停止寫歌、創作,就像運動一樣持續不間斷創作,一直到她「終於覺得」累積夠多好聽的歌。

從事創作工作,她認為,靈感並非說來就來,不可能像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規定自己每天幾點到幾點坐在鋼琴前面,就能寫出多少首歌。

正如同在第2張個人創作專輯《Iamnotastar》中,她以“inspiration(靈感)”為題創作:“inspiration,inspiration,……Yougivememysongs,justatthatspecialmood.”

有時候好幾個月沒有作品,有時候兩天就寫出5、6首歌,但起碼一星期2、3次,她會要求自律,坐在鋼琴前面嘗試創作,不能因為「我不爽,我1、2年都不想寫,不能這樣。」

談壓力:所有藝術家都有情緒

第1張專輯就得到金曲獎提名和歌迷的肯定,一夕成名對原本就追求完美的順子,曾帶來莫大的精神壓力。

面對過去一些報導她「情緒失控」的負面新聞,她坦然地說:「所有的藝術家都有情緒,否則就不是藝術家,不可能會有好作品。」

「我不能說,對不起,我有情緒,我只能說現在我更容易控制,而且我長大了。」

擔任這次順子台北演唱會經紀人Vivian,曾在對岸演唱會與順子合作過。她從旁觀察,順子本來就不是個工作狂,喜歡一次專注只做一件事。尤其創作歌手往往「很憑感覺做事」,更不會八面玲瓏地和人四處交際,也不想應付工作以外的雜務。從另一個角度解讀,對於那些創作的干擾,過去她的情緒反應「不是沒有道理」。

談自我:不再靠技巧證明自己

經過這些年,順子說自己個性變得沉穩了,連帶地,她面對表演工作,甚至面對親情,都顯得更成熟。

她以自己的成名曲「回家」比喻,10年前跟10年後唱這首曲子,心境完全不同。

「以前是新人,我得在5分鐘一首歌的時間內證明自己會唱歌,我不是白拿了金曲獎……。現在,我不需要為了證明自己刻意飆一堆高音或轉音,反而要用最多的感情,唱出整個故事。」

順子感性地說,女人到了一個年紀,自然就會想到未來,好比親情。

她形容,「當你15、6歲時,根本不會在乎這些(親情),哪會在乎父母給你一輩子還不回去無價的愛。」

現在她會考慮到媽媽年紀越來越大,「我能夠做些什麼,讓她不要那麼累,享受一點老來的日子。這種自然的孝順會出來。」

談異地生活:看不懂中文最苦惱

成長背景讓順子從6歲就跟隨母親、姊姊離開北京到美國舊金山,在經濟並不寬裕的生活環境成長。17歲時,她一個人到瑞士求學,為了應付昂貴的生活費和學費,她還得到酒吧唱歌打工。

她在獻給母親的歌「Gypsy女人」中寫道:「從東南走到西北,世界就在我腳下。每個地方每個希望,哪裡有舞台就是我的家。」

和母親一樣天生流著「漂泊」的血液,待過不少國家,每隔幾年她就要重新適應一次異地生活。

多年前她決定離開住了8年的台灣,一開始先是搬到法國巴黎,在市中心買了棟小房子,做為她和媽媽的家。

之後,她為了在大陸發展音樂事業回到北京,每當需要充電、休息,她才會去巴黎住一段時間。

順子提及,當年她隻身來台灣發展,住在飯店6個月,沒有廚房,3餐都要在外面吃,最大的困擾就是她「看不懂菜單上的中文」。

旁人往往不解她會說中文,臉孔也是中國人,為什麼看不懂菜單?「總不能讓人把菜單替我從頭念到尾啊,所以我就開始吃小吃,因為我可以用手比,我要這個、那個。」直到現在,談到台灣最令她懷念的事物之一,就是小吃,也是她此行來台灣最期待的事之一。

談面對孤獨:貓咪是心理醫生

即使現在回到自己的故鄉北京,面對的是和自己一樣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順子坦言,一個人在大陸發展,還是不免有點孤單。

順子自言平時是很「居家」的人,家裡養的兩隻貓和烏龜,就是她在北京的家人。

當她感到特別煩悶時,兩隻貓咪可以帶給她安慰和平靜的力量,「是我最有用的心理醫生。」

談起貓咪便顯得格外開心,順子形容:「我常看著我的貓,對牠們說,我真想當貓,跟牠們一樣沒有煩惱,沒有太多情緒。」

「可能因為我有點孤獨,一個人在這邊(北京)。我喜歡做手工的東西,用各式各樣的布縫娃娃,把他們當做是我的好朋友。」

除了藝術家的性格,免不了有時外界對她的誤解,是來自於文化與語言的隔閡:「常常是我講話聽起來很兇,但我根本沒那個意思。我講話時多是用英文翻成中文,沒辦法百分之百好,其實我有一顆很好的心,」順子解釋。

她舉例,平時外國人說“shutup,orIwillkillyou.”這是一句無傷大雅的玩笑話,但是翻成中文就變成「閉嘴,否則我殺了你!」反而成為非常難聽、很可怕的一句話。她接著說,假使把台灣藝人直接丟到美國或巴黎,一天到晚用英文面對媒體,相信他們的英文也不是100分,外國人也一定會有誤解。

談未來:會一直留在創作路上

話題回到最愛的音樂創作,既然在兩岸有那麼多歌迷,為什麼這幾年都沒有發行新專輯?

說話做事一向很憑「當下感覺」的順子回答得也直接:「前幾年自己真的還沒準備好,我就覺得我不想發片。」

未來,順子在結束台灣演唱會後,全心投入預計明年推出的全新創作專輯,將累積多年的能量,一次釋放。

她鼓勵和她一樣對音樂創作有夢想的人,別管外面紛紛擾擾,只要像她一樣專注在自己的創作。

「我會一直留在創作路上,我不會間斷,我不會放棄,這也是出道12年我還在這裡的原因。」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2018重仁塾

徐重仁 董事長     持續學習,是成功最快的方法!

幸福經濟

薰衣草森林執行長 王村煌 善意、績效共榮並存,致力創造幸福企業

生涯顧問

葉明桂

奧美集團副董事長暨策略長 讓顧客對你偏心,就贏了

唐心慧

電通安吉斯集團台灣執行長 一包洋芋片教會我的管理課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