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伍佰:討厭主流就是我的主流

伍佰,本名吳俊霖。1968年1月14日生,嘉義縣六腳鄉蒜頭村人,魔羯座。歌手、詞曲創作者、製作人、演員、樂團伍佰&China Blue的主唱及吉他手。以現場演場台式搖滾,熱力十足聞名。近年亦跨足電影、電視演出,並繼2007年創作第一本攝影集《伍佰.風景》後,最近推出第2本《伍佰.故事》。

採訪伍佰是兼具高難度與高樂趣的挑戰。高難度,因為他臉上密密麻麻寫滿了「酷」,問與答之間,常常是「嗯……」之後長達10秒的沉默。真是夠強悍,頂得住席捲而來的冷場壓力,才能繼續下去。

但也是高樂趣。因為笑開了的伍佰,眼睛裡帶著靦腆,一種由縫隙中流露出的感性,反而更顯得吸引人。他總是一邊想一邊說話,句子簡短率性,然而稍加咀嚼,又讓人覺得話中有深意。

「發現我也是主流的時候,就很頭痛了,要先把自己破壞掉。」

「紅了又怎樣?紅了很麻煩,我跟你講。」

「創作靠的是在乎吧,你在乎的話,就有角度。」

如果不是最近剛推出第2本攝影集《伍佰.故事》,伍佰向來是不喜歡接受採訪的。他從鏡頭望出去的世界顯得安靜、冷調,這是伍佰內心的另一面。「我跟什麼東西都格格不入,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很好奇,」伍佰這麼說。

從一個嘉義六腳鄉上台北打拼的窮小子,蛻變成台客搖滾天王,他的人生故事不能再更勵志了。只是最後請伍佰多說說自己的哲學,他想了半天,還是拋下一句話:「聽我的歌就好了,不要來找我、問我。」

嘿,好樣的,這就是伍佰!

搖滾是我的行為,攝影是我的心,旅行是我的渴望。

這6、7年我開始拍照,發現攝影可以找到新的世界。之前做音樂,都是比較明白、高調、有姿態的,攝影卻是自己尋找自己的世界,有一點像治病,我去找哪些東西是讓我舒服的。

我莫名其妙拍了這些東西,回來才發現:原來我當時的心情是這樣。它不像搖滾那麼明亮,比較deep(深),所以我說是我的心。

拍完之後,發現我跟城市是有距離的。我沒有融入都市的人群之中,似乎是這樣。這搞不好是因為成長的背景,讓我覺得「台北不是我的家」。又或許是我去各個地方,就是在尋找我的家鄉,因為我是從我的家鄉逃出來的。

這麼說好了,我不覺得我跟老師相處得很好,因為我在學校就玩音樂。小時候看到同學考上大學,家長辦桌請客,貼紅紙,放鞭炮,我也去吃,但看到以後好難過,覺得他壓力太大,要是我一定受不了。

我抗拒這個體制的價值觀「一定要怎麼樣」,雖然我也希望考上,也很認真去讀,但可能沒那麼認真吧……反正後來就離主流價值愈來愈遠。

打死都要留在音樂的世界

其實我跟什麼東西都有格格不入的感覺(笑),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我當藝人當這麼久了,有時候跟大家站一起還是很奇怪(笑),我也覺得很好奇。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