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150萬開店,賣咖啡也賣理想

長期關心環保生態的六年級生徐文彥、余宛如,憑一股傻勁引進歐美國家的公平貿易認證, 讓大家喝咖啡也能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的小農,實現社會正義!

鄰近台灣大學法學院旁,國宅內的林蔭深處,藏著一家小小的「生態綠」咖啡店。

與其說是賣咖啡的店,它的裝潢更像是一般住家,僅22個座位的空間中瀰漫咖啡香,伴隨春天驅趕蚊子的燒橘皮煙味,耳中不時傳來隔桌工讀生在挑豆子的沙沙聲。

牆上貼的滿是社運傳單、環保海報,掛著一些第三世界國家的手工藝品、包包,最大的一面主牆,用鮮黃色塗鴉,把主人及店景畫在牆上,店主的電腦及工作桌雜亂擠在一隅,背後牆面則是「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LO)的「公平貿易」英文logo。

賣咖啡是許多年輕人的創業夢,但是,用賣咖啡來搞環保運動,可能全台只有眼前這對情侶檔了。

1973年次的徐文彥,東海大學社會系畢業,學生時代就參加綠黨,長期關心環保、農業問題;1980年次的余宛如,台大經濟系畢業,之前做過國會助理及ChannelV的行銷助理,然後在一家代理澳洲有機保養品的公司擔任行銷工作。進入有機保養品公司讓余宛如首度接觸有機的觀念,也讓她體認到,在全球一片有機的流行風潮背後,其實許多人對於有機的概念還是一知半解,心態上也趨向於追求功利、速效。

繞遠走別人不看好的路

余宛如觀察,在台灣,要尋求有機認證,不但要擁有龐大財力及土地,認證的費用也極高,除了大型財團,一般小農根本無法奢望。「所以我們希望引進除了有機(OrganicCertified)以外的另類國際農業認證,例如公平貿易認證,既可追求社會公平、又能促進生態保育,希望激活台灣社會接受更多元的認證及價值。」

再探究台灣市場,她發現,雖然公平貿易的觀念在全球先進國家日益普及,鼓吹消費者消費時要注意商品背後的來源及正義性,但望遍整個華文世界,竟然沒有一家代理商,有拿到全球最普遍的「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認證!

於是余宛如與徐文彥看到機會,想把歐美的公平貿易帶到台灣試行。

簡言之,「公平貿易」就是保障第三世界農產品的最低收購價,不被跨國企業、盤商層層剝削;消費者購買這個體系認證的商品,等於買到有保障、高品質的商品,也間接投資、改善了產地農民的醫療、教育與社會處境。

創業之初,他倆選定從咖啡著手。一來,咖啡是台灣人普遍熱愛的飲品,且會重複購買;二來,台灣咖啡大部份藉助進口,所以進口第三世界咖啡豆,不至於衝擊本地產業。

但當他們四處拜訪台灣各大生豆貿易商時,卻吃足閉門羹,貿易商一致認為公平貿易咖啡市場太小,沒興趣。「沒人肯做,我們只好自己跳下去申請認證了。」徐文彥笑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