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為了實踐,我不後悔

從社運份子變身為內閣官員,王如玄從當年抨擊政策的學者,成了被勞工團體砲轟的對象。身邊親近的僚屬說:「不是沒看過王如玄掉眼淚的時候,但為了理念,很多事她就不那麼在乎。」

採訪王如玄當天,勞委會門口正巧有勞工因為沒領到薪資,前來拉布條抗議。王如玄像一陣風般捲進來:「每天都這樣,你看我頭上都是包。」

接掌勞委會即將屆滿1年,王如玄的直率還是一樣沒變,倒是印證了一年前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對她受邀入閣的觀察:「就算進入體系也不會官僚化。」只是本來已經夠快的節奏,現在變得更快,「最近還有人發函給我,抱怨我說話太快,我懷疑是立法院的議事記錄,」王如玄大笑著說。

王如玄是婦運界的悍將,在台灣女性立法運動史上,絕對有她的位置。1993年她為反抗家暴的鄧如雯出面辯護,1996年義務代理國內第一件外籍女傭指控雇主強暴案例,攸關女性權益至鉅的兩性平等工作法與民法親屬編修訂,王如玄更是背後的重要推手。

只是從社運份子變身為內閣官員,扛下的又是對失業問題責無旁貸的勞委會,這一年來,王如玄親上火線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甚至也從當年抨擊政策的學者,成了被勞工團體砲轟的對象。身邊親近的僚屬說,不是沒看過王如玄掉眼淚的時候,但為了理念,「很多事她就不那麼在乎。」

不諱言勞委會在各部會中仍屬相對「弱勢」,為了貫徹執行力,王如玄形容自己常要「主委兼課長兼科員」。但就像6年前她接受台大校友雙月刊採訪時談到對自己的期許:「改變法律、創造制度、改善社會。」這是個最艱困的時間點,卻也是最能發揮影響力的時候。

Q:官辦就業博覽會剛結束,看到你特別跳出來說每個職缺都是「貨真價實」,相信跟這陣子有些批評認為政府釋出的就業機會是「空包彈」有關。這是外界的誤解嗎?

大家覺得職缺不真實有幾個理由,我只能說它一定是真實的,但能不能符合那麼多人期待,可能中間會有落差。

譬如說教育部釋出6萬多個職缺到企業實習,很多人還是覺得不符期待,因為只有95~98學年度畢業的學生可以。有些人認為短期的工作不是工作,這是定義的問題。職缺是不是真的有?真的有,但可能不是他要的,符合一輩子能做的工作。

那天的真實情況是,能釋出10幾、20個職缺的廠商,我們才讓他擺攤。沒辦法進駐的廠商,我們就設統一櫃檯代收件、代轉件,作後續媒合。都有廠商進不來了,何必去造假?

Q另:一種說法是,當中很多工作屬於過渡性質,無法提升當事人的長期競爭力?

院長很重視這件事,他期望釋出的職缺能滿足兩個要素:對社會有幫助,對個人能提升技能。所以公部門釋出的所有短期職缺,勞委會都透過專案讓他能參加在職進修,還有補助學員的費用。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