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頭在雲端裡,腳要在地面上

黃薇,《VOGUE》雜誌國際中文版編輯顧問、時尚節目主持人。 早年留學瑞士,並在加拿大大學學府UBC服裝系主修服裝設計與美術商業管理,曾在加拿大、香港從事設計、百貨採購。 近年來積極從事寫作,作品包括《脫衣術》、《粉紅力》、以及新書《微調術》。

螢光幕前暢談時尚,今天是一種極普遍的節目型態。但說到開風氣之先,絕不能忽略這個名字--黃薇。

媒體圈封她「時尚教母」不是沒有理由。黃薇打破台灣接收訊息總是屈居二手的局面,第一個進入巴黎時尚後台,與國際設計大師面對面;她也成功開創了所謂「時尚主播」的新角色,穿梭在世界各大城市秀展,帶動報導、評論時尚的潮流。

朝九晚五的officelady難免羨慕黃薇豐富多彩的視野與歷練,但很少人注意到,黃薇其實是在結婚、生子、超過30歲後才真正開啟這段生涯。在這之前,她做過百貨採購、幫加工廠設計出口內衣……。說來有些「大器晚成」的經歷,「讓我更相信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現在你會以為人生不過就這樣子,我告訴你,絕對不是。還早咧!」黃薇大笑著說。

是什麼樣的成長養成她獨特的美感與品味?又是什麼樣的機緣造就黃薇與眾不同的工作軌跡?如何面對人生中的選擇與困惑,黃薇自有她的獨到體會。

你問我為什麼特別對「美」敏感?從我生下來,到我有記憶,這件事情是很自然的,因為我媽媽就是那樣生活。她在社交圈很活躍,是第一屆中國小姐的後台媽媽,教她們禮儀。她會做自己的衣服,跟朋友間有小小的服裝秀,她的社團辦插花課、烹飪課,這就是她的生活方式。

如果要在烹飪課教蛋糕,媽媽會說:「妹妹妳來幫我。」我印象很深,我們出去散步,在圍牆邊摘片葉子,回家後,媽媽把它洗得很乾淨,巧克力溶化後倒在葉子上,乾了分開,就成了一片巧克力葉,用來裝飾蛋糕。我們出去撿葉子時,會很自然地說哪一片葉子好看,或哪一種葉子是她要的,我很小就知道:美真的是無所不在。

出國念書給我最大的財富

因為一個起心動念,你的人生從此就不一樣。會出國念書,是因為當時有個瑞士銀行家,跟我爸爸有生意上的來往,他在我們家吃飯時隨口提到:「瑞士的父母在小孩13、14歲時就把他們送去住校,你要不要去?」我說:「好呀!」因為他把瑞士說的很有趣,我很嚮往。這一說好,他回去就幫我收集了很多資訊,寄給我父親。

瑞士那兩年對我影響非常大。一班100個女孩子來自50幾個不同國家或地方,生活在一起,最普通的吃喝拉撒方式都不一樣。那兩年給我最大的資產,就是開放的態度。後來我不排斥任何跟我不同的想法,沒有任何預設立場,這是給我一生最大的財富。

一定要去「做」

這兩年也讓我沒有框框。從這條路到那條路,只能這樣走嗎?不一定。它讓我很輻射狀地去思考,哪裡有一扇門開了,我就往哪裡走。

念完書,我在百貨公司做採辦,後來到香港服裝工廠去做事,也由於那段時間的工作,我學會了廣東話,因為要跟工人溝通。

我也做過業務,一起跟工廠老闆去把設計的東西賣給人家,東西被人家挑來挑去。回到台灣後,我幫羊毛局設計衣服,也在PUMA做過。我還記得那時候的運動服都很基本,我開始設計比較花俏的菱格紋時,被總公司退回來,說它太花俏,對我那是很大的打擊。但一年半以後,愛迪達做了菱格紋,全世界大賣。令我高興的是,總裁寫了一封信給我,他用的字是:「那時候沒有遠見看見妳的思維。」一個高位子的人,每天應付這麼多事,還有這個心,這件事讓我到今天都覺得非常重要。

現在任何走這行的人來問我,我都說你要去「做」。因為你不做,永遠不知道那個崗位面臨的問題。設計這件事最容易好高騖遠、不切實際,所以到今天,我都講說:「頭要在雲端裡,但腳要在地上。」你一定要有很開闊,不受任何限制的幻想力,但怎麼實踐?要腳踏實地。

怎麼解決困難,就是機會

我進平面跟電視媒體,差不多是同一個時間,這也是個巧合。當時方芳芳主持《玫瑰之夜》,因為她的男朋友認識我,知道我從國外回來,就介紹我幫她做造型。那時電視圈還沒有人做幕後造型這行業,所有主持人都是自己打理自己。

有一次,我們在後台聊到如何走出攝影棚,讓觀眾看到世界。我就說,我認識國外的朋友,可以去他們的酒莊看看,他們的美學跟生活方式跟台灣很不一樣,值得透過螢幕介紹。製作人說:好,去啊!聯絡後,朋友願意贊助,但方芳芳卻臨時不能去,只好換成我自己去。

因為有朋友認識劉炳森(現任康泰納仕綜合媒體事業董事長),他當時在《ELLE》雜誌,我就自告奮勇打電話給他,說有機會拍些fashion的素材,他說好啊!我又去找葛福鴻合作,後來拍回來的東西,平面材料給雜誌,至於影像,葛福鴻對我說:「黃薇,妳就自己上去講啦!」就這樣,我從幕後走到幕前,完全是無心的。

這就是機會。本來我想促成的事情碰到困難,可以怎麼去解決?

劉炳森給了我很多機會訓練自己。我還記得他第一次要我上台,對台下200多個人講這一季的流行,我緊張到發抖,自己掐自己的腿。他在我旁邊對我說:「妳還好吧?沒事沒事。」(笑)

我從沒有設定目標人生要怎麼樣,我只設定不離開這個行業。設定方向的好處是你不會走得太偏,但結果是不是你想的那樣,不一定的。而我的幸運是:這行業中的每一環我都做過了,所以現在看事情更完整。

面對選擇,有時候我憑直覺:這好像不是我要的,先擱擱再講。我剛回來,徐莉玲找我設計自有品牌的衣服,我也沒去啊!很多事情是你現在沒有答案,就放著再說吧!

用感動面對困惑

在這行20幾年,會不會有困惑?會啊!我常常有。

像我剛從巴黎看完高級訂製服秀回來,在全世界都對未來沒有安全感的氣候中,我卻在看一個夢幻世界。買一件衣服可以養一家人一年,讓人忽然間價值錯亂。碰到這種剎那,我會很矛盾:我每天傳遞這些,到底代表什麼?

今天早上,我突然覺得答案很簡單:你不一定要擁有它,但只要它的美可以感動你,在感動那一刻,它就是個正面的力量。像香奈兒會場的布置,用剪紙手法把山茶花變成立體。紙是最便宜的布置材料,但它美到讓你一進去「啊!」地倒抽一口冷氣。你真的覺得只要有創意,手夠巧,可以改變一切。

雖然矛盾的點太多太多(笑),但這一、兩個剎那讓我感動時,所有都值得。我已經學會讓工作中細微的感動跟困惑對話,就可以繼續下去。

我從不覺得我的工作讓人羨慕。費瑞(GianfrancoFerre)還在世時,替迪奧做設計,名聲很大。我問他說:「功成名就帶給你什麼?」他說:「每天回家,我都把那些留在門口,進了這扇門,我還是我。」所以不管你做什麼工作,當工作沒有的時候,你是誰比較重要!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