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希拉蕊教我的關係學:生涯轉向當老二

美國總統歐巴馬組執政團隊,第一樁叫人驚豔的決定,拉參議員希拉蕊入閣,擔任總統之下,眾官之上的國務卿。

歐巴馬這決定,有人叫好,有人悲觀,但都承認,出人意表。至少,可暫時化解黨內初選時,結下的恩怨梁子,爭取到民主黨的團結契機,使「攘外必先安內」戰略,有了好的開始。

歐巴馬有他關係策略上,「擴大戰友,減少敵人」的布局,反觀希拉蕊,她又在想什麼呢?

她捨棄參議員安穩寶座,去屈就競選對手歐巴馬的屬下,即便國務卿角色,萬人之上,一人之下,遠比「參議院百分之一」的參議員,更具曝光度與影響力,可是,國務卿終究是要跟總統搭配的角色,必須以總統的意志為意志,沒任期保障,幹不好,或總統不滿意,隨時得走人。即便幹得出色,也不能把光彩攬在自己身上,而把總統晾在一邊。從沒聽說過,美國歷史上有哪位國務卿,是跟總統一路對抗的。倒是,參議員跟總統對幹,豎立聲望的,不乏其人。希拉蕊捨參議員,換國務卿,圖什麼?

這是關係講堂上,有趣又很棒的一課。倘若,當不了老大,做不成No.1,你該不該退而求其次,甘心當老二,做No.2呢?

我的建議是,你有兩種選擇。現在很夯的「藍海策略」,是一種可能,勇敢換戰場重新開始,不必陷在紅海裡廝殺得你死我活。其實,唐朝傳奇故事的主人翁虯髯客,不早就示範了藍海戰略?他避開唐太宗李世民,轉赴南方異域另闢疆場,就是寧為雞首,不為牛尾的堅持。

另項可能呢?是你認清了形勢,比較了自己與「頭號對手」之間的優劣條件,了解了自己剩下的選擇空間,再對自己的生涯做個理性、客觀的判斷,然後,適時的,接受「老二哲學」,把「做老大」的夢想執著,轉換成「當最佳幫手」的生涯改造。而幸運的是,你的頭號對手,又願意把你納入他的團隊,甚至,願意拱你當二把手。情勢如此,你再不把握,那可能就是笨蛋了。

老大和老二的互利關係

關係學上,把敵我競爭關係,改造成大當家、二當家的夥伴關係,不乏成例,毛澤東與周恩來,是政治上的例子。原先屬黨內對手的周恩來,一發現毛澤東未來領袖地位幾乎確立後,第一個反應,是表態效忠,願當抬轎者。他的能力有目共睹,毛澤東自然樂意有他抬轎,這就搭起了兩人「共事的橋梁」,數十年不變。毛澤東再怎麼天翻地覆,周恩來總能默默為毛老大擦屁股、做補救。沒周恩來,中共統治歷史,不知會是怎樣一幅圖像!這是周恩來聰明之處,繼續搶當老大,可能早就消失於權力的整肅名單裡了。同樣,這何嘗不也是毛澤東聰明之處,有能力的對手既然肯屈就麾下,俯首稱臣,何不順勢收編,以減少敵對,擴張實力?

商場上,以購併手法,擴張企業版圖者,常面臨類似情境。在大吃小之後,是否繼續禮遇被購併公司的老闆,讓他在更大體系內擔任副董;或信賴他,繼續由他領導原公司。而一旦留不住,被購併者出走,再戰江湖,乃至成為購併者新的心腹大患,實所多有。

半導體競爭的擂臺上,台積電張忠謀與中芯張汝京的「兩張的故事」,是都想當老大,必然出現的「商戰傳奇」。簡單講,晶圓代工的老大台積電,吃掉老三世大半導體,卻留不住張汝京。在台灣,台積電、聯電分居第一、第二,張汝京則奔向中國大陸,另創中芯半導體,在中國的政策扶持下,竄升極快。倘若,這故事不是這樣發展,而是張忠謀留住了張汝京,那半導體擂臺賽,又是怎樣的光景呢?

也許,張汝京對自己的生涯,有更大願景?也許,希拉蕊盤算的,是另一幅圖像?不管怎麼說,對比較多的職場人,另闢疆場,再戰江湖的選擇,要考量太多「機會成本」,要考慮自己生命與身體的資源還剩多少?相形之下,有機會當老二,轉型成「最佳幫手」,而不至於落落寡歡一輩子,恐怕還是相對有把握的抉擇吧。

希拉蕊失利於總統提名,卻掌握住國務卿擦身的機會,不失為生涯規劃的一次聰明選擇。她還是為我,上了一堂好課。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