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困難,就是讓你與眾不同的轉捩點

竇騰璜跟張李玉菁,一直是國內時裝設計師中的超人氣品牌,這對各具特色卻又默契十足的拍檔,最擅長把對立、矛盾的元素組合出令人驚豔的美感與率性,難怪許多時尚名人都是「STEPHANE DOUCHANGLEE YUGIN」(兩人以英文名字組合為品牌名)的忠實愛好者。

只從成績面來看,會覺得竇騰璜天生就該走時裝設計這條路。實踐家專服裝設計科畢業前,他就奪得中華民國第四屆服裝設計新人獎第一名,畢業後進入設計公司當品牌設計師,又立刻代表台灣到巴黎參加法國國際年輕設計師競賽,年紀輕輕就嶄露頭角。

但仔細聊起來才發現,背後其實也是一連串選擇、堅持跟奮鬥組成的軌跡。因為始終沒放棄,反而讓他獨樹一幟,建立自己的風格。

竇騰璜常常談流行、談趨勢,卻很少談自己,這次難得跟《Cheers》雜誌分享他一路走來的成長歷程。

我媽媽是女裝裁縫師,也開班授徒,我們家有很多她買的日本服裝雜誌,或客人帶來的流行書,像早期的《VOGUE》雜誌。從小接觸這些,我5歲就會做洋娃娃的衣服,對我來講,那是很自然的動作。

開始學服裝以後才發現,我小時候照書上版型做的洋娃娃衣服,竟然是川久保玲在197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初推出的乞丐裝,滿好玩的(笑)。

過年時,我媽媽會幫我做衣服,我也會自己指定款式,甚至要求縫線要配什麼色,我媽媽跟阿姨們都覺得我是很奇怪的小孩,那時候我就是個異類。

當時男孩子都是念電機與電子,我也搭上那班列車,念了台中高工。雖然成績也有80幾分,但我看到同學因為做的是自己有興趣的事,成就都比我高,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應該不能往那條路走。

本來我不知道有實踐,也不知道有三專,只知道輔大織品。是陪一個很好的朋友在大學聯考落榜後買三專簡章,翻一翻發現有實踐,我才開始念歷史地理。後來我就自己到台北來念書,半工半讀。

把手上要做的做好,不必求第一

一開始家裡也不以為然,但我自己滿有主見。那個年代,男生織毛線,或抱一個模特兒人頭去坐公車,是滿奇怪的。實踐一年級入學時,男生只佔三分之一,到二年級有些人會去重考、轉系,留下來更少。

我完全靠自己過生活,一年級時,下課就去打工,有時候打工太累,早上有些課也不見得會去。但二年級時,老師用抽籤決定班上誰能去看fashion秀,我拿到其中一張邀請卡,看完後發現時裝跟我想像的不大一樣,充滿了感動。

我覺得不該再花太多時間打工。剛好二年級要去校外實習,我自己跟老師們沒有很深的關係,不容易靠老師介紹,如果我有自己的作品,就可以拿作品自我推薦。所以我去參加新人獎,因為至少有專業模特兒穿上我做的衣服,照片效果比較好。

我的工作哲學很簡單,就是把每件事做好,但也不至於一定要成為最頂尖的某個人。就像我參加新人獎,對自己的期許是絕對不會當最後一名,因為太沒面子(笑),但也不會說我一定要第一名。我不會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不過,不管什麼時候,我永遠會把手上可掌握的部份發揮最大效益,把它做到最好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