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永遠只給自己80分

楊培安,歌手,文藻外語學院畢業。曾任TNT樂團主唱、高雄港都電台DJ。 2006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午夜兩點半的我》, 以一曲「我相信」為台灣啤酒代言,深入人心。 去年入圍第19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 並受邀演唱高雄2009世界運動會的主題曲「看見全世界」。

22度的嘹亮音域造就他「鐵肺王子」、「高音之神」等各種稱號,那種撼動人心的高亢與清越,讓人只要聽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忘記。

在pub駐唱十餘年,卻在3年前才推出第一張唱片,「充滿實力卻缺乏機會」,曾經是楊培安生涯的寫照。但天生的好聲音,仍然使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一首搭配台灣啤酒廣告的「我相信」,就跟當年張雨生的「我的未來不是夢」一樣,振奮許多人的夢想與心靈,也讓「楊培安」3個字開始成為歌壇一個與眾不同、受人注目的名字。

光憑歌聲中雄渾飽滿的能量,會以為楊培安一定是個陽光型男,但跟他聊起來時,才發現背後盡是顛簸。「有時候我唱這些歌很愧對大家,因為我自己不是那麼樂觀的人,」他帶點不好意思地說,「但我希望大家聽到音樂的時候,可以被激勵。」

雖然兜兜轉轉,但楊培安始終沒忘記自己的理想。去年他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同時受邀主唱高雄世界運動會主題曲「看見全世界」,「倒吃甘蔗」般的生涯軌跡,猶如過去的奮鬥終於有了回報。其實,不只是聽他的歌,看楊培安的故事,同樣可以讓人得到激勵。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對於唱歌,在文藻外語學院念書時是我的轉捩點。老爹(指搖滾團體「迪克牛仔」主唱)之前是這邊熱門音樂社的指導老師,我不是這個社團的成員,但我同班同學是,專二下學期的社團成果展中,他們缺唱歌的人,我被找去當槍手,唱完之後,老爹就問我:「你聲音滿高的,我樂團需要一個這樣的人,你要不要來?」

所以我是在文藻念書時,正式進入樂團。後來3年多,我參加很多全國性比賽,甚至於長期在pub唱歌,都跟這緣分有很大的關係。

每次參加比賽,都有唱片公司跟我接觸,但他們提出來的要求都是:你可不可以休學?或是轉學到台北去?我拒絕了,雖然我很喜歡唱歌,也知道機會得來不易,但我認為完成學業還是比較重要,所以都沒有答應。

退伍後,我到飯店當櫃臺接待員,做了快一年。後來學生時代組團的朋友在pub裡面唱,希望我可以去當主唱,所以我剛開始兩份工作兼著做,可是後來發現身體受不了,必須下決定取捨,思考後,我把飯店的工作辭掉,就這樣持續在pub唱了十多年。

理想與現實衝突,曾經1個月收入1,000元

能夠支撐我唱那麼久,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我真的很愛唱歌。可是剛開始就面臨很大的問題,因為我喜歡跟熟悉的都是西洋搖滾樂,但來pub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起初我會的歌不超過20首,當時壓力很大。

第一個階段,我慢慢去適應pub的生態,讓來的人注意到我,讓他們肯定你唱歌好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唱他們想聽的歌。所以從剛出道,到最後一天在pub駐唱結束,我都習慣收集點歌單,只要一首歌出現機率高,我就會把它練好。

第二個階段,開始出現理想跟現實的衝突。我不是名義上的團長,但或許因為我的個性,也因為我是主唱,後來我除了唱歌之外,也必須像經紀人一樣接場。有些pub老闆其實是黑道背景,做一做付不出錢就耍老大。很多次我甚至一個人開著車去外地找黑道大哥要錢。那段時間我很沮喪,因為我不是單純唱歌,還要負責這些有的沒的。我不想管,可是我不能不管。

這種狀況一直循環,負面情緒不斷累積,沒辦法透過發洩得到紓解,我的壓力到達極點,甚至會在台上出現不理智的舉動,我決定不管怎麼樣,我都不要唱了。

一直到後來我發片,這段過渡期大概有一年多到兩年,我的經濟狀況很差,在電台當假日DJ,可是薪水很微薄,每個星期兩小時,一個月8小時,薪水只有1,000元。即便有段時間我做深夜帶狀的節目,一個月薪水也不過6、7,000元,跟我在pub駐唱不成正比,落差很大。為了維持生計,我也去接廣告配音,做一些簡單的後製。

公司願意賭一把,我要不要賭?

我一直在思索,放棄唱歌後,我到底要幹什麼?我想過要做專職的DJ,但電台沒有空缺,我頂多只能做假日兼職的DJ。就在那時候,有一次我去找小琥姐(指歌手黃小琥)聊天,剛好在她住宿的飯店門口遇到製作人陳國華,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後他跟我連絡,說他手上有一個案子需要搖滾、高亢的聲音,所以希望我把之前唱過的demo(樣本唱片)寄給他。

聽過我的聲音後,他就把帶子拿給我現在唱片公司的老闆──陳大力先生聽,他聽完後說,把我簽過來。當時我的年紀已經快34歲了,現在這個圈子需要的都是年輕、有偶像特質,不然就是除了唱歌外,還有其他經濟附加價值的歌手。前面兩個條件我都不符合,而且我只想唱歌。

陳國華一直不斷說服我,最後一次他帶了一句陳大力的話:「老闆要我告訴你,他沒看過你,也知道你年紀大了,但他還是想簽你,因為他喜歡你的聲音。唱片公司願意賭,你要不要賭?」

我考慮了一下,如果這家公司願意搏,我要不要給我自己這個機會?我決定去賭這一把。

簽了以後運氣很好,因為「我相信」這首歌搭配了台灣啤酒的廣告,很多人開始認識我的聲音。其實,我只有在唱歌的時候,透過歌聲傳遞正面的力量,比較能說服我自己(笑)。我是雙子座B型,其實很悲觀,有時候覺得唱這些歌很愧對大家,因為我不是那麼樂觀的人,但我希望大家聽到這些音樂的時候,可以被激勵。

如果覺得你跟別人不一樣,那就完蛋了

在pub那段坎坷,幫助我現在有比較成熟穩重的想法,我跟陳國華聊過,如果早10年發片,我的脾氣跟個性就會像20幾歲那樣急躁,待人處世不會像現在這麼圓融。我現在等於用過去涉獵過的每個環節,扮演好現在這個角色需要面對的一切。我很珍惜我現在所有的。我永遠只給自己80分,因為我要一直砥礪自己不斷進步,超越現在。在這個圈子裡,我所擁有的優勢就只有聲音,沒有其他。

對我來說,歌手只是一個身分而已,我一直告訴我自己:「你覺得你跟別人不一樣,你就完蛋了。」以前年輕參加學生樂團時很自負,覺得別人唱的都比我低,「我比你唱得好,我要把你幹掉。」可是沒有用,我得過全國熱門音樂大賽最佳主唱,但我並沒有馬上出唱片,得獎並不代表什麼。

所以,現在我最常跟人家講的一句話就是「謝謝」。如果你做了什麼,讓別人覺得有價值,你應該要謝謝他,因為他肯定你。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