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最明確的目標就是不明確

丁乃箏與丁乃竺是台灣劇場工作者中極其出色的姊妹花。姊姊丁乃竺跟先生賴聲川共同創辦享譽國際的表演工作坊,妹妹丁乃箏除了是優秀的舞台劇演員,更具編劇、導演多重才華於一身。

但兩人風格卻大不相同,丁乃竺溫婉平易,丁乃箏卻非常現代有個性。如同香港名劇場導演林奕華的觀察:「她讓人覺得獨立、摩登、快人快語、有時代感。」2001年,改編張愛玲作品高達8次的林奕華毫不猶豫邀丁乃箏演出《張愛玲,請留言》的張愛玲一角,在香港引起極大回響。

最近,丁乃箏又多了一個新身分:電影導演。她所執導的《這兒是香格里拉》,描寫一個因兒子意外身亡、夫妻感情不睦的母親,某天發現兒子生前留下的尋寶字條,於是遠赴雲南香格里拉,在過程中療傷、追尋靈魂深處的故事。

聊起電影、聊起戲劇、聊起人生,丁乃箏侃侃而談。一種女性實踐自我淬煉出的風采,在她臉上充分展現。

我們家7個小孩,我的個人風格最鮮明。像乃竺很平易近人,三姊是家庭主婦,在別人眼裡,她們是可以拿一般標準去看的,但我不是。

小時候,我沒有一張照片是對著鏡頭笑的,因為我只要看到相機,就算本來很高興也會板起臉來。我就是叛逆,大家叫我做的事,我就絕不會去做。只要是教條,我就會反。

所以我也對念大學沒有太大興趣,只是不念,對家裡來講,不可以。因為不知道要念什麼,我堂妹說:來念比較文學吧,她在柏克萊念比較文學,我就去了。後來人家都說:「那很難念哩!怎麼會有人叫妳去念,妳就去念!」(笑)

從文學中發現表演的興趣

但念文學後,我是高興的,因為文學中有很多想像空間。我也從中發現自己喜歡表演,念希臘悲劇時,我最喜歡它的劇本,每個當中的人物對我來講都是活生生的,所以後來想試著演戲。我念到大四才走進戲劇,自己去選戲劇課,在課程中發現:原來我早就該念戲劇了。

我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其實從小到大,我極不愛見人,家裡請客,我能躲就躲,就是不要見人。連家人都覺得:妳那麼奇怪還想要演戲。

但表演對我來說是舒服的,站上舞台,燈一暗,我覺得我是屬於我自己,並不是像觀眾覺得「你是屬於我們的」。演員又可以走進不同人的生活,詮釋他們,對我來講很有意思。

剛開始只是跟著姊姊、姊夫玩,他們也覺得我是在「玩」,可是後來就一直走下來了。我一直希望自己走出不一樣的路,可是我並不清楚那條路到底是什麼。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因為這個「不清楚」,我反而走出了一條路。

所以,我最明確的目標是不明確(大笑)。

不要小孩,但內在的小孩一直存在

念文學對我的表演有很大幫助,因為它奠定我文化的底子。但做演員最重要的還是對人生的體驗,所以我自己一直覺得20幾歲演的戲是絕對不能看的(笑)。

在《暗戀桃花源》中演春花,是我第一次穿上古裝演古裝戲,我自己一直是個很現代的人,光是扮古裝都覺得有距離。而且又要跟顧寶明、李立群這樣的「戲精」對戲,當中我學到什麼是戲劇中的節奏,對我是一大突破。

後來到香港演張愛玲,我一度不知道要怎麼「做」張愛玲,當導演林奕華說,我不要妳「演」張愛玲,而是從不斷閱讀她的作品中,讓觀眾「感受」到張愛玲時,我又要跳舞,又要用不是母語的廣東話來演戲,演完又是另外一個境界。

我很喜歡看電影,但成為一個電影導演,真的,從來沒想過。成為電影演員,想過,但不是我最大的願望。做劇場對我來說一直是很適當的,我屬於劇場。

這次拍電影像是對我的一種呼喚,是很奇特的一種經驗。第一次拍電影就從台北拍到香格里拉,現在還要到開羅參加影展,這部電影帶我去了很多很遙遠,我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去的地方。

本來這劇本是個音樂歌舞劇,台灣演完後,劇本就擺一邊了。我在想劇本時,靈感來自從小最喜歡的《小王子》,裡面那種浪漫的理想對我影響很深。可是寫著寫著,就發現小孩跟母親的成分變得很重,等到發展成電影劇本時,又更濃了。寫完以後,我也問我自己,怎麼會寫出這樣一個故事?

早期我覺得我是最不會結婚的人,後來結婚了;我說我不想要小孩,我真的沒有小孩,但其實親情的東西很容易打動我。我想這一定是我內在中小孩的那部份一直存在,再加上我跟我媽媽感情很深,我從小就是家裡小孩中最黏她的。

自由比感情跟物質都重要

為什麼不想結婚也不要小孩?小時候我看到我母親的傳統角色,我就跟我自己說:我不要當這樣的好太太。我要的是自由,如果要結婚,除非找到一個人肯給我自由。

很多年以後,我才發現自由對我這麼重要,重要過物質、重要過感情。很幸運的是,我先生真的是這樣一個人(編按:丁乃箏先生為美國人TonyTaylor),他從來不對我說去做飯之類的,反而會問我現在工作怎麼樣,角色怎麼樣這種問題。我跟我先生除了是夫妻以外,真的是各做各的(笑)。

我不要小孩,也純粹是因為看到我媽媽帶7個小孩長大,有些事不必親身體會,看到都替她累,帶小孩這件事,對我來說,夠了。

我一直覺得女人追尋的比男人多很多,男人好像一生下來就是屬於社會的,追尋自己的定位對他們而言從來不是大問題。但對女人來講一直是。不管成為母親或女強人,女人的追尋都很強烈,只是早期在傳統中,女人被固定在家裡。但當妳愈被固定,妳嚮往外面的心就愈強。

不用「搶著被大家要」

說起來,我的人生曲折真的比別人少,妳問我為什麼會有今天的成績?我想可能是一種超出別人的毅力。

我真的太不屑這個圈子中很多人必須以「搶著被大家要」來證明自己「紅」,我不願意一心二用或多用,我是不願意一次服侍兩個丈夫的人(笑)。

幾乎每演完一齣戲,我都會問自己還要不要演下去。尤其女演員的壽命很短,劇場已經比較可以延長女演員壽命,因為它沒有特寫鏡頭,但妳也知道能夠演的角色愈來愈少。這種反反覆覆永遠都在,它來了妳就接受,最重要的是,妳還有沒有下一次機會?

我其實一直在做不聰明的事情,但要是早在10年前跟自己說不要再演了,就不會有後來的機會,可能這就是原因吧!

丁乃箏,畢業於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比較文學系,為「表演工作坊」核心團員,也是劇場演員、編劇和導演。

作品包括《他和他的兩個老婆》、《這兒是香格里拉》、《絕不付帳!》、《來,大家一起來跳舞》等等。明年初上映的《這兒是香格里拉》為第一部執導的電影。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