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可以忠心,絕不可愚忠

上下關係,打理得好不好,常常決定我們生涯發展的關鍵。先有千里馬,或先有伯樂,如同雞生蛋、蛋生雞,是道好哲學思索題,可是我們在職場上,在人生發展的際遇上,這卻是一個再怎樣都不能忽視的迫切課題:你要有能力判斷,碰到的是好長官,好伯樂,還是豬頭上司,爛老闆?

要老闆如伯樂,能看出你千里馬的潛質,你須認真、須表現突出,不讓長官失望。然而職場上,才氣、能力常是一碼事,「對上關係」好不好,其效果往往是另一碼事。於是,在長官眼裡,死忠與否,便成為他是否挺你到底的關鍵指標了。

弔詭在於,某一長官眼裡的死忠,於旁人眼裡,卻等於派系或「某人班底」的代名詞。在「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文化醬缸裡,屬下若跟對人,長官有發展,當然跟著發展。不過,拉拔者若出了事,走到頂,上不去了,你的前程大概也差不多,跟著完蛋。這還算好,若一路提拔你的長官,作奸犯科了,說不定連帶把你拖下水,自己怎麼死的,都搞不清楚呢。

所以,「對上關係」要好,可該好到什麼程度?在經營「對上關係」時,如何維持一定的自我空間與獨立性?這是關係講堂上,很難講清楚、學得巧的關卡。

評估你的忍耐與忠心是否值得

你會遇上怎樣的老闆?遭逢怎樣的長官?不是自己能選擇的。這際遇,多少靠點運氣。可是,碰上了與你不對盤的長官,你是始終逆來順受呢?還是努力扭轉他的刻板印象?或,在該轉彎的時刻,你勇敢另覓良木而棲?這就完全是自己的責任了,怨不得旁人。

我常說,關係學,就是「認識自我」的連續課程,活到老學到老,絕無修滿學分畢業的一日。其理由,端在此。一個連描繪自己性格圖像都不清楚的人,即便上再多關係講堂,也參不透箇中奧妙,因為他根本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

碰到豬頭長官、爛老闆,若你僅圖一份餬口工作,當然可以百般忍受。若你要的,是更好的職場發展,是更有質地的生活品質,那就得思考「現階段的忍受」,值不值得?奇異前總裁傑克‧威爾許(JackWelch)曾回答過類似問題,「在(選項A)好公司、爛主管的環境裡工作;(選項B)到好主管、評價一般的公司上班。哪個好呢?」

威爾許提供的建議是「選項A」。他的分析,很理性,長期來看,主管會換人,但公司若能長期、健全發展,通常它的獲利都很穩定,就個人職場的判斷而言,選一家好公司,長期待下來,忍受爛主管一時的蠻橫,得失之間,依舊值得。

或許沒錯。可我的確看過,一些滿賺錢的公司企業,其老闆志得意滿,躊躇滿志,訓起員工、屬下,簡直不把人當人看。為什麼被K、被損的人,還肯待下去?「混口飯吃嘛」是標準答案,值得玩味的是,這些老闆還真是出手大方,給的薪資或獎金,硬比同業、比行情高出許多?「人為財死」,或許誇張,但要一般上班族,為較高薪水而忍受一時屈辱,這彈性可就大了。

忍受豬頭老闆,不可愚昧成習

我是個職場過來人,如今,依然要揣摩「許多老闆」的眼色,來賺取生活費,或摸索未來的前景。我很清楚,忍一時之不快,保全家衣食安定的「成本效益計算」。

正因我是過來人,我同樣可以告訴職場年輕人,這「忍一時」豬頭老闆的自我安慰,千萬不可成習慣。忍耐豬頭成習慣,最可怕的,會消磨掉年輕人該有的自尊;進而,局限了探索外在新機會的勇氣。人生,不會再有另一個二十世代、三十世代,我們忍受豬頭老闆一旦成了宿命,有一天,我們當上主管、做了老闆,亦會不自覺的以豬頭臉色對待下屬。小說家張愛玲在《金鎖記》裡,描述苦媳婦熬成婆以後,變本加厲欺壓自己媳婦的心態,很可以警惕職場年輕人,忍受豬頭的「那一時之不快」,絕不能成習慣。

依短期的計算效益,去忍受豬頭長官,可以。但一定要常常提醒自己,「忍受」不等於「認可」,「忠心」不等同「愚昧」,在關鍵時刻還是要敢跟老闆、長官,說抱歉,我可以不幹!

作者蔡詩萍現為作家、資深媒體人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