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郎祖筠:跟別人比,永遠都有令你傷心的時候

本來採訪郎祖筠的主題,是她對戲劇一路走來的熱情,沒想到發出邀約隔天,她就宣布演完最後一檔《梁山伯與祝英台》後,將結束成立8年的春禾劇團。於是湊巧地,選在一個最痛的時刻,她談起她的最愛。

8年來,郎祖筠幾乎把所有積蓄都投入春禾,但長期虧損累積出的400多萬元債務,加上父親郎叔罹患失智症,蠟燭兩頭燒的壓力終於讓她做下壯士斷腕的決定。

儘管仍是幾度泛著淚光,但個性豪爽的郎祖筠說,她的生活哲學就像《亂世佳人》中的郝思嘉一樣,今天痛過了,明天繼續走下去。「春禾不再做戲,但郎祖筠仍在劇場裡,」理想的火苗只是換個形式繼續燃燒。

這一天,在春禾的排練場中,郎祖筠如往常般走位、拉筋,搖著「梁山伯」的摺扇清唱。春禾即將吹起的雖是熄燈號,但謝幕時仍要盡全力搏得滿堂采……。

做下結束春禾劇團的決定,有啊,我有崩潰啊,喝醉兩天,睡了一天。我那天去看爸爸回來,就崩潰了。

回來以後,我坐在劇場說:「老娘要喝酒。」三口紅酒,醉到天亮。後來還打電話騷擾趙自強:「你好樣的!我們一起做劇團,操,你居然那麼大,幹!我要收了!你還是比我行!」就把電話掛了,搞得他莫名其妙(忍不住大笑)。

意識到這個問題已經一段時間,只是我不願意面對。直到我弟弟說:「妳就承認吧,妳根本不會經營。」承認我不專心,沒有好好照顧爸爸媽媽,沒有好好經營我自己的事業,承認失敗。

這失敗何嘗不是另一個開始?就是把經營春禾劇團的力量,回頭來經營我自己。春禾不再做戲,並不表示郎祖筠不在劇場裡工作。

出去跑像鐵人,進辦公室像廢人

舞台劇對我來說是一種充電,不管是老師輩、同輩、小輩,都是學習的對象。叫我去銀行上班,我會整天睡覺,我是一個沒有辦法坐辦公室的人。

從小我就是這樣的小孩,我念高中時,話劇社是我創立的。當時學校說,妳能找到老師就讓妳成立,我就自己去談。後來從藝專請來老師,有一天他跟我說:「妳這個人很像漫畫,因為妳的反應都很大,很誇張。」但我是天生的。

考上藝術學院後,兩個月暑假沒事幹,我就去了陳鈞天叔叔的製作公司「卓越文化」打工。

剛好他在拍一部35釐米的電影,因為公司忙,他身體又不好,我就變成那片子的製片兼場記兼打雜兼小妹兼會計,什麼都兼。那時拍得很辛苦,有時拍到半夜兩點收工,清晨5點又要出去,回家洗個澡在浴缸睡著被冷醒,起來再瞇一下就出門,在路邊戴隱形眼鏡。

這樣的日子我都沒事,等到東西拍完,他們要剪接,中間一段時間沒我的事,回到辦公室,睡啊!每天早上9點多進公司,打完招呼,接幾個電話就開始趴在桌上睡,完全不省人事。陳叔叔好笑的說:「這傢伙,叫她出去跑跟鐵人一樣,一進辦公室就變成廢人。」我就是這樣,我是一直要活動的人。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