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有錢吃鮑魚,沒錢吃貢丸

熟悉理財、關心投資的人肯定曉得朱成志這號人物,他是股市名嘴、證券分析師、電視節目主持人、財經書暢銷作家、媒體人,身兼多重身分。 年近50歲,大同大學機械工程學系、台灣大學管理學院EMBA財金所畢業的朱成志,憑著「勤」和「忍」,努力自學理財投資術,使他縱橫證券、投信投顧業20年,一舉從雜誌出版界的小員工,晉身一線股市天王。

8月8日父親節這天,與朱成志相約在他位於松江路的辦公室。一身鵝黃色襯衫搭配淺米色西裝,朱成志神情輕鬆的說,晚上和全家約好去看電影《神鬼傳奇3》。這一刻,朱成志臉上沒有想像中「股市名嘴」的殺氣和市儈,就像是個平凡的父親。

父親,這兩個字,對於朱成志一生影響很深,更是少年朱成志投資理財的啟蒙者。

父親是溫州人,他不諱言自己骨子裡也流著經商的血液。

「我爸爸也很愛錢哪!哪有人不愛錢的。我父親從小給我的觀念就是,你要努力賺錢。」話匣子一打開,朱成志不自覺眉飛色舞,闡述他的人生價值。

回憶起童年,他說,父親在大陸是富家子弟,身為家中獨子,當然是全家財產都在他父親身上。

隨國民政府遷台後,曾經當過戰略顧問,因為不想一輩子當軍人,父親轉而經商,早期從事煤礦生意,意氣風發時曾是台灣第4大煤礦業者,「你現在看到的大台北華城,以前就是我們家的一個煤礦。」

「一勤天下無難事,百忍堂中有太和。」這是從小父親給朱成志的家訓,除了教導他們要「勤」和「忍」,父親更懂得在日常生活中,教育他們金錢的價值觀。

「他告訴我們有錢也要懂得節儉,該省的地方還是要省給我們看。」

他的父親會邊吃飯邊講道理。好比為何點牛肉湯?沒有牛肉只有湯,因為湯喝完可以加,父親還會買那種很硬的餅,幾塊餅加牛肉湯就是一頓飯。又譬如,吃飯時會告訴他們怎樣用5條小魚乾,配一碗白飯吃?該怎麼吃也有節奏的。

不諱言「對賺錢很有興趣」,朱成志理直氣壯地說:「電視每天在罵的就是有錢人,每個人都在講道德、公平正義,或是講尊嚴,那誰講賺錢哪?我怕台灣人將來餓死,過得很慘,我盡一點小小的心力來幫助他們!」咬字清楚、說話速度又快的朱成志,話鋒一轉,常讓人搞不清楚他是在消遣自己或是別人。進場大學用班費買股票

在父親有意無意地栽培下,朱成志甚至在連大學商學院都不知道什麼叫「股票、交割、漲停板、跌停板……」的年代,就幫父親到券商和銀行辦理交割。加上就讀大同機械系期間,全校不分科系都要熟讀英文版亞當‧史密斯(AdamSmith)的《國富論》(TheWealthofNations)、都要考會計的嚴格要求下,非商學科班出身的他,比別人更有生意頭腦。

大學時期,他就懂得投資股票、當家教賺外快,年紀輕輕就替自己開闢不少「生財之道」。

「我是總務,就把班上的班費拿去投資股票,這叫委外操作嘛!買的股票叫復興木業,是那時候很紅的股票!」

此外,小時候讀私立學校,家裡常請家教的背景,也讓他想到「用同樣方法把錢賺回來。」

由於教學很有一套,他當家教收費可以比別人貴,一個學生收5千塊,一個星期教一次,一次4小時。「我會想一些特殊的方法和口訣,來幫助記憶、背誦,什麼週期表,鋰鉀鈉鋇鍶鈣鎂鋁,就是一堆怪招嘛!」操盤拒絕企業邀約,從媒體累積實力

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當工程師,一個月1萬4千到1萬6千元的薪水,在當時算是高薪,「我畢業那個年代,面試10家公司,就有9家錄取。歌林、三洋、國際牌、大同、東元幾乎統統過,大同創辦人林挺生還叫祕書寫一個毛筆字歡迎我回大同上班。」

但天生精打細算的腦袋瓜,朱成志怎麼算都不划算,「只要多教兩三個學生(薪水)就超過啦!」除非有一個工作能附加更高的效益,他才願意考慮。

這時,他看到股票已經漸漸熱起來,為了更熟悉產業,他選擇進到對財經動態掌握最深入、且唯一擁有企業資料庫的《天下》雜誌上班,從行銷工作開始。

但工作中最吸引他的,不是雜誌行銷,大約有1年半的時間,他經常是最早上班、最晚下班的,就連假日也常常待在公司看一百大企業資料(編按:當時上市公司約一百家),藉此培養產業分析與股市的實力。1987年底股票已經熱了,他在公司就開課,甚至後來在補習班登台授課教股票。

當年和朱成志坐在隔壁的同事,目前為《天下》雜誌群副總經理的陳亦珍回憶:「他的頭腦很清楚,反應很快,他是那種你說0,他後面會給你更多0000的人。」

她認為,「那時候有些人看到他利用中午時間在公司開班講股票,還頗不以為然,現在回想這正是他足以成功的利器。」

除了白天上班,朱成志晚上還到期貨公司去學技術分析,一步步跨行轉到投資這一行,從當年一堆第四台的股市名嘴中,漸漸嶄露頭角,進而一點一滴建立起他自己得意的投顧、媒體版圖。打底歷經家道中落,學會忍功

回顧朱成志在股海浮沈20年仍立於不敗之地,除了勤勞自學,朱成志也很懂得忍。

父親大起大落的一生影響他很深。當年父親因為當股市「金主」,借錢給市場主力賺取利息錢,結果全變成收不回的「呆帳」,導致家道中落。

「我看我爸爸垮過,而且我也真的經歷過那種很慘的日子,」他神情嚴肅地說。

「我在中央國際投信當董事長時,遇上納莉颱風,整個忠孝東路全淹掉,公司搬到台北縣中和,證券顧問全部一人手拿一支吹風機吹股票,把它吹乾,把水抽掉,這種苦日子我也經歷過。」

「投資不是在比IQ是在比EQ,你要能忍,忍到全世界都瘋狂、全世界都崩盤了,這才叫『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妳』,換成投資術語就是『滿臉青等利多,而我等利空』嘛!」話鋒犀利的朱成志,再度用他的朱式幽默,消遣一干投資人的最大敗筆就是躁與急。作多將賺錢當圭臬,就比誰有眼光

賺大錢,就像是他一生信奉的圭臬,不只是父親教給他的,現在他也同樣傳授給他的一對兒女。

「猶太人教孩子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努力積極進取去賺錢的人生觀。賺錢forever(永遠)很重要。不要把賺錢當成罪惡,把有錢人當敵人,」他強調。

「投資是值得一生耕耘的事,我認為沒有比投資更好的。」

為了培養兩個孩子投資理財觀念,朱成志為他們分別開了一個黃金存摺帳戶。

「有了黃金,他們就會關心國際大事。今天要買?還是要賣?我總不能夠跟我女兒講,妳去多交幾個男朋友吧!我跟孩子的溝通跟對話也不會是,蘇打綠那首歌,好棒喔!」

他不僅會帶孩子去吃最好的餐廳,出國旅行時讓他們明顯感覺到,「為什麼爸爸媽媽可以坐商務艙?他們坐經濟艙?讓他們比較中間的差異,就會想要賺錢。」

「賺錢是個了不起、很偉大的事情,有錢是靠自己的眼光去做判斷,我告訴他們要努力賺錢,賺到錢吃鮑魚,賺不到錢吃貢丸。你自己選!這當然是一種思維,你必須去激發他們的。」

近幾年熱中藝術收藏和投資的朱成志,更是用心栽培女兒往藝術投資的領域發展,跟隨台北藝術產經論壇總策劃黃河學習。

松江路辦公室裡外,牆上掛滿名家的作品。從中國四大天王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的版畫,到華人藝術家黃鋼、陳蔭羆,本土雕刻家彭光均、圓明園猴頭的複製品,每樣他都如數家珍。

「每個東西就是要發掘價值,我覺得比眼力就是投資啦!台灣最有眼力的人是誰?曾馨瑩,她多厲害。絕對要想辦法讓他(郭台銘)聞不到錢的味道。你叫我畫,當年我連建築系都不敢考,但是可以看,可以欣賞嘛!」

朱成志的藝術投資顧問兼好友的黃河笑說:「近幾年他(朱成志)的眼光磨練得不錯,除了辦公室,家裡也有收藏達利、巴黎畫派的作品,不做短期投資,以物超所值、藝術價值高於市場價格為原則。」獲利了結50歲後,換輕鬆點的思維

前半輩子都在努力賺錢、處於高壓狀態的他,近來漸漸懂得自我放鬆,甚至注重養生。

陳亦珍笑說:「從前他是那種到『食方』餐廳(強調慢食),也急著要趕快回家。EQ高,但性子急的行動派。」

原本沒有運動習慣的朱成志,最近也開始晨跑,沿著大直河濱公園一路跑到圓山,來回5、6千公尺。「我也快50歲了,可以開始準備換一種思維,輕鬆一點。」

拿起辦公桌上,剛買的全套《明朝那些事兒》,他笑說:「這多好啊!我其實回家絕對不能煩股票的事!絕對不能煩!」

望著案頭收藏的一尊諸葛孔明雕像,朱成志以自己改編的一句歌詞期許,在瞬息萬變的投資行業,擔任幕僚者都能夠擁有「在谷底看赤壁,仿孔明的冷靜」。

朱成志小檔案:

現任《萬寶週刊》社長,擁有20年證券、投顧、投信服務資歷,曾任中央國際投信董事長、萬寶證券投資顧問總經理,並擔任財經評論節目《華山論劍》主持人,著有《朱成志教你挑戰巴菲特》、《股市護身符》、《漲跌之間》等暢銷書。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