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11年台語筆記,寫下誠懇與責任

上任一個多月,為了挽救迅速下跌的聲望,馬英九總統又開始拎著他的筆記本下鄉。不管開會、視察,馬總統邊聽話、邊做筆記的鏡頭,從他1981年擔任故總統蔣經國的翻譯開始,幾乎已成為他的「正字標記」。

上任一個多月,為了挽救迅速下跌的聲望,馬英九總統又開始拎著他的筆記本下鄉。不管開會、視察,馬總統邊聽話、邊做筆記的鏡頭,從他1981年擔任故總統蔣經國的翻譯開始,幾乎已成為他的「正字標記」。

別小看這個動作,馬英九可是非常堅持。

今年4月26日,他出席教師座談會,因為不斷振筆疾書,引來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黃光國調侃:「馬總統很努力做筆記,我覺得很糟糕很糟糕,如果你這樣做筆記,把剛才大家所講的,每個都要實踐的話,你會變成第二個李遠哲。」

馬英九沒追問「變成第二個李遠哲」是什麼意思,但卻非常認真為自己辯護:「照我正常的習慣,一定記筆記,因為聽完,馬上就有人會問,你是不是真的在聽?所以有人建議我不要做筆記,這個意見我不採納。」

透過「寫下來」幫助吸收、記憶,確實是馬英九長年累積的習慣,也是他提高學習效率的「撇步」。頂著哈佛大學法學博士的頭銜,要說有什麼「功課」真難得倒他,大概就是11年前,馬英九辭去政務委員到政治大學教書後,開始拜台語權威方南強教授為師,學習台語。從他的台語筆記,不但能一窺馬總統做人做事的風格,還能捕捉到他不為人知、甚至有點好笑的另一面。

大學考生般的用功筆記

每個星期五早晨7點半,馬英九都會踏進方南強的家上課,9點下課再去上班。11年來維持不輟,直到他在大選前展開“longstay”行程為止。「最久、最勤、最有耐心毅力,」收過宋楚瑜、陳履安等不少政治人物當學生,方南強一連用了3個「最」形容馬英九。

在方南強編著的台語教材課本上,馬英九不僅密密麻麻寫滿了註記,還用4種顏色區分,包括黃色螢光筆、藍色原子筆、紅筆與鉛筆,用功程度大概只有大學考生可堪比擬。

有些字彙,絕對沒機會從馬英九口中聽到,卻反映他當時所見所思,所以會問方南強「台語怎麼講」,再特地記下來。

像前外交部長陳唐山曾引起爭議的發言「鼻屎國家」,或「蚊子叮卵葩」、「驚某大丈夫」,透過馬英九工工整整的字跡,出現一種有趣的反差,令人看到不禁莞爾。

方南強說,馬英九最喜歡的台語俗諺是:「番薯不怕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湠」,充分展現台灣人精神,他也逐字寫在頁角上。

臨門一腳的關鍵

儘管有人批評馬英九的台語聽起來像「外國人」,但方南強認為他對閩南語8聲調的掌握是很扎實的,「看到台語中的漢字,他一拿起來就可以讀,一般人可能還讀不出來,」方南強認為。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