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鈕承澤:坦誠,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繼去年底在第44屆金馬獎拿下「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鈕承澤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又在2月從荷蘭鹿特丹影展奪得「奈帕克(NETPAC)最佳亞洲電影獎」。這是他自導自演的處女秀,但已經鋒芒畢現。

17歲演出《小畢的故事》中叛逆倔強的小畢,「演員」鈕承澤從此成為台灣觀眾難忘的名字;35歲執導偶像劇《吐司男之吻》,小名「豆子」的他躍身為偶像劇新銳代表「豆導」;40歲時決定嘗試拍電影,初試啼聲就站上國際舞台。

看似高潮迭起,但鈕承澤談起這些過往時,卻是一段段驚心動魄,自我毀滅、反省、再造的歷程。

30歲前,他在演藝圈浮浮沉沉,沒有代表作,直到李立群的一句話:「你要立志做個偉大的演員。」鈕承澤開始發憤圖強,朝「偉大」靠近。

《吐司男之吻》大受好評,讓演而優則導的鈕承澤相信:一切努力有了代價。於是他意氣風發,全力衝刺。之後的《求婚事務所》,製作成本高達6千萬元,品質、要求都向日韓看齊。他心中的大夢不只是「拍部好戲」,更「渴望建立工業,成為極有影響力的人物。」

只是《求婚事務所》收視不如預期,計畫跟周杰倫合作的電影又突然叫停。當一切再度被掏空,鈕承澤赫然發現:自己不但多了「暴躁易怒」的惡名,健康亮起紅燈,連相戀多年的女友也求去。像一部長期過熱的馬達終於停止了運轉,全身上下卻已磨出千瘡百孔。

「一定要拍一部片子把自己徹底擊毀,我才能坦誠地面對我的下半生,」鈕承澤說。《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形式上是部「假紀錄片」,說的是鈕承澤自己的故事。片中他招認了所有的不堪、欲望與覺悟,用全觀的角度調侃也批判著自己與周遭的種種。96分鐘裡有笑有淚,後勁十足。

電影拍完了,現在的鈕承澤又是什麼模樣?

1994年是我人生第一個很慘的低潮。演了《小畢的故事》,爆享大名,可是對自己毫無信心。沒有通告時,每天起床就開始混,混到掛了睡,很茫然,人生沒有目標。

直到有一次跟李哥(演員李立群)聊天,他說:「豆子,你到底喜不喜歡演戲?」我說:還是喜歡吧。他說:「你要立志做一個偉大的演員,才有可能把戲演好。」

什麼叫立志?因為我很尊敬他,就想說:「好,我就來立志吧!」很神奇,一旦立志做個偉大的演員,就發現離偉大很遙遠。

以前總是想演電影沒電影演,演電視挑三揀四,覺得丟臉。這時候因為知道自己離偉大很遙遠,需要練習,有人付錢給你做練習,多棒。於是我開始什麼戲都接,鍛鍊身體。

剛好小棣老師(導演王小棣)的《飛天》拿到輔導金,戲裡我要演個清朝末年、高原上吃不飽的強盜,她叫我減肥,我開始每天跑8~12公里,專心一致地準備。

後來我總共瘦了10公斤。在大陸待了3個月,只拍了15天戲,其他時間都在那邊生活,甚至有段時間,我一個人到農村去體驗農民生活。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