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環境的不得已,正是機會所在

最能將中國元素與西方流行結合得恰到好處的設計師,非譚燕玉莫屬。她大膽將毛澤東人像與觀音圖像運用在時裝設計,在時尚界掀起一股新中國風。近年更積極跨界,為摩托羅拉(MOTOROLA)設計手機套,與香港迪士尼合作,以米老鼠為靈感設計春裝。但在亮眼成就的背後,她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深刻體驗。譚燕玉獨家接受《Cheers》雜誌越洋專訪,暢談她的設計生涯。

1990年代是時尚界百家爭鳴、創意狂飆的黃金年代。時尚金童湯姆.福特(TomFord)忙著力挽狂瀾,讓瀕臨破產的百年名牌古馳(GUCCI)起死回生;而素有鬼才之稱的馬克.雅各(MarcJacobs),則徹底顛覆了路易.威登(LouisVuitton)老成拘謹的保守形象。

就在同時,一群亞洲年輕設計師紛紛嶄露頭角,在長期由歐美設計師所把持的時尚舞台突圍而出、各霸一方。出身廣州、在香港長大、於紐約發跡的譚燕玉(VivienneTam),有幸躬逢其盛,與王薇薇(VeraWang)、蕭志美(AnnaSui)等人,共同打響了亞洲設計師的名號。

她的服裝不僅引領時尚,更成了博物館永久珍藏的藝術品。鮮豔大膽的用色、獨特俐落的剪裁,完美結合東方傳統圖騰與西方流行元素,成為章子怡、茱莉亞.羅勃茲(JuliaRoberts)、瑪丹娜(Madonna)等藝人出席重要頒獎典禮的禮服設計師。她極具開創性的跨文化風格更讓藝術界大為驚豔,1994年推出的「毛澤東」系列、1996年的「觀音」系列,分別成為美國安迪.沃荷博物館(AndyWarholMuseum)及紐約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Museum)的收藏品。

譚燕玉本人就和她的設計一樣,跨越中西。走進她位於紐約的辦公室,現代化裝潢空間內擺放著中式家具,怎麼看都不覺得突兀,還可看到四處蒐集而來的各種古玩或器具。她最愛到各地骨董店或二手店「撿破爛」,然後得意地和人分享她的戰果。

看著現在的她,很難想像她過去曾有過的煎熬。逆勢生存,是一種幸福

和同期其他亞洲設計師相較,譚燕玉承受了更多現實環境的試煉,在一般人仍不知人生愁滋味的年紀,她就得為自己的生存拼搏。

她不像王薇薇出身富裕之家,從小接受花式滑冰訓練,跟著母親參加巴黎時裝秀。她也沒有蕭志美的順遂,身為美國華裔移民的第二代,頂著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SchoolofDesign)光環,1980年在一場精品展中首次發表個人作品,從此一鳴驚人,建立自己的品牌。

譚燕玉的人生開始於局勢動盪的中國廣州,擁有地主身分的父親四處躲避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她從3歲就開始過著驚險的逃難生活。譚燕玉的雙親先抵達香港後,央請在澳門的好友將譚燕玉夾帶進入香港。隔著邊境,父母親緊張地不發一語,焦慮地望著她,深怕她大聲指認而功虧一簣。但譚燕玉卻出乎意料之外地安靜,緊靠著陌生的「母親」身旁,順利踏過邊境。

「在重要關頭時你自然懂得如何生存下去,」她在《中國風》(ChinaChic)書中回憶這段經歷時寫道。外在環境總是吝於給她友善的回應,卻也因此讓她擁有超乎常人的韌性。

每次談起過去,她總是一派的淡然,聽不到負面的字眼,感受不到任何怨懟的情緒。一無所有,更比別人有創意

有時逆勢生存是一種幸福,而非不幸;是人生的資產,而非負債。正如同譚燕玉對人生的註解,「環境的不得已也正是機會所在。」人生資源的匱乏,激發出她獨一無二的創意。

小時候因為沒錢,家人的衣服全是母親一針一線親手縫製而成,譚燕玉就像個小跟班,跟著母親跑裁縫店以及露天市集。但為了省錢,只能採買零碎的便宜布料。她永遠記得當時母親自信地對她說:「如果你只會用完整的布料來剪裁,這樣的衣服別人也會做,可是如果你挑選的是不同的零碎布料,就能做出真正獨一無二的衣服。」

「獨一無二」成了她人生不變的追尋。香港理工學院設計系畢業的她,要在香港時尚界出頭絕非難事。但是,她卻將自己連根拔起,隻身闖蕩紐約,再一次讓自己置身於一無所有的逆境中,在全然陌生的國度裡從零開始。

「當時年紀小,沒有損失,失敗可以重頭來過,」這是她當下決定時的心情。一旦輸得起,自然無所懼。過度在意失敗,只是讓種種不該是藉口的藉口將自己團團圍住,讓夢想停留在空中樓閣。1,000美元闖紐約,排隊向百貨推銷

譚燕玉剛到紐約時,只是一個身無分文的外地人,身上的家當只有20多件自己設計的作品,以及不到1,000美元的現金。

沒有訂單,自然沒錢買昂貴的布料,只能用最基本的棉布設計衣服,運用自己的創意設計別致的花紋與圖案,創造另一種奢華感。

一開始她能做的就是整天排隊等著和時裝買家碰面。當時紐約的百貨公司每週都有專為年輕設計師設立的「開放日」(openday),個子瘦小的譚燕玉就每週捧著大包小包的設計到各大百貨公司推銷自己的作品。

常常是排了一整天的隊卻一無所獲,那段日子最令人痛苦的是,如何讓對方相信香港也有好的設計師。她最怕別人問起她從哪裡來,「那些老外只知道香港有成衣廠,壓根沒想過香港也會有設計師。」

但她就是不死心,如鴨子划水般一家又一家地打電話、約訪、遊說,沒時間去計算碰了多少軟釘子、被潑了幾次冷水。最後終於得到紐約第五大道精品百貨亨利班戴爾(HenriBendel)的賞識,開始有了穩定的訂單收入。

此後她花了將近10年的時間,存了第一筆儲蓄,1993年首次以VivienneTam為名舉辦時裝秀,便登上美國《女性時裝日報》(Women’sWearDaily)的封面人物,躋身主流設計師行列。多走一步,做到別人沒有要求的

堅持、毅力、決心,這些與「成功」形影不離的名詞,都是譚燕玉成功的原因。但只是部份而已。

在紐約,儘管滿地都是機會,競爭卻也最殘酷、最現實。要能在此立足,絕不能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道理,「你必須做到別人沒有要求的,」譚燕玉說道。

這是她從小到大的處世原則。小學時她最愛美術課,老師提供的剪紙卻不合她的心意,於是她回家設計不同的剪紙圖案。隔天同學只交一份剪貼功課,她卻交了多款不同設計,拿到A++的成績。

在香港理工學院畢業前夕,教授要求每人製作一套衣服作為畢業代表作,她卻一口氣設計了8套。

或許是因為從小就熱愛設計,「如果不做服裝設計師,我還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她從沒想過自己的人生說不定還有其他可能。

但是,從夢想到擁有自己的事業,譚燕玉靠的不只是兒時純真的熱情,而是在逆勢中為自己創造機會的勇氣。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