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用才:同儕評鑑,大家一起來

你的工作績效都是誰在幫你打分數?大部份的人一定都會回答「主管」。不過在Google,你的工作表現是你和同事一起說了算!

你的工作績效都是誰在幫你打分數?大部份的人一定都會回答「主管」。不過在Google,你的工作表現是你和同事一起說了算!

全球Google每半年展開一次績效評估,這項「同儕評鑑」(peerreview)的過程就像人氣投票一樣:除了自己可以評鑑自己,也可以自由邀請曾合作過的同事評鑑自己,人數不限。而且,如果你想對哪位同事發表看法,即使他不邀請你,你照樣可以評鑑他。

評鑑的內容,包括3大部份:對這個同事一般性的說明、他的強項何在,以及他可以改進的地方。

然後,所有評鑑內容會彙總送到“Committee”(委員會)審核。委員會成員從比當事人高2個職級以上的主管隨機選出,組成類似陪審團的機制,去年全球Google就由18個委員會審核4,000多名員工的評鑑資料。委員們閱讀評鑑內容後,對每位員工作下整體結論,再由他的主管據此決定最後考績。「所以如果他做得很好,manager並不能說他很差,我們把manager對員工的影響壓到最低,」Google台灣工程研究所所長簡立峰指出。拿掉形容詞,事實根據最重要

既然身為Google人,就要時常全球流動參與專案,評鑑你的同事當然也不限於台灣人。

「美國人的確比較好大喜功,形容詞比較誇張,相形之下,亞洲人比較含蓄,」今年初才從美國調來台灣的資深軟體工程師藍天浩,比較兩者之間的差異。然而,因為評鑑內容都要有「事實根據」,所以去掉形容詞之後,你真真切切做了什麼事,才是最重要的。「只寫形容詞沒有用,如果你覺得這個工程師寫程式的能力很好,就要寫出原因,」他說。

此外,透過不同人種組成的委員會,也能在各自文化的主觀上,形成一種「相互客觀」,減少文化差異帶來的影響。

對於同儕評鑑可能會帶來的人際關係裂痕,在Google卻沒有看到。藍天浩表示,因為每個人都是頂尖人才,所以大家都對彼此保持尊重,平時直接口頭溝通就好,不需要等到評鑑時刻意在報告中著墨,也不會以嚴厲的字眼批評,反而是以一種「希望你未來可以怎麼做」的角度來寫。假使有人在評鑑時真的寫了「壞話」,如果只有1、2個,可能是偏見,但如果大部份的人都這麼認為,當事人就該改進了。當然,就連所謂的「壞話」也得有事實根據。幫助看清自己

平常忙碌的工作,讓Google員工很少有機會能坐下來暢談對彼此的看法。這樣的評鑑方式,激發藍天浩思考自己未來的走向:「以前以為自己想一直做工程師的工作,但後來發現,我也可以做管理。」因為曾經有同事寫道:「希望你增加領導的責任」,所以他開始讓自己當專案負責人,訓練自己領導能力,對他來說,這是一種學習方法。

同儕評鑑也不是完全沒有成本,如果同時受到很多人邀請,就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像今年,有40幾位同事評鑑簡立峰,他也幫100多個人寫評鑑,工程十分浩大。但也因為這項機制,讓Google員工可以不斷進步與成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