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所不知道的love songs

在話題被玫瑰、巧克力與情人節圍繞的2月,我們來談談love songs吧!

在這裡用英文的“lovesong”而非「情歌」,是因為lovesongs針對的不一定是情人。親人之間,人民思君,甚至對上帝的崇敬,都可以劃歸在「愛」的範疇。它的歷史幾乎和人類文明一樣久遠,除了「愛」,我想不到任何更強烈的動力,會讓人隨時隨地、情不自禁地高歌吟詩。那是一種原始的創造力,甚至可能是所有藝術的創造力來源。千年lovesong變身手機鈴聲

西方最早期的古詩,都是可被吟唱的歌曲。很久以前,流浪詩人拿著小豎琴,從一個村落漂泊到另一個村落,靠邊彈邊唱賣藝維生,他們所唱的曲子,有些歷久不衰,甚至流傳至今。像大家耳熟能詳的Greensleeves(綠袖子),許多手機內建鈴聲都有,但它原來是一首古代的英國「情詩」,原本的歌詞有點灰暗,描述一個男人對負心情人的控訴,有些挑釁、不屑的字眼。根據傳說,這可能是英國國王亨利八世寫給第二任妻子AnneBoleyn的。情逝之後,這女人卻被翻臉的國王送上了斷頭台。

此外,曾被SimonandGarfunkel(賽門與葛芬柯二重唱)唱紅的電影《畢業生》插曲“ScarboroughFair”(史卡博羅市集),其實也是有數百年歷史的老情歌。

再深究一些,古埃及、希臘早期的lovesong雖然有許多名義上是寫給「神」,但實在很難分辨對象到底是神還是情人。歷史上記載最古老的詩歌來自於巴比倫尼亞地區,雖然有4,000年的歷史,卻充滿「你的唇、你的吻、你嘴中的蜂蜜」之類的歌詞,如果今天交給布蘭妮(BritneySpears)來唱,應該一點也不會奇怪!所以如果硬要說古代人多保守,恐怕是先入為主的誤解。七情六慾是人性,歌誦愛的方式,從古到今一樣充滿著激情與詩意。情歌不能只是催淚彈

在西洋情歌的發展中,1930年代被公認最為經典。像ColePorter、IrvingBerlin等作曲家的作品不但造就了百老匯的黃金時期,更影響了後代的曲風。我個人很喜歡法蘭克.辛納屈(FrankSinatra)式的lovesong。他的唱功無庸置疑,西裝筆挺同時又酷又痞,相當有型。大概因為唱過“NewYork,NewYork”,我總會把他的形象和曼哈頓連結在一起,充滿自信卻不過度正經訴說情衷的形象,真是男人典範。

約莫10年前的流行樂壇,當席琳.狄翁(CelineDion)把《鐵達尼號》的那首“MyHeartWillGoOn”唱成大家想忘也忘不掉的國歌後,市場上突然情歌多如過江之鯽,每首卻又差不多,而且唱到最後一定要升半個key,簡直像套公式似的,對音樂人來說,聽起來真的很做作,而且顯示的完全是商業意圖。我可以想像製作人在錄音室裡對歌手大喊著:「升半度、再升半度!給他灑~狗血!」這種lovesong「產品」不但藐視聽眾的智慧,而且聽太多更會扼殺我們自己的心靈感受。

對我來說,最純粹、最美的lovesong是當一個母親把小孩抱在懷裡時呢喃哼歌,蘊含最真摯的情感,而不是去買張暢銷CD,放到最大聲,然後覺得這才是情感透過音樂表現的極至。

還記得我以前茱莉亞音樂學院畢業公演時,彈了一首蕭邦的抒情小品。表演完畢後,教授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彈得很好。但如果要把這首歌真正詮釋出來,你起碼還要再心碎個兩三次。」

事隔10多年,即使樂譜生疏,指法沒有從前流利,但以音樂性來說,我的確能彈出和從前不一樣的感覺。就像《超級星光大道》評審給參賽者的勉勵:有些東西得靠人生經驗告訴你。也許這就是lovesong最核心的價值吧!?劉軒:1972年生,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先修班、哈佛大學心理學碩士,現為音樂活動指導兼電子音樂製作人及DJ。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