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一點關係,一些拉拔,就能臨門一腳

「關係學」,連結到個人生涯的得意與否,兩個極端值得探討,一是「貴人相助」,二是「懷才不遇」。

「關係學」,連結到個人生涯的得意與否,兩個極端值得探討,一是「貴人相助」,二是「懷才不遇」。

貴人相助,懷才不遇,常常對立。有意思的是,對懷才不遇者而言,那些總有貴人相助的,經常被冠上長袖善舞、名實不符的指責。而從有貴人相助者這邊看呢,那些常嘆懷才不遇的人,不是孤芳自賞,便是剛愎自用,沒人欣賞,是活該!

真實世界,存在這兩類人。他們相互瞧不起,是自古以來最有看頭的歷史劇碼。

大詩人屈原,絕對屬於懷才不遇集團的「榮譽主席」,他最後投江自盡,換來後世幾千年端午節包粽子紀念他的「身後名」,無疑鼓舞了往後許許多多,生前不得志者,把希望寄託於後代的翻案。

至於,有貴人相助的名人不少,然類型不同,歷史評價便大異其趣。頭一種有貴人相助者,通常落得一世罵名,像秦檜、和珅,得到「頭號貴人」當朝天子的相助,官極一品,顯赫一時,但最終被罵到臭頭,甚至禍延子孫。

另一種獲貴人相助者,則能趁時而起,把握機會,風雲際會一番,像韓信之於蕭何的推薦,替漢朝立下開國功勞;像美國第一位女性國務卿歐布萊特,得到柯林頓的不次拔擢;而第一位黑人女性國務卿萊斯,則受到小布希的賞識,一白一黑,兩位女博士,都因貴人相挺,爬到關鍵位置,一展長才,寫歷史。尋求貴人、施展抱負,都不能缺關係

歷史不能重複實驗,來證明對錯,但歷史可以假設,讓我們反思其中的奧妙。

如果屈原,真獲得貴人相助,際遇會不一樣嗎?也許。前提是,提拔他的人,需真心賞識他,並重用他。能賞識卻不能重用,未必是屈原這類人要的。好了,若真有機會一展幹才,他會不會得罪人?得罪人時,自己有無辦法化解危機,轉壓力為助力?這又是得志時,另一道艱難的課題。

宋朝改革派的宰相王安石,一肚子理想抱負,亦看到宋朝國力逐漸陷入的結構性瓶頸,他說服宋神宗,充分授權,銳意革新,然而卻與歐陽修這些有分量的文人,無法溝通、取得合作,只好另闢蹊徑,找了一堆支持他改革,然人緣奇差、能力有限的維新派,最後落得「天怒人怨」,黯然下台的命運。後世評價王安石,普遍同意他的改革藍圖,卻批評他不能營造人和條件,無法爭取足夠的優秀人脈,幫助他實踐理想,平白錯失一次歷史良機,甚是可惜!

事實上,優秀的人,要施展抱負,多少要「靠一點關係」,諸葛亮躬耕南陽,能被劉備注意到,固然是平日已累積了知名度,可是若無他老友徐庶,向劉備力薦,這段三國時代的賓主良緣,不一定那麼順利。因此,我的心得是,人再怎麼孤僻,或者,有才氣者,再怎麼自負,他都得有幾位欣賞他的朋友,當關鍵來敲門時,他們能誠心誠意,力排眾議的推薦他。在關鍵時刻,這「一點關係」足以臨門一腳。

同樣的,有能力、有才氣、有抱負的人,想做事,想做大事,他也必須「靠一些拉拔」。這拉拔,需要適當的關係,來穿針引線,但針一旦穿好,線已箭在弦上,那他就得有真功夫,做實事,讓人看到他的績效。這其中,考驗的,不僅是他的高IQ,還得有高EQ不可。

我要說的是,天下沒有「純靠」長袖善舞,就能出頭,而後立功立業的。你若仔細觀察成功者,會注意到,他們多半把關係網絡,當成階梯,助他爬到高位後,他又把關係網絡,視為施展抱負的平台。所謂「天下之大,非一人之所能治」,闡述的,無非就是這道理。

成功者,絕不把經營關係、廣鋪人脈,當成負擔。我們心中若有一份理想,絕不可能天下覓無知音,若無,那多半是我們不懂訴說、不懂溝通所致。別人懂了我們的理念,在邁向實踐的過程中,我們如何跟他們同甘共苦,相互砥礪;稍有成績時,彼此又如何不因利益分配不均,而無法繼續合作。試看,哪一樣不是關係學裡,永遠修不完的學分啊!

別告訴我,你懷才不遇,對手有貴人相助。「貴人」本來就是你要去經營、去吸引他注意的啊。作者蔡詩萍現為作家、《聯合晚報》總主筆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