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3年磨出一個好故事,值得!

時間對許久不見的星爺來說, 不是只有「快」與「效率」, 精準抓住方向、卻又一磨再磨的品質要求, 讓他的作品醞釀出更爆炸性的票房。

「他是領導,他是船的舵手。」

「冷靜得有點可怕。」

「他經常說:做到100分,做到最好。」

「他不滿意,會一直做下去。」

「為了品質,他沒有schedule。」

這些描述會讓你想到誰?企業家如郭台銘或是張忠謀?不,都不是。答案恐怕讓很多人跌破眼鏡,他們談的,是喜劇之王,以「無厘頭」旋風席捲亞洲,人稱「星爺」的香港演員兼導演周星馳。

2004年,周星馳以《功夫》一片打破香港電影所有賣座紀錄,全球總票房超過台幣25億元,還入圍金球獎最佳外語片。自此,所有影迷都在心急地等候:他的下一部作品在哪裡?

2008年,整整3年後,周星馳終於推出了《長江7號》。除了各種圍繞劇情的討論,另外一個引人好奇的問題自然變成:為什麼周星馳拍電影拍得愈來愈久、愈來愈慢?

什麼是快,什麼是慢?這個關於「時間」的概念,在搞笑鬼才、喜劇天王周星馳身上,事實上有著非常多有趣、多元、豐富的對比與反差。kuso演員vs.嚴格導演

比方說,順暢的轉場銜接與快節奏,一直是組成周星馳電影魅力的要素之一,看他的電影永遠讓人不嫌膩,即使是螢光幕上重播N次的舊作,不管從哪個段落切進去,都照樣能讓人一口氣笑到劇終。

然而,真實生活中的周星馳自己,卻完全不符電影上那個不按牌理出牌、kuso的形象。他的講話速度很慢,經常是一個字一個字一邊想,一邊講。思考的時候表情嚴肅,眼神銳利。如果不喜歡你的問題,也毫不客氣,會狠狠瞪你一眼。

大部份人最熟悉的莫過於「演員周星馳」,不過,從成立「星輝公司」後,周星馳另一個更重要的身分,其實是「導演周星馳」與「CEO周星馳」。這一面的他,低調、少言、專注、極盡要求。

銀幕上行雲流水的喜劇感,背後靠的是周星馳再三雕琢的分秒堆積而成。「他的搞笑都經過精密的計算,」負責《長江7號》視覺特效的香港萬寬電腦藝術設計公司CEO黃宏顯一語中的地描述。

時間的價值,並不只在「快」與「效率」這兩個面向,從周星馳身上看到的詮釋,就是用時間「一磨再磨」,磨出橫掃票房威力無敵,又深入觀眾記憶的好電影。

周星馳拍電影「慢」,因為不滿意,就做到滿意。他的慢:點滴醞釀完美鏡頭

剛以《不能說的.祕密》奪下第44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黃宏顯的實力有目共睹,但遇到周星馳,還是有點吃不消。為了製作《長江7號》中的外星狗,黃宏顯投入了原先預估4倍以上的時間。「沒有schedule,」他形容過程裡的心情說,「有時候會希望有schedule,因為可以快點完成,而不是深不見底。」(見第103頁)

每個鏡頭,周星馳都力求完美。像《長江7號》中一場在工地建築的戲,用的全是真實苦力,不是職業演員。雖然只有兩句對白,排練卻花上一整天。片中飾演管工的演員林子聰說,當天本來有他的戲份,卻因此讓他在現場平白待命了一天。

「你是很嚴格的導演?」當《Cheers》雜誌這樣問周星馳時,他只簡短地回答:「這是應該的。」

但在「時間就是金錢」的香港電影圈,周星馳的「慢工出細活」顯然彌足珍貴。發行《長江7號》的香港安樂影片有限公司總裁江志強,是亞洲最成功的獨立製片人,也是奧斯卡評委,曾發行《臥虎藏龍》、《英雄》、《十面埋伏》、《色∣戒》等重量級華人鉅片。江志強極推崇周星馳自我要求的精神,他形容,周星馳就像練武的師父般,每天永遠在想「如何一招勝過一招,電影一部好看甚過一部,」最近幾年,甚至因此想得頭髮都白了。

這樣不肯放鬆的工作態度,自然使《長江7號》難逃延遲上檔、追加預算的效應,製作成本據傳是天文數字。

然而在長年共事的夥伴眼中,不管是思考、技巧或人生閱歷,46歲的周星馳都愈來愈成熟從容,因為有了清晰的聚焦,反而鋪陳出他「快」的另一面。他的快:清楚知道自己要創作

從1991年《花田囍事》開始與周星馳合作,《長江7號》編劇兼監製谷德昭是周星馳長期的親密戰友。他描述,過去周星馳拍片很「多心」,有時看見演員在片場走過,就多出一個新點子,經常東西完成了,又不斷翻盤重做。「像把菲林(film,底片)當成原稿紙來用,」谷德昭生動地譬喻。

不過這次不同。「他很早就看見電影最後拍成的樣子,」谷德昭說。每個畫面從構圖、運鏡都謹慎安排,拍的片子幾乎都用上了。

在《凌凌漆大戰金鎗客》中,周星馳已對執導演筒展現出高度興趣,深度介入影片後期製作。之後的《食神》到《功夫》,周星馳對演出的興致明顯一部比一部低,對創作卻愈來愈高。

「他最喜歡的是創作,」谷德昭說。每次創作劇情或對白,周星馳一定會跟谷德昭試演一次。「明明是不會用的、很蠢的、無聊到極點的東西,也會做一次,」谷德昭大笑說,這時候是大家看不見的「無聊到極點的周星馳」,卻是他工作中重要的娛樂來源。

對周星馳而言,如今時間分配的比重,明確集中在做個「好導演」上。《長江7號》中,他原本只想當個次要角色,甚至也尋找過替代人選,最後因沒有更佳方案才決定演出。

3年換一部作品並非周星馳所願,就更多、更好、更快的超越,他其實是很急切的。每次跟劇組人員開會,周星馳第一句話總是:「時間過得太快了。」他最希望的是:能不能在這部電影開拍的同時,就準備醞釀下一部?

只是在他的高標準下,這當然是個難題。所幸時間之於目前的周星馳,猶如之於好酒,承載更多的期待之餘,還能愈陳愈香。就像江志強的看法:「他的代表作還沒有出現。」周星馳帶給觀眾最大的懸疑,是他未來的高峰。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