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新遊牧民族的悲歌?樂歌?

最近前往中國大陸深圳、東莞與長安地區進行研究,發現由於大陸2008年開始實施新的勞動合同法,再加上稅制的改變,許多台商紛紛興起南進的念頭。

換言之,以成本考量為主的台商企業,不論製鞋、製傘的傳統工業或代工型的高科技產業,紛紛計畫另起爐灶移廠至越南經營。許多台商專業經理人談起這種逐「成本」而居的遊牧工作型態,不免哀怨或嘆息起來。

一位台商經理人說:「好不容易在中國大江南北征戰了十多年,也累積了不少中國經驗,原以為可以在此安居樂業至退休,沒想到老闆又要遷廠至越南,人至中年,適應力不免降低,因此,到越南之後又要重新開始,心理焦慮油然而生。」

另一位台商幹部表示:「以前是西進,現在又要南進,古時遊牧民族是逐水草而居,現在是逐成本而做,台商是新的遊牧民族了,難道我們以後要到非洲設廠嗎?還是要到火星去經營低成本事業?」

還有一位台商經理人更是無奈:「我們這樣隨著台式企業的遷移而到處飄泊,久而久之,像個浮萍似的,午夜夢迴之際,甚至忘了自己身居何處,台灣似乎變成不能歸去的原鄉了。」地球村時代,遊牧人反佔學習優勢

其實,在全球化企業競爭的經營模式之下,許多中外企業都已變成小型的地球村了!以企業為棲息基盤的上班族,也只能以地球村為個人的原鄉,而無法以自己母國為唯一的終極磐石。如果認清這種大時代的新趨勢,新遊牧民族的悲歌其實是樂歌的起始點。

抱著重新歸零的學習心態,去欣賞認識另一種不同於己的文化、民俗、傳統與語言,將可以為自己拓展廣大的心靈版圖。記得早年在美國夏威夷大學念書時,曾與來自南韓、泰國、日本與夏威夷原住民的女同學共居過,雖然只短短相處一、兩年,但透過各國美食的烹調與共享、重要節日慶祝儀式的學習與參與、日常生活簡單語言的溝通互動,似乎更容易進入彼此的心靈文化版圖。如今,幾十年的歲月煙逝之後,回想起來心裡仍然一團甜蜜。

其次,不論身處何處,工作之餘利用休閒時刻,參訪當地的圖書館、歷史博物館與文化古蹟,進入當地大學或社區學院選讀駐在國的文、史、哲、藝的軟性資產課程,藉著多聽、多讀與十方觀察,來培養個人對當地國文化的敬慕之情,以平衡原來的偏差與刻板心態。

更重要的是,懷著平等無國界的開放心胸、正面而激賞的人際關係態度,透過誠心誠意的交流溝通管道,終極必定會深交到一、兩位當地朋友。這些知己是新遊牧民族的守護神,有了他們,心靈的不安與焦慮頓失,取而代之的是隨遇而安的充實與實在,如此,午夜夢迴的驚醒不在。

總之,新遊牧民族的組織人並不是悲歌,而是人生樂歌的串聯點,其中的關鍵在於你是否把它當作不斷學習的新旅途?勇者無懼,其實應該以終身學習者自居,才能達到無懼的境界。作者徐木蘭現為世新大學企業管理系、行政管理系教授兼管理學院院長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