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週末限定5折↘部屬心中的魅力主管,都這樣做決策

黃小琥:只要能唱,不用選地方

明天還要上班呢,但週四午夜,台北市安和路上的音樂餐廳「EZ5」仍然又是大爆滿。臉貼著臉的人潮從舞台一直蔓延到門口,各式各樣的人種:從剛教完EMBA課、滿頭白髮的台大教授,到畫著煙燻妝的新新人類,不但奇特地共聚一堂,而且一樣地high。他們都為了3個字而來:黃小琥。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因為我姊姊也是樂手,她認識的歌手要找代班,我第一次穿著大嫂的洋裝上台後,他們覺得「小女生,妳要不要來試試看?剛好我們也缺歌手」,我才因為這樣開始在高雄的酒店、夜總會駐唱,成為職業的歌手。

我家裡面沒有反對,因為我姊姊就是在這樣的場合賺錢。父母親的教育是,要賺錢就要付出勞力,雖然那地方比較複雜,但是知道以後,其實我們就像公務員,打卡上班,時間到就去唱,半個小時唱完就閃人了。很多人都以為:「妳在pub唱那麼久,哪有可能不會喝酒?」我為什麼一定要會喝酒?沒有。我不是那樣的歌手。

後來,我在高雄結婚了,我的前夫說他在高雄沒有發展,想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在台北也沒有任何親戚朋友的我,就跟著他上來。第一份工作,是我前夫介紹的,在韓香村的piano bar唱歌。

那時候台灣景氣很好,場子唱都唱不完,我就慢慢在台北的夜生活圈中,打出了自己的名號,大家知道有個從高雄來的「小鳳」。(記者插話:「小鳳」?)我以前叫小鳳,對啊,怎樣,不像我嗎?(編按:黃小琥本名中有個「鳳」字。)

我不是一心一意要紅的歌手

 

唱了2年後,剛好有個英國樂團找我去做活動,我是因為那個表演被發掘的。當時有個ICRT的DJ,叫Duggy Day,認識這個樂團的keyboard手,過了一兩個月,他突然找我,說我的聲音這麼特別,他要帶我去認識唱片公司的老闆。

我第一次去,戴著眼鏡,完全沒化妝,他看了嚇一跳,說:「妳怎麼能這樣去跟唱片公司的老闆見面?」但我心裡其實想說:朋友介紹去一下,不會成。結果他跟老闆改約了下一次,跟我說:「下次妳可不可以畫點妝?」我說:好啦好啦。

第二次就正式去,那個人聽了我在酒店唱歌錄的帶子,說他剛好要去可登唱片上班,這樣的因緣際會,我才簽進了可登唱片,成為鄭怡、伍思凱、馬玉芬的師妹。

進了唱片圈,你說唱片公司真的照顧你嗎?沒有,保護你是因為怕你逃掉,或你有一天會紅。我不是那種一心一意想要紅的歌手,我只是喜歡唱歌而已

剛開始上電視通告時,ㄘㄨㄚˋ得要死,宣傳在旁邊跟我講,你看到誰一定要鞠躬,一定要怎樣怎樣,對那時候已經快30歲的我來說,會覺得:有這麼嚴重嗎?我不是很喜歡,覺得自己不太適應演藝圈。

發片前一年,我代表台灣去香港參加亞太歌唱比賽,那是我成長的一個轉捩點,是第一次出國,也是生平壓力最大的一次。我跟韓國的參賽者睡在同一個房間,心裡面想著:一定要把他幹掉,果然把他幹掉了(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蘇麗媚

文創產業實踐家 為原創注入文化生命

葉國華

首席房產顧問葉國華的超業銷售心法,11/23不藏私公開

生涯顧問

陳威任

教出最多Top Sales的超級教練,年年帶領團隊拿下業績全國第一

梁益嘉

無印良品-沒有品牌的好商品 致力於提供舒適自然的好感生活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