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張大春的網路生活週記

去年11月,作家張大春在Cheers Club中演講「專注,就能找到方向!」,引起現場熱烈回響,上百位讀者還想再問的精采問題,繼續延燒到《Cheers》雜誌網站,由張大春親自上線應答。 在1個月內,讀者森羅萬象的提問橫跨了寫作、學習、世代溝通及各種人生議題,與張大春辛辣、敏銳且真誠的文字,激盪出意想不到的火花。本文摘錄7則妙語,與讀者分享。

Day1再講到專注

這麼多年以來,是否曾遇上與所堅持的熱情砥觸,而影響到你的「專注」?

現實從未摧殘過熱情,也不可能摧殘到真正的熱情。

在最冷酷的環境之中,我們都能察覺那冷酷是我們破解惰性的觸媒。Day2未來的新作品……

《城邦暴力團》會不會有續作呢?

我一直跟自己說今年(編按:指2007年)要出前傳、明年要出下一集,前傳寫出了7萬字,下集也寫了12萬字,但是都卡在別的出版計劃之後,插不上隊。好在人不死,債不爛──好像有這麼句話──多謝關心!Day3寫作?不滿!

請問你在創作寫作上最大的動力來源是什麼,可以讓你源源不絕?

不滿!

一個抽象性較高而涵蓋面較大的解釋,創作來自於不滿。

「不滿」在語意上看似是負面的。讓我們先解除那些對於消極詞語的慣性鄙夷罷。仔細琢磨一下:在生活中,會令我們有不得不言、一吐為快的情境,是否皆源自我們「自覺有些不同於時潮、不同於他者、不同於過往、不同於眾議」的想法或表現形式呢?

如果上面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創作的確來自不滿。

如果我們的思想和感受同於時潮、同於他者、同於過往、同於眾議,那麼我們根本沒有甚麼好表述的,祇要點頭拍手就好了;也就無所謂創作了。Day4「讀中文系」

作為「讀中文系的人」,20、30、40歲至今,請問你對「成就」的定義與標準是否曾有幽微或不同的體悟?

「讀中文系」是我的8年經歷,有我很美好的回憶,但是「讀中文系」卻從來不該是任何一個人的社會標記。

我大概是時下所謂的「公眾人物」,但也沒甚麼成就。Day5如何堅持自己的路?

世界如此紛亂,周遭阻力一波又一波,如何對自己的信念堅持到底?

堅持是自證自明的一個意志,不能亦不必被他力驅動。

「如何堅持」是一個很難──起碼我不會──解答的命題。遭受打擊和挫折的人祇能去面對那打擊和挫折,我要是能在此間說透如何面對打擊和挫折的話,我一定是個騙子。

作家的道路和所有其他人的道路一樣,彷彿一個在長長的沙灘路上行走著的人,此人努力想要走成一條直線,但是在一大段路途之後,猛回頭看看來時足跡,才發現原本自以為走出來的那一條直線並不存在,中間迤邐蹣跚,歪斜錯落。

如果你還願意繼續走下去,也許就算是堅持了一程罷?Day6上電視總能侃侃而談?

老師寫作演說都大方流暢、談笑風生、坦率直言,我在大眾前往往生澀無語,有何良好建議嗎?

於我而言,如果是與人對話,總是聽明白了對方所說的、所問的是甚麼;以及不急著讓人立刻知道我是甚麼人、做了甚麼事,那麼言談會從容許多。

在說話的當下,我習慣「留一點意思給下一句話來說」;這是不生澀、不焦躁的祕訣。腦筋動得快的人往往說不清當下的話──這是因為他不知道該說嘴巴裡的還是腦子裡的,於是就不免打結;我說話比不上那些名嘴,是因為不敢拿自己的嘴跟自己的腦子比快,無論哪個贏了,我都沒好處。Day7與孩子共讀

我家有個4歲的娃兒,如果要找適合與兒子一起閱讀的書,你會推薦哪一本?

我從不相信坊間那些強調親子共讀的書會有什麼特別的親子學習功能──那是書商想出來的花招。

我跟孩子共讀最多的書是一本又一本的工具書。一段時間以後,他們會開始尋找、並且要求擁有一些便於自己順手查考的工具書。接下來他們就什麼書都能讀了。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