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真誠,將最遙遠的人心距離歸零

在2007年威尼斯影展奪下「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的《最遙遠的距離》, 導演林靖傑如何在滿佈荊棘的國片叢林中,拍出一部好電影? 自稱「最不會搏感情」的他,其實是用最深的情分完成的。

在資金不足又蕭條的台灣國片界,導演工作常是校長兼撞鐘,籌錢、選角、各方協調,樣樣都來,如何把演員帶入劇情中,更考驗導演的功力。

而林靖傑式的搏感情,在於以理解和陪伴,引導演員完全投入、做最好的演出。《最遙遠的距離》開拍之初,演員謝俊慧出於求好心切,一度辭演:「我覺得曾雅筑(謝俊慧戲中的角色)是非常漂亮、詩意的女生,我不夠資格。」她婉拒演出,希望劇組另外找人。

1週後,謝俊慧卻接到電話,「如果雅筑只是漂亮,小湯(男主角)不會愛得這麼深,」林靖傑告訴謝俊慧:「那些來面試的女孩很漂亮,但妳是活生生的。」

這句話說進謝俊慧心坎兒裡。「這份看重對我來說無比珍貴,」謝俊慧說:「他注意到的是『我這個人』。我雖然是演員,但也是『人』,不只是演戲的機器。」憑著這份知遇和感動,謝俊慧對演出時間、價碼,都無所謂了。

然而,就算拍片過程資金始終窘迫,林靖傑從不拖欠薪水,甚至劇碼才剛殺青,人還在片場的謝俊慧片酬就已落袋。「後來我才知道,拍片過程中,導演只要一有空檔,就是到處拜訪、打電話籌錢。」和製片湯湘竹兵分兩路,林靖傑甚至跑回高雄老家,情商兄弟把房子拿出來抵押,才勉強籌出200多萬元的拍片資金。有理解,才有信任

總是把演員照顧得很好,這是林靖傑回報戰友的方式。

「他非常誠懇,」和林靖傑第一次合作的演員張葳說:「他不會只摸摸妳的頭:『噢~你表現得很好喔!』而是真的關心你。」電影中,張葳有場長達7分鐘,和男主角從平靜到激動,然後哭到瀕臨崩潰的對手戲,拍攝當天,沒有任何拍長劇情片的經驗,又經過8小時等待,她在鏡頭前根本擠不出一滴眼淚。

林靖傑馬上暫停所有進度,帶張葳離開拍攝現場,兩人沿著馬路散步,卻絕口不提電影,反而聊起她未來發展,「我說我想到印度學瑜珈,他很開心,鼓勵我要勇於逐夢。」也許是同理心營造出了氣氛,回到拍攝現場後,張葳很快就順利完成這場戲。

透過立場互易的理解,演員不再只是導演手中的棋子,反而透過主動參與,成就劇情。

謝俊慧說,林靖傑在與演員討論演出時,從不把「導演想要什麼」說死,「他會問你對劇情的感覺,讓演員從一問一答當中,逐漸了解角色定位。」

這些微妙互動,激盪出更燦爛的火花,電影拍到後三分之一,甚至打破原本的劇本,把男主角莫子儀真實的愛情經驗搬上螢幕,成為最扣人心弦的一段獨白。

要建立這種關係並不容易。「多數台灣導演是高高在上的,」張葳說:「要不害怕,都已經不簡單了,何況是深深的信任。」但林靖傑做到了。真實是唯一原則

真實,是林靖傑與觀眾對話的唯一方式。拍流浪漢,他就真的跑到華西街,搭帳棚睡上3天3夜。也因為創作源於真實,片中人物的情感,往往能直指核心。

談到與人相處,林靖傑說自己和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中的郭靖一樣,永遠以一招「亢龍有悔」行走江湖:「拿出生命的真實,和你交換。」他用誠懇完成漫長的拍攝之路,也把導演與演員之間、電影與觀眾之間那最遙遠的距離,統統歸零。威尼斯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導演林靖傑:導演與演員的信任和默契,對電影拍攝十分重要。贏得信任,也充實了雙方的情感帳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