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和咖啡重新談戀愛

咖啡酸的不好喝?水岸咖啡屋的老闆郎毓彬偏要說:「好的咖啡一定要酸。」酸得讓人重新愛上咖啡。

如果沒有心理準備走進這家藏身在政治大學的咖啡屋,一定會被僅僅端上一杯咖啡,既沒糖包、也沒奶球的服務感到好奇,等到喝了咖啡,「哇!怎麼這麼酸!」殊不知這正是老闆郎毓彬的堅持:不健康的牛奶,能不碰就不碰;至於咖啡,當然要酸的才對。

很有藝術家味道的老闆郎毓彬,雖然落腳在校園內,但對咖啡品質的堅持,一點都不含糊,且更有自己獨到的看法。讓酸味清洗你的味蕾

「咖啡是果樹,所以就應該有像水果一樣的水果酸,而咖啡豆是果仁,也應該要有核果的味道。」郎毓彬認為許多人在喝咖啡時,往往被「咖啡一定要香醇濃郁」、「酸的咖啡不好喝」等既有的印象局限住,但其實咖啡應該要像「食材」一樣,可以有不同的嘗試。

因此他選擇用「淺焙」咖啡豆的方式,保留較多咖啡的酸度,即使是原本給人「苦味」印象的曼特寧,都煮成酸味的口感,卻也讓喝過的人都大呼過癮。他說:「酸味還是有分別的,而且咖啡的香氣也是跟著酸味出來的。酸味會讓人產生唾液,清洗你的味蕾,反而可以更明顯判別出精細的味道。」

他鼓勵大家在喝咖啡時,先去感受咖啡的酸,進而再感受咖啡的「清爽」,就像喝熱的果汁或茶一般,自然會有回甘的味道。

要如何重新感受咖啡的味道,他也建議兩個方法。一是從最熟悉的咖啡開始,一旦試了不同的口感,就能開啟感官的新味道;不然,就是從未曾喝過的咖啡開始,以全新的味覺來認識咖啡。

謙稱自己只是不斷在實驗、在玩的郎毓彬,給了咖啡不同的想像空間。但「只要是我賣的,就一定是我喜歡的,」他不改大鬍子的豪氣,為自己的咖啡掛上絕對的保證。咖啡屋主人郎毓彬:明顯的大鬍子外型,讓人一眼難忘,而人稱「郎叔」的他,還是攝影大師郎靜山最小的兒子。曾從事婚紗攝影,也在傳播公司製作過節目,對茶、酒、藝術都有涉獵,最後選擇迷戀上的咖啡,2002年在嘉義中正大學開了「湖畔咖啡館」,並在2007年於台北政治大學新開「水岸咖啡屋」。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